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評論】卡梅倫為何對華輸出豬精液


2013-12-12
Share

 

英國首相訪華在成都下館子吃麻辣火鍋喝綠茶,有德國總理默克爾、美國副總統拜登、特別是駱家輝在前,這些細節對中國老百姓已經不新鮮,只是中國官員覺得很不自在而已。卡梅倫此行不是為了展示西方價值觀,而是為了擴大英中貿易。他的第一個成果是與中方簽署協議,每年向中國出口4500萬英鎊(約4.5億人民幣)豬精液。

中國人的老祖宗大約在九千年前就馴養了家豬,最早的良種豬全是華夏先人篩選培育出來的,至今中國仍是豬肉消費第一大國,為什麼卻要從英國進口豬精液呢?原來中國土著豬種因為經年累月的近親繁殖,已經嚴重退化;更糟糕的是近三十年“發展就是硬道理”,過去農家養豬要養大半年才出欄,到現在僅養三個月就能賣了。八十年代在豬飼料裡添加魚粉、豆麩的傳統方式早就被放棄,代之以大家都耳熟能詳的“蛋白精”,也就是三聚氰胺,但豬飼料還不止這種東西。如果是三聚氰胺是中國科技腐敗的一個小小符號,那麼這類無良的“科研成果”實在多的是,比如臭名昭著的“瘦肉精”,又比如讓豬吃了就嗜睡,睡得多長膘快,就添加“本巴比妥”之類的鎮靜劑;要讓豬皮毛油光發亮,就加入砷,砒霜的主要成份就是砷,而豬皮呈粉紅色就賣相好,其實那正是輕微砷中毒的症狀。“飲鴆催肥”的速生豬,其肉其骨其內臟都含有毒質。由此可知,首長們為何要吃“特供豬肉”了。

政治專制和經濟上的權貴資本主義,先毀了中國人的公德和良心,進而摧殘中國人的身心健康,竟殃及豬牛雞鴨。諸如禽流感和豬鏈球菌及豬藍耳病等瘟疫,看去是天災,其實是人禍。如果說中國人的靈與肉都發生變異,那麼試想豬年復一年被填喂那些無良的“科技成果”,基因怎能不發生變異,最後竟至於連“種”都不行了。

過去十年裡,已經鬧過不止一次全國性“豬肉荒”,最嚴重那年要調出了國家凍庫的“戰備肉”,平民百姓大排長龍爭購平價肉,卻是杯水車薪,最後不得不緊急進口六千萬噸美國冰鮮豬肉來救市。荒誕的是,政府發言人宣布這項決定時,要求說美方必須“向中國提供和它在美國銷售的同樣的、無飼料添加劑的瘦肉豬”。這就實在是不打自招,試問對進口美國豬肉的質量要求,為什麼不是按照中國標准,而必須按照美國標准?由此可見,那個所謂的“中國標准”已經自拆招牌,毫無信用可言了。美國標准到底有多高?筆者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美國從來不會賣病豬、死豬、注水豬肉。說到美國有無“飼料添加劑”,筆者也不知道,但在美國只要檢驗出豬肉有害殘留物,肉商和養豬場都會被告得傾家蕩產。

然而只靠進口冰鮮豬肉,已經解決不了中國的供求問題,中美聯手救市還不如聯手救種。養豬大省安徽率先引進了400多頭長白、大約克、杜洛克等不同種類的美國種豬;重慶更大手筆,一次就引進了1200多頭美國種豬,那還是在薄熙來任市委書記的時候。美國種豬體魄壯碩,塊頭最大的重達千斤!更關鍵的是,美國豬瘦肉率和產肉率都比中國豬高出一大截,中國本土豬瘦肉率最高不過占五成,而美國豬的瘦肉占有七成。

只不過這些美國種豬來華雜交,哪怕繁殖到曾孫子那一代,還是不能大量應市,實在緩不濟急。所以中國最大的肉類民營企業雙彙集團開出71億美元要買下美國田納西州的豬肉生產企業,先不論中國豬肉的質量,單說目前中國豬肉價錢已經比美國貴三分之一,中國人要吃豬肉,要吃便宜而且安全的“放心肉”,按中共的概念,這是最基本的人權。

可惜雙彙集團要買的這個美國企業,是全美最大的豬肉供應商,這使得美國人憂心忡忡。即便豬肉不是武器和敏感高科技,也無關政治,但是“中國標准”在美國很受懷疑。雖然相比之下美國人吃豬肉不算多,但也怕中國控制了他們的豬肉供應之後,不知道會添加一些什麼東西,所以至今並購協議未得到批准。

然而豬肉問題在中國常常會超越民生而變成一個政治問題,它關系到社會維穩。眼看買不成美國豬肉生產企業,看來還是要靠改善中國豬種入手。所以這次卡梅倫訪華所得到的第一張大訂單就是出口英國豬精液。盡管杜洛克型豬是美國種,而原產丹麥的長白豬後來也被引進發展成美國本土名種,但大約克豬種是英國原產,中國急劇退化的本地豬其實都有大約克豬的血統,現在進口正宗的大約克豬精液,正是“救亡”的好辦法。至於原產於英國的民主代議制、三權分立,那是絕對不容進口的。(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