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中国跟全球对立的新冷战会在国际索赔失败后正式枱面化

2020-04-0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自英国首相约翰逊感染中国武汉肺炎自主隔离,到后来进入了深切治疗病房的这段期间,各国对中国及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批评及责难不断升级。英国下院外交委员会的报告指责WHO误导,就连亲中国的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汉普尔也在4月5日表示,中国官方的统计数据似乎是一个「惨痛的笑话」,让世人认为「新冠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且死亡率比流感更低。

事实上,以目前的全球超过140万人感染及8万人死亡来看,死亡率至少百分之五,算是不低。意大利贝卡莫市市长更透露,只有确诊后死亡的才算入官方死亡数字,所以真实死亡数字要高出许多。有研究显示,在西方部分国家,按年计的突然增加死亡数字,是目前计算入死于中国肺炎的一倍左右,因此,武汉肺炎死亡率可能高达至少百分之十。

的确,中共的隐暪令各国误以为能够轻松以对,美国总统特朗普(川普)一开始就认为这只是流感,英国首相则相信会像流感一样大家得了武肺之后就有抗体,而在不少民众染疫之后,英国就可以渡过难关,后果是痊愈了又复发的比比皆是,而很多英国人及美国人目前都饱受煎熬,美国更不断刷新单日死亡数目。特朗普已经警觉被骗,然而为了保持跟习近平的良好关系,他的矛头只指向WHO,并批评主要的资金是美国提供,但是却「以中国为中心」,他表示,由于WHO处理武汉肺炎危机时替中国失实地淡化疫情,正考虑削减美国对WHO资助。

根据美国国务院3月31号的公告,2019年捐助WHO的资金超过4亿美元,而中共只捐4400万美元,乃美国的十分之一。特朗普因警觉性太低而受到批评,但美国人看来会炮口对外,众议员瑞森绍尔(Guy Reschenthaler)4月7日提出一项决议案,认为WHO帮助中国掩盖武汉肺炎疫情的严重性,要求国会扣留美国捐助WHO的资金,直至其秘书长谭德塞下台为止。

至于索赔,除了美国部分团体向当地法院对中共提告外,印度人直接诉诸国际,  全印度大律师公会主席兼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会长Adish Aggarwala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就中共病毒蔓延全球,给世界人民造成严重的身体、心理伤害,以及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危害,要求中国赔偿20兆。申诉人律师协会更将其上升到阴谋论层次,咬定中共精心策画了一个「阴谋」,在世界范围内传播武汉肺炎病毒,此举违反《国际卫生条例》及国际人权相关条款的规定。

无独有偶,巴西教育部长温特劳布(Abraham Weintraub)推特上表示中国是「瘟疫之源」,还暗指中共病毒是中国「主导世界计划的一部分」;英国议会下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图根哈特(Thomas Tugendhat)在《星期日邮报》的评论中不单批评中国「像传播病毒那样迅速传播不实信息」,更指摘中国决心要创建一个由其领导的「新世界秩序」;他指出,「在我们把政治精力消耗在局部争议的时候,中国领导人正在制定全球计划。」他亦批评中国大批医疗产品输出国外,中国厂商借疫情谋取暴利,大发灾难财。英国下议院外交委员会报告更建议,成立「二十国集团(G20)公共卫生组织」。

据《纽约邮报》报道,特朗普竞选委员会一名高级法律顾问指出,美国会考虑向中国采取法律行动,原因是中国在1月至2月期间,于全球各地搜刮数千万保护衣和20亿口罩,同时也禁止3M等公司出口N95口罩和手套等医疗装备。在全世界疫情严峻的情况下,中国有「预谋操控保护装备等同一级谋杀」,会透过联合国或欧洲人权法庭,采取法律行动。

然而,如无意外,中共一定会与全球为敌,对任何的诉讼都会消极抵制,加上目前中国在多个国际组织的影响力强大,美国组织或许只能要求法院扣押在美国的中国国营企业资产,中国若拒绝各国的求偿将敲响了新冷战的序幕。

美国保守派杂志《国家评论》发表文章说,虽然国际社会想要中国付出法律和政治的代价,但是在向中国索赔方面,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和国际法院等国际机构并没有有效的强制手段,因此建议美国可以尝试说服其他国家,在科研及经贸合作方面对中国施压,还可以针对中国的一带一路,游说有中国投资的国家没收中国国营企业资产来补偿新冠病毒造成的损失。其实这些行动不会局限在一带一路国家,只要受害的国家都有可能参与,而这将掀起一场全球围堵中国独裁政体的持久战。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