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拆局】點止跳舞咁簡單! TikTok自由資訊的敵人

2022.07.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財經拆局】點止跳舞咁簡單! TikTok自由資訊的敵人
粵語組製圖

風靡全球的TikTok,一度令母公司字節跳動成為本港今年最觸目的新股上市集資活動,不過埋門一腳卻突然擱置上市。

表面理由是歸咎環球股市波動,不過據《華爾街日報》引述消息人士指,字節跳動是因應中國政府要求公司須集中處理數據安全風險,因此要無限期擱置海外上市計劃。

我覺得還有一個政治因素是外界忽略了,就是西方國家開始意識到,TikTok所帶來的安全風險,甚至透過「演算法」過濾青少年接收資訊的途徑,因此各國要求進行調查的呼聲正在加大。

身處香港,很難想像英美等西方國家的青少年TikTokers,是如何對TikTok如痴如醉:大家都熱烈分享自己精彩的視頻短片,以擁有數以十萬計Followers而自豪。一旦自己有精彩片段可以有上百萬的View數,各式各樣的贊助會四方八面湧進來,甚至有機會獲廣告商青睞。

在美國,TikTok用戶平均每天在應用程序上花費46分鐘,比他們在YouTube上花費的時間長些,比在Facebook或Instagram上花費的時間更長達16分鐘。這令TikTok成立短短四年時間,就達到了十億用戶,這是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花了八年時間才達到的里程碑。

我相信,全世界發達城市中,只有香港這個地區並不流行TikTok。事實上,現時在香港根本無法使用TikTok:「TikTok」在2020年七月《國安法》生效不久,就宣布退出香港市場,但隨後字節跳動又表示TikTok將由中國版「抖音」取代。

原因也不需深究,香港人就是對大陸科網企業不信任,深怕自己的敏感個人資料會被系統送回內地資料庫,令自己成為大數據一部分。

上周在英國看到BBC一則報道,來源是英國通訊管理局OFCOM,他們的研究表明,愈來愈多青少年正在遠離傳統媒體,從社交媒體獲取資訊。

其中排首位的社交媒體,正是TikTok。

在英國TikTok上閱讀新聞內容的人數,從2020年的80萬增至2022年的390萬,其中主要是年輕人——在平台上閱讀新聞的用戶中有一半是16-24歲。

愈來愈多的新聞故事也來自TikTok。上周一段顯示一名學生在卡迪夫街上被一名男子騷擾的視頻被觀看了超過200萬次,並被新聞媒體報道。

最近Amber Heard和Johnny Depp之間備受矚目的誹謗案主導了視頻共享平台,許多用戶在YouTube上觀看現場直播,然後在TikTok上選擇了與他們的追隨者分享剪輯片段。

事實表明,在英美等西方國家,TikTok早已超越了潮流社交媒體,更變成了青少年每日早上一起床,就靠滾動瀏覽手機畫面來吸收資訊。

這也是《經濟學人》提出「誰害怕TikTok」的主題:在TikTok的簡單界面之下,隱藏著可怕的先進人工智能(AI)。它了解人們的喜好,這訣竅令TikTok只須Facebook一半時間,就搶註十億用戶。在美國,一般用戶每天在應用程式上花費的時間,比Instagram上花費長50%。

最常被提及的風險是隱私。中國政府有權要求中國公司提供任何數據。BuzzFeed上個月發現,中國員工今年一月反複瀏覽美國用戶的數據。

「一切全都在中國境內可以看到。」TikTok安全部門一名成員說。

儘管大多數TikTokers對中國分析他們的舞蹈動作並不介意,但大量視頻可能會被搜索面部和語音數據,將有助增加中國正在國內建立的全球數據庫。

TikTok更大的潛在危機是,它為中國政府提供了操縱外國人吸收資訊的篩選工具。TikTok已經超越了音樂跳舞娛樂,成為一個主要的新聞平台。打開應用程序,在歌曲和短劇中,您可能會看到最高法院的抗議活動或英國政壇變天。四分一的美國用戶表示,他們認為TikTok是一個新聞來源。在主流媒體較弱的國家,這一比例高達50%。

這也成了西方世界一個極大隱憂:TikTok可以透過大數據演算法,過濾資訊派送:一方面隱蔽中方不想出現的不利訊息(例如烏克蘭被俄羅斯入侵畫面、又或者是中國侵犯新疆人權報告),同時又可以透過派送海量的「說好中國好故事」,進行潛意識「洗腦」。

中國政府積極插手國內媒體:TikTok的年輕版主多是境外人士,但該應用程序的演算法是在北京培育的。最明顯例子是將Covid-19起源於中國的視頻屏蔽,又或者將烏克蘭戰爭歸咎於北約。由於每個用戶都會獲得自己個性化的派送資訊,因此他們本人很難發現資訊被過濾。

雖然TikTok堅稱沒有作出干預。但是,正如《經濟學人》說「在中國這樣一個痴迷於媒體操縱的專制政府下管理企業,顯然就是一種風險。如果沒有新的安全機制,西方國家可能有一天不得不關閉TikTok。」

彭博報道,近數期字節跳動在非公開交易中的企業估值,已經跌至遠低於3000億美元的水平,較去年大幅縮水最少25%。隨着其上市計劃擱置,部分投資者尋求套現。

報道引述知情人士指出,有投資者以低至2,750億美元(約2.15萬億港元)的估值買入字節跳動股份。另有潛在買家和賣家協商把估值降到2,800億美元的低位後,最終放棄了交易。此外,更有部分投資者的出價僅相當於2,500億美元估值。

儘管估值一再被下調,但TikTok的營業增長正勢如破竹:今年的收入預計將達到120億美元,到2024年估計將達到230億美元,與YouTube可以相提並論。字節跳動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何時正式上市只是時間問題。

諷刺的是,除了年輕的創作者湧向這款社交媒體應用程式,還有一些「年長」的媒體創作者也在趕潮流。上星期,《經濟學人》加入了TikTok。

你今日玩咗TikTok未?

- 顏寶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