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中国】做中国的伟人 两幅涉及邓习两家的油画引发的联想

2018-11-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11月6日美国《纽约时报》中文网刊发了一幅油画,油画没有名字,上方标题是《习近平欲「跨越」邓小平,提升自身党史地位》,油画下方写著一段文字:这幅全国巡展的油画中,习近平位居画面前方正中心,邓小平只是远景。

该报记者还说「习近平没有试图完全抹杀邓小平——然而,邓小平的历史地位已经下降了」。文章引述哈佛大学国际事务中心的格维茨教授说,「习近平不满于在邓小平的阴影之下运作」,习近平希望「建立一个特殊的政治体系,由他自己居于中心」。

在中国大陆,文艺是为政治涂脂抹粉,文艺为政治服务,这点中共从来都不掩饰。这一主张,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大概都差不了太多。

在《纽约时报》的该篇文章中,还提到今年春天出现的另外一幅油画。邓小平坐在椅子上,抽著烟,听广东省委书记、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勋讲话。文章没有提及这幅油画的名称。这幅画其实名为《早春》,背景是1979年4月,习仲勋在中南海向叶剑英、邓小平、胡耀邦、谷牧、杨尚昆讲解当年他所领导的广东,如何规划深圳市区的愿景与设计蓝图。

《纽时》的文章还提到了9月16日,中共残联召开的年度会议上,邓家长子邓朴方批评了习近平的野心。文章引述澳洲中国问题专家白杰明的观点,指习近平一直在窃取邓小平时代的政策——与此同时也在贬低这位数十年来被誉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

海内外自由派的知识分子多数认为,习近平在借用权力,公然为其父抢夺邓小平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地位,并把自己提高到不自量力的历史地位。为了证明这些自由派的观点,《纽约时报》还配发了一张上海某街道办事处,入口内墙上左边画有毛泽东、右边画有习近平的照片,来补强他们的观点。

如何看待这两幅油画?先说《早春》,作品的时代背景是1979年。中国处于改革开放的前夜,中共扭转了毛泽东所谓的阶级斗争、实际上是历史倒退的哲学,强调党的主要工作要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主的工作重心上。由于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邓小平这些第一代领导人,在1949年建政后对苏联全面开放彻底失败了,大家都不知道应向何处去,所以才有了邓小平的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论。

此时的习仲勋,在封疆大吏中首先提出开放,向香港、澳门甚至是台湾、欧美学习。《早春》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下,习仲勋规划了深圳的愿景。当时邓小平和叶剑英听过习仲勋的汇报后对习仲勋说:「中央没有钱给你们,可以给些政策,你们自己去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应该说,中国当代的改革与大清帝国由1861年到1898年的洋务运动,在历史上有一比拚。洋务运动主张的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用夷制夷、自强求富。大清帝国当时中央主导富国自强的是恭亲王奕欣、文祥、沈桂芬;地方就是张之洞、李鸿章、左宗棠、曾国藩等。李鸿章搞洋务运动有功,被提拔到北京总理衙门任中堂。习仲勋的命运与李鸿章有些近似,习仲勋领导广东、深圳走市场经济,向香港开放,短时间内搞得有模有样,因此很快被调往中央任书记处书记。可是,当时因为中共意识形态,不敢过多宣传广东的开放,而是把宣传重点在「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习仲勋自己又是个不爱虚名、干实事的人,他在广东的开放改革,几乎没有得到太多树碑立传。

至于另一幅油画,习近平站在中央,景深处是邓小平的铜像,说是习近平欲跨越邓小平,提升自己在党史的地位。笔者的看法是,这个欲望没有甚么不好。习近平想要超越毛泽东、超越邓小平,有这些动力并非坏事情。对习近平而言,不是想的问题,主要是怎样才能超越的问题。

有一种说法:中国没有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所有改革都是人民首创出来的,邓小平只是改革开放总许可师。笔者觉得这样的说法,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一个国家以及任何一个组织,搞一项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总要有上下领导才行。1978年之后的改革开放,在中央的领导是邓小平、胡耀邦、叶剑英;在地方的领导就是习仲勋、万里、赵紫阳。

习近平要有自己的「新时代」,无论是继承毛泽东,还是继承邓小平,他顶多是中共自己认为的大时代的继承人。要有习近平的「新时代」,那就请拿出勇气,超越邓小平,进行政治改革、平反六四、搞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真正实行依法治国。只要把政法分开、还人民信仰、表达自由、还人民结社组党权利,实行三权分立,那时的习近平才会被历史和人民承认,你比邓小平伟大,跨越了邓小平。至于毛泽东这个历史的罪人,无需要跨越了。

作者:赵岩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