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武漢肺炎會成為中國分裂自爆的導火線?

2020-01-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近日大爆發的武漢肺炎病毒已經從大陸擴散全世界,由於被中共影響的世界衛生組織錯誤判斷,令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世衛終於承認在上周四、五、六(23日、24日、25日)發表的報告中表示全球風險「一般」,是做了「不正確」的陳述。他們現在已經改口說在中國的風險「非常高,在區域層級上高,在全球層級上也高」。隨著近年中國對外大幅擴張,病毒對全世界的影響將會非常巨大。

這次冠狀病毒威力非比尋常,首先,病毒殺傷力不輸當年的SARS,上周初爆出中華護理學會秘書長應嵐的通報,指疫情嚴重程度超過想像,重症率14%、致死率4%,跟SARS相近。中國國家衛建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鍾南山指出,隨着病毒逐漸適應人體,毒力會增加。其次,病毒的傳染性比SARS高出非常多,在哈佛大學任教15年的流行病學家埃里克·費格丁博士估計,武漢病毒感染繁殖數字(R_0)是3.8(95%的置信區間,3.6-4.0),且上述推算已經算上了72%-75%的傳播被有效控制措施抑制的情況。Ro=3.8意味著它已超過溫順的SARS病毒(0.49)的7.75倍——將近8倍!

最後,病毒的隱藏性高,費格丁估計在武漢只有5.1%(95%的置信區間,4.8-5.5)的感染被確診。更令人擔憂的是,廣州醫生最新發現病毒會假裝陰性。費格丁提醒,對武漢的封城並不能有效阻止疫情在中國境內的傳播;至2月4日,即便是有效阻斷99%的人員流動,在武漢以外的疫情也只能減少24.9%。我們正面對著史上最毒的病毒疫情。

不過,這次疫情中,人禍可能性很顯然高於天災。一方面,不少報導都直指這次的病原並不是華南海鮮市場的甚麼蝙蝠或蛇,而有可能是武漢病毒研究所,該研究所擁有中國最先進的病毒研究實驗室。另一方面,湖北省及武漢市的官員被質疑隱匿疫情,最諷刺的是,日前在出席記者會時,湖北省長王曉東沒戴口罩,省委秘書長別必雄戴著口罩卻把鼻子露在外面,武漢市市長周先旺更把口罩戴反了,這顯示官員們缺乏基本的個人防疫知識,公共防疫能力實在堪憂。市長聲稱目前武漢只剩900萬人,卻預備了10萬張病床,可見疫情的嚴重性。市長公開對黨中央及人民道歉,但網民不買單,而先不論那些說中共要消滅人口或對付「反送中」陰謀論是否成立,中共黨中央至今為何不用負責呢?

最重要的是一個那麼大的中央集權體制,在結構上就很難做到有效防疫,先假設官員沒有隱瞞疫情,單單經過層層通報開會再做決策,往往錯過防疫黃金期。如果這次中國人民意識到「靠國家準沒事」只是假象,那麼可以考慮爭取各省市更大的自主性甚至獨立,獨立國家之間隨時可以限制別國人民入境。更重要的,按照中共的慣例,由中央指派的各省省長大多都不是本省人,那這些外省人又怎麼會真正關心他人的家鄉呢?他們的晉升之路或許只需在權鬥中站對邊,就可以取得一個省長資歷爾後平步青雲。

武漢在上周四(23日)封城前其實已經有數以百萬計的人逃離到中國各省市及其他國家,這些可能的感染者迅速將病毒到處散播。各省市根本無從完全阻止帶毒者入境,事實上,河北省衛生當局於武漢封城當天表示,一名感染新型冠狀病毒的80歲患者已經在前一天過世,這是爆發疫情的湖北省以外首例確診死亡病例。疫情的迅速蔓延令北京市及河北省於上周六(25日)前後令全市及全省聯外的省際客運,以及省內跨市的市際客運班車全部停駛。可惜的是,河北省或北京市都無法完全阻擋湖北人進入。

正當大眾不禁懷疑北京未來也會封城,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及李克強卻分別出訪偏遠省份雲南及青海,被質疑是在避難。不過,李克強近日受習近平委派正式擔任中央防疫組組長,還到了武漢視察,當然他就是一位權鬥下的失敗者。習近平罕見地讓李克強曝光搶到版面,除了是怕死外,應該是他對能否成功防疫缺乏把握。如果習近平死於可能是中共自己研發或變造的病毒,那當然是一個世紀大諷刺。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