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韬政论】台湾财富分配、最低标生活与世代及阶级正义

2024.05.03
【文韬政论】台湾财富分配、最低标生活与世代及阶级正义
粤语组制图

近日台湾政府发布家庭财富分布报告,距离上次发布已经有三十多年,报告显示三十年来最低25%及最高25%之财富差距从不到17倍上升至近67倍,七成家庭不能到达平均值1638万新台币。由于事隔多年才公布新的估算,差距扩大的幅度又特别的大,故此引发媒体的关注。然而大众对此的批评声浪不大,反而是有媒体用西方国家的高度差距来作比较,告诉台湾人状况还好,家庭财富差距其实比这些国家要低。

大部分台湾人长期以来都对平等主义没有甚么好感,最主要的因素当然是长期反对共产主义所造成的政治文化,共产主义信奉平等主义,对很多人来说,反共产主义就要反平等主义。另外,从支持自由市场机制运作的话,如果一个国家按照市场规则顺利运作,根据著名社会学家及经济学家帕雷托(Vilfredo Pareto)的推算,两成人口会控制八成财富。所以支持自由市场难以避免导致不平等,而且是蛮大的不平等。

然而,我们或许必须从正义的角度去思考财富不均的问题,而不是支持或反对平等,从正义的角度看,不平等在甚么意义上是可以接受的?在甚么程度上是可以接受的?台湾一直以来的做法大概是实践最低生活标准,例如,设定最低工资及补贴油、电及水,让民众得到基本保障。

近日蓝白两党通过冻涨电价的提案或许就是从这种思维出发,重点不在于说他们这样做是否讨好选民,而是在于说,这类型的冻涨实际上是以大量中产纳税人来补贴用电大户,毕竟冻涨下台电的支出不会因此减少,最终都是纳税人的钱,而中产纳税负担比例是最高的,这类型的政策造成中产贫穷化的问题,这种严重违背用者自付的做法是阶层正义的问题。

近年另一个现象是,民进党执政下的最低工资年年涨,涨幅不少,所以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的都是在拿最低工资,这可能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地方,大学毕业生是在拿最低工资过日子的,这反映了台湾工资长期停滞不前的状况,以后很多人的薪资会随著最低工资调涨而调涨,而不是公司老板主动调薪,这变相等于是政府强迫加薪,这是世代正义的问题。

高房价当然也是另外一个被认为是不公不义的来源,在高通胀的环境下,建商有很好的理由提高价格。政府提出甚么新青安计划实际上是用政策手段拱起房价。在高房价环境下,政府也大有理由提高地价,增加卖地收入,这跟中国近年的民众炒房及政府靠卖地求存的风气是一样的,只是没有到中国那么离谱的状况而已,居住正义同时是阶级正义及世代正义的问题。台湾人的反平等思维不变的话,「贫者愈贫、富者愈富」的状况只会更严重。

- 梁文韬(台湾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