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朗评论:国家垄断在海门遭遇抵抗--2011中国经济之四

2011年年底,距离抗议官商勾结出卖土地的乌坎村仅百公里的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海门镇又发生了一场声势更大的集体抗议,其目的是要阻挡燃电项目。他们占领政府楼,拥到深汕高速公路海门路段,和警察对峙。警察投放催泪弹驱散人群。有一幅在网上流传的照片:四位百岁老婆婆走向警察,面无惧色。

2011-12-29
Share
这是村民想用老祖母感化对老百姓施压的警察。百岁老人的道义力量最为强大之处就是为子孙后代著想。刚处理过乌坎村事件的省委副书记朱明国又赶往海门平息事态,承诺停建发电厂。此后,只有一些零星消息,再也不见报导。

一般而言,扩建电厂,增加新企业,可以增加GDP、税收和就业,为什么人民要反对?值得注意和研究的是这个事件背后的原因。

自从有了人烟,海门人世代以海为生。海门渔港是国家一级良港和国家中心渔港。渔业是依靠自然的第一产业,靠天吃饭,靠水吃饭,靠自然吃饭。2006年燃电厂在渔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上马,仅仅两年时间,这里的渔业遭到了摧毁性破坏。虽然无法得到相关数字,渔民少打了多少鱼,要行船多远才能打到鱼,为此增加了多少燃料和成本。又因为打捞受污染的鱼,对人们的健康有多少影响等等。但是可以清楚地知道,环境污染,使近海鱼虾和各种海产品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癌症人数增多,捕鱼量下降。

什么叫民生,民生不是简单地增加GDP,是让老百姓安全地、日益增加幸福感地生活下去。当人们的生存基础被改变,生命受到威胁时,何谈民生?

此时此刻,政府应该做的是:关闭电厂、迁移电厂,至少要治理电厂。虽然环保部于2011年11月29日下发了《关于暂缓审批华能汕头海门电厂一期工程3号、4号机组环境影响报告书的通知》,要求华能立即停止3号机组生产,在环境影响报告书获得正式批复前,不得重新开工建设或投入运行。 但是,当地政府与电厂合作,不顾民众生死,强行上马。

据报道,中国华能海门电厂由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全资所有,其规划建设6台国产百万千瓦燃煤发电机组,总装机600万千瓦。而中国华能前董事长是李鹏之子李小鹏。他已于2008年调任山西省,现任常务副省长。江门电厂并没有煤炭,此地也非煤炭产地。供燃电之用的煤,很可能来自李小鹏主持的山西省--中国煤炭基地。这里有两笔账值得一算:第一笔,电厂赚多少钱。一期两台机组于2006年开工,2009年建成投产。截至2010年7月,累计发电111.8亿千瓦时,实现总利润11.4亿元,纳税2.8亿元。第二笔,煤厂赚多少钱。华能是国家垄断的电力企业;在华能众多火力发电厂的背后,则是国家垄断的煤炭企业。

对于从来长驱直入的垄断企业,此次遭遇抵抗,确实意味很多。众所周知,他们在哪里建厂,就在哪里获利。从山西到北京,从北京到广州,从广州到海门,这是一个政府-国企的利益链条。他们的利益所得,是建筑在人民受损害的基础之上。电厂给当地带来的增加就业等收益,怎么能弥补村民失去好山好水好鱼好身体的损失。这就奇怪了,现今中国上项目都要经过可行性研究,像海门燃电这样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是怎么通过的?从官方到电力专家、经济学家等多方考察论证的项目怎么到了村民那里,人家只凭经验、只凭直觉,就要誓死推翻它。这个差距是怎么来的?这是值得和需要追究的。

可行性研究和项目论证,通常是纸上谈兵,是为某个集团的利益,特别是按政府意志行事,在漂亮的、貌似与世界接轨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中,一定抽像掉了与项目有关的各个社会集团的重要变量和因素,只算一笔账,那就是电厂的收益。事实上,这区区电厂生意与中国的国计民生相比是得不偿失。从垄断利益来讲,他们也不会计算人民和自然环境的损失。而民众,只知道自己的损失,却不知道垄断企业赚了多少。让我们想一想在北京拥有豪华办公楼和乘著豪华汽车的华能和华能人,再想想那四位为了后代的生存权走向警察的百岁老人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