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拆局】政治表忠与反制行动

2022.08.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财经拆局】政治表忠与反制行动
粤语组制图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访问台湾,除掀起一场台海风波,港府和全体司局长罕有地发声明谴责,更引发外界关注新一届政府的「表忠文化」,以及会否执行所谓「反制行动」。

在佩洛西抵台后,港府、特首、3名司长及保安局在8分钟内先后发声明谴责,之后所有副司长、政策局长都在深夜先后在社交媒体出帖,当中不乏「严重损害中国主权」、「践踏一个中国原则」、「公然挑衅」等严厉措词。

同为特别行政区的澳门,除了以政府名义发表的声明外,甚至连特首贺一诚本人,也没有以个人名义再发声。

今次是有史以来,香港官员首次集体就中国外交事件作出个别谴责,亦反映出新一届政府全体官员,要事事紧跟中央、不落后的「表忠」心态。

但如何支持?又如何配合?《基本法》规定,香港特区的外交事务和国防将由中央人民政府机构负责。换言之,特区政府根本无资格制定任何具体反制措施。

事隔一日,中央政府终于就反制行动制定了具体措施,但内容好可能令一众「战狼」上身的特区官员抹一把汗:外交部对美国采取八项反制措施中,特区完全无「用武之地」。

细看具体内容:取消安排中美两军战区领导通话;取消中美国防部工作会晤;取消中美海上军事安全磋商机制会议;暂停中美非法移民遣返合作;暂停中美刑事司法协助合作;暂停中美打击跨国犯罪合作;暂停中美禁毒合作;暂停中美气候变化商谈。

综观上述范围,不是外交就是军事国防,完全非特区政府可以介入的事务,勉强可以参一把脚的,只有气候变化商谈,但近年香港不是在鼓吹绿色经济吗?甚至发行了绿色债券,难道香港为了配合中央对美制裁,要无视气候变化议题?

难怪在中央政府公布八项反制措施后,政府发言人只能重申,会密切留意事态发展,并和中央政府相关单位保持联系。

简单讲,根本派不上用场。

我觉得既然一众官员都已经表了态,那么就要探讨一下,到底特区政府有甚么「本事」,可以配合中央政府作出反制?

当中我最留意,当然是财金官员的表态,当中首推财政司司长陈茂波,他作为财金当局最高话事人,根据他的谴责声明,居然一开首是「无厘头」以美国通胀高企,种族歧视和对立问题严重、贫富差距等当地本土问题作为引子,之后笔锋一转,就批评美国政府和政客不集中精力处理好国内问题,反而在台湾问题上兴风作浪,「是企图转移视线,以遮盖本土尖锐矛盾的低劣伎俩。」

陈茂波续指,在全球经济大环境不明朗、地缘政治因俄乌冲突而持续紧张之际,美国不负责任、不顾后果作出挑衅行为,手段卑鄙,影响恶劣,势必令区内局势更趋紧张,为全球金融和资产市场带来更大波动和不稳定性,冲击本来已极为脆弱的环球经济。

这样水平的「严厉谴责声明」,说得「咬牙切齿」,表面将事件形容到与经济很有关系似的,以切合其财爷身份;但最后结论,却只是将中方的官方立场重申一遍。几乎讲咗等于无讲,难道特区财金官员就只有这个水平?

非也,有报章已经探讨,既然内地已针对个别台湾公司和产品,向台采取禁运措施,包括禁止台湾柑橘类产品进口大陆,那么事事表忠的特区官员,又会否对台产品实施禁运、或限制港台人员出入境等?

台湾作为香港第二大贸易伙伴,制裁当然有震慑效果,有全国政协已提出,不排除港府会针对个别台湾公司采取行动,而有关制裁名单好可能由「更高层次」制定。

所谓制裁行动的说法,并非无的放矢,《日经新闻》报道,苹果公司已要求供应商确保,从台湾方面运往中国内地的货物须符合中方的海关规定,避免被扣留审查。

报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出,苹果告诉供应商,中国已经开始执行一项长期规则,即台湾制造的零部件必须标明在「台湾,中国」或 「中华台北」制造。

报道又指,iPhone组装商和硕,因其副董事长出席了宴请佩洛西的晚宴,该公司在中国工厂的出货,即遭中国海关拦检。

但问题是,香港一直号称贸易自由港,若对出入口及转口货品采取禁运措施,势将打击这个「金漆招牌」,这对早已步入技术性经济衰退的香港,将进一步做成打击,官员做好了心理准备吗?

当然,无人叫你明刀明枪,想起早几个月,盈富基金撤换已做了22年的基金管理人、美资的「道富环球投资」,改由「本地姜」恒生接手,当时负责监管的金管局,一样美其名是由独立财务顾问检讨后作出建议。这样的「筛选」就是高招,何须「画公仔画出肠」?

讽刺的是,当这种「反制措施」步步升级之际,陈茂波及金管局高层却出尽法宝,希望可以吸引外国大银行高层,特别是几间华尔街大行的行政总裁,十一月可以给面子出席香港疫后首个召开的金融高峰会,以及同期间举行的七人榄球赛,甚至不惜豁免酒店隔离,令防疫措施变得特权化。

末代港督彭定康在他的新书《香港日记》最后一章《香港的毁灭:1997后发生了甚么事情?》,花了不少篇幅描述过去三年香港的风起云涌。其中提到中央政府最希望见到的「新.香港」形态:「他们希望创造一个香港是可以适合不同的银行家及金融机构高层,当中不少机构职位均会由内地人出任:他们理想的城市是一个没有香港人的香港,就如对香港这个病人进行了「政治」脑叶切除手术一样。」 ("Its leaders hope that they can create a Hong Kong fit for bankers and other financial executives with many of the jobs in the sector filled by mainlanders: their ideal city will be Hong Kong without Hong Kongers, they want Hong Kong with political lobotomy.")

这不正正是「夺舍」吗?

由「政治表忠」反对外国势力干预,官员排队表忠彷如升级版「文革」,这种以政治先行的表态,会否影响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我想中共及特区政府大概认为只要香港维持金融市场吸引力,其他问题大可以全部不理。

但一个「没有香港人的香港」,没有了过去几十年我们引以自豪的自由创新精神,市民生活工作处处受制肘,外资来港又要担心事事政治挂帅,甚至可能面对不合理制裁或筛选,恐怕最后会真的如倪匡在《追龙》中所预言,「仅仅只是几个人狂悖无知的决定,就可以令得一个大城市彻底被毁。」

- 颜宝刚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