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韜政論】英國完成脫歐對香港是一把雙面刃

2020-12-31
Share
【文韜政論】英國完成脫歐對香港是一把雙面刃
粵語組製圖

2016年6月23日,前英國保守黨首相卡梅倫履行競選承諾舉行脫歐公投,最終以51.9%對48.1%通過脫歐。之後英國政府在爭議聲中啟動脫歐程序。歐洲議會2020年1月29日表決通過英國脫歐議案,英國於1月31日午夜退出歐盟,雙方關係踏入為期十一個月的過渡期,並展開自由貿易協定的談判。

英國首相約翰遜趕在12月31日過渡期結束前於12月24日正式宣布完成脫歐程序,而大部分的評論都集中經濟效益。由於是在跟歐盟達成貿易協議前提下脫歐,國際市場的反應傾向樂觀,而英磅隨後也升值但幅度不高,原因是有關金融服務業的協定可能要等待三月才會比較明朗。不過,其實未正式完成脫歐前,英國在政治上早已完全脫離歐盟運作。自從歐洲議會1月底表決通過英國脫歐,英國代表立即退出議會,英國在歐盟失去所有參與決策和投票權利。

既然已經退出歐盟,英國除了可以在立法、內政和財務上重新要回了自主權,在外交上有更大的彈性。不過,對香港而言,英國脫歐是一把雙面刃。英國在對待中國及在香港問題上完全不須要受到歐盟的制肘,可以走一條更接近美國的強硬路線,不過,英國離開歐盟後,更難對歐洲產生影響力。

以之前北京政權直接介入香港政治取消四位反對派議員資格為例,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譴責人大常委會的決議案是踐踏香港人民依據「基本法」選出民選代表的權利,也進一步暴露出北京對其在《中英聯合聲明》下國際承諾的公然漠視。英國外相藍韜文直斥中國是自香港主權移交後第3次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英國外交部召見中國駐英大使,並揚言會實施制裁。

歐盟的反應則只是要求中國「立即撤銷」對香港立法會的干預,德國外交部則指出自從《港區國安法》實施以來,香港的「多元和言論自由就被掏空」,讓德國感到高度憂心,四名反對派議員被取消資格是「延續這個趨勢」。完全沒有提到北京政權違反《中英聯合聲明》。自從6月30日北京政權為香港訂定所謂的《國安法》以來,歐盟多次表達了「關注」,但無論是以「非常」、「深切」還是「嚴正」地去「關注」都掩飾不了歐盟27國無法對習近平極權統治產生影響之困境。

歐盟對香港國安法問題反應緩慢,令人失望。歐盟外交與安全政策高級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在7月13日舉行外長會議後宣布,為支持香港自治,歐盟將協調各國採取措施,包括向港人提供簽證和助學金,限制出口維安武器。除此之外,歐盟沒有任何進一步的制裁措施,或許是擔心影響當時中歐投資協定的談判。

正當約翰遜宣布與歐盟達成貿易協議之際,日前傳出中歐投資協定談判破裂,當時預料無法在年底前達成協議。不料在習近平致電德國總理默克爾及歐盟領導人後出現戲劇性變化,雙方於12月30日共同宣布達成歷時七年談判的協議。表面上看來,習近平應該是作出了不少讓步,根據報道,協議使中國向歐盟企業開放製造業及不少服務業如建築、廣告、航空運輸及電信業等。北京政府將禁止強迫外資企業進行技術轉讓,並承諾在補貼方面更透明,還會禁止國營企業歧視歐洲投資者。該協定亦旨在消除歐盟企業在中國投資的障礙,並放寬對部分行業外資佔股比例的限制。

由於香港《國安法》及武漢肺炎的關係,中國與歐盟的關係今年處於特別緊張狀態,不過,或許是由於歐盟十分在意跟中國的經貿關係,所以對中國一直採取綏靖政策。我們不清楚英國若留在歐盟會不會令歐盟對北京政權採取比較強硬的態度,法國總統馬克龍在協定的談判接近完成之際,對中國態度突趨強硬,或許是跟他感染武漢病毒有關,他要求先處理東突厥問題再談協議,然而,後來似乎也不了了之。中歐關係改善對香港不是一件好事,英國若不能說服及夥拍歐盟對中國施加更大壓力,影響力將大受削弱。

- 梁文韜(台灣成功大學政治系教授)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