【文韬政论】中共大规模的「抗疫」维稳行动

2020-02-2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随著巴西男子确珍武汉肺炎,全球六大洲都沦陷了。

在欧洲,净土瑞士近日也终于沦陷了,至于欧洲疫情最严重的是跟中共走得最近及愿意配合一带一路的意大利,截至周三(26日)凌晨已确诊325人受到感染,11人死亡。针对欧洲多国疫情越趋严重,柏林夏里特医院病毒研究所所长德罗斯登(Christian Drosten)表示,以目前情势看来是难以阻止疫情的全球大流行。

无独有偶,中东受影响最大的也是跟中国走得最近的伊朗,连负责指挥抗疫的卫生部次长哈利奇都确诊了。哈利奇在周二(24日)否认了国会议员对政府隐瞒了感染该病毒真实人数的指控,也反驳已有50人死亡的说法,讽刺的是,话音刚落,就在哈利奇表示如果这个数字为真他就下台后的隔天,他本人就被确诊。而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指出伊朗可能隐瞒当地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并强调德黑兰当局应该如实对外披露实况。蓬佩奥更直接批评中国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表现,指责中国打压新闻自由,影响其他国家应对疫情。

多国情资及国安单位或政府高层都公开表示武汉肺炎是中共制造出来的人祸,事实上此种类生化武器有意无意已经将人类带进「共惨世界」,不少中国防疫前线及内部人士都指称中国受感染及死亡人数是目前公布的十倍以上。更恐怖的是全球出现不少无症状年轻患者,很多地区甚至查不出感染源,因此,即使想要如实反映确诊及死亡人数也是相当困难。

疫情爆发以来,中共花了相当大的力气来做维稳工作,先是将死亡率持续地设在2.1%,但根据《中东之眼》报导,武汉肺炎已夺走了伊朗15条人命,感染总数达到95例。假如数字属实,那么就显示死亡率比中共持续公布的2.1%高出许多。中共也继续转移病毒来源的焦点,近日宣布禁止野味交易,彷佛武汉病毒真的是来自自然界而非实验室。

另外,中共一直被批评拖延外国专家进入中国了解疫情后,终于让世界卫生组织WHO派出联合专家考察组进入武汉。在结束为期九日的考察后(直到行程第八日才抵达疫情最严重的武汉市),考察组周二在北京召开发布会,组长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表示,中国去年底实施「极困难的措施」,成功延缓疫情扩散速度,并呼吁各国学习中国面对疫情的快速反应,他也感谢武汉人民的奉献,并称「全世界都欠你们一次」,而且表示他若感染想在中国治疗。

不过当艾尔沃德在发布会尾声被问及去过武汉的人都需隔离14天时,竟表示「没有去过武汉的任何『脏区』」。这一回应立刻穿帮——既然没有去过「脏区」,又如何大声疾呼要大家都相信中共防疫措施?《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弗菲尔(Anna Fifield)炮轰,艾尔沃德身为世界流行病学家,竟以早上接受过检测且赶搭飞机为由而不执行隔离相当离谱——当然,或许只有这样的专家才能代表被中共透过谭德塞控制的WHO去中国考察。

根据《大纪元》的最新报道,中国之前为了更进一步加强对信息的控制,已经要求湖北省当局采取措施,而当局早已聘用多达1,600名的工作人员「5毛军」队伍,以24小时形式监察网上与武汉肺炎有关的负面讯息,并通过指定的软件删除有关的资讯。据知此队伍截至2月中旬已经发现多达60多万条带有「敏感或有害信息」的贴文,并删除了约近54,000个「谣言」。当局亦曾要求具有影响力的社交媒体人士撰写近400篇评论文章,以及发表了近40万条评论以反驳负面的公众意见,藉此与中央政府的宣传官员合力反击负面消息,以达致维稳目的。

除了消灭负面讯息外,中共不忘对外发表维稳讯号,《人民日报》周二(25日)海外版吹捧「台胞青年投入防疫工作,对大陆信心不减」,国台办旗下网站也刊载台湾学生到武汉求学的所谓「心得」,统战意味相当浓厚。台湾妈祖绕境的争议或许也隐藏著重大的维稳及统战目的,透过早已被质疑乃中共马前卒的台中大甲镇澜宫董事长颜清标来传达武汉病毒无大害而妈祖会庇佑的讯息,实际上是要令台湾人对防疫松懈。面对中共各种亡台策略,不管是否甚么阴谋论,也是不得不防。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