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中共承受不了的經濟危機


2015-07-30
Share

著名的財經評論員孫柏文是我的好朋友,他出了名就是不怕風險,最愛就是將手上的資本,都投機在別人眼中沒有可能翻身的股票,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獨孤一注」。

最近,天不怕地不怕的獨孤一注公開宣布,叫人不要買指數相關的股票,因為大媽的行動,他看不透。說穿了,行為沒有譜的,不是大媽,而那在背後操控市場的經濟官僚。所謂的暴力救市,擾亂了市場既有的秩序,教人看不透,所以也無所適從。

之前也講過,中央干預股市,不是為了老百姓,不是為了股民,而是因為現在中國的金融制度已經十分之脆弱,承受不起因為股價收縮導致的信貸緊張。沒有人知道,在表外表內,中國的金融業究竟有多少呆壞帳,有多少資金投放在根本完全沒有回報的項目。有理由相信,中央比誰都更加清楚,今天的中國有沒有能力去承擔一次金融危機的衝擊,所以在慌亂之下,無論如何也只好死撐下去。

我和獨孤一注的觀點有別,但結論是一致的,就是不要買指數成分股,因為這些市值大的股份,最有可能是銀行手頭上的抵押品,在信貸危機的日子,這些股票的價格也最受壓。

回到金融危機的問題。其實,要是一年半載的經濟周期波動,我們不會將它視為危機,因為系統性的結構沒有因此改變。最令人擔心是,現在的中國經濟,根本地缺乏增長的動力。十多年前,剛剛加入世貿,中國的經濟增長來自對外出口,但是這一筆增長紅利,大概七、八年前便大幅下滑。今天的中國,並沒有出口的成本優勢,但產品質量卻沒有在九零至二千年那十多廿年間,躍升到世界最頂尖。坦白說,中國至不少的工業,仍然是停留在低增值的組裝程序,而這些工序是極容易被機械自動化所取代,這是中國經濟的第一隱憂。

更大的問題是,中國的人口結構已經進入衰退階段。說到穿,當年推出一孩政策的時候,應該要想到在幾十年後的今天,中國人口將會急速高齡化。別的國家,還可以透過引入移民,將人口結構調整,可是中國人口實在太多,這個方案不適用於中國。

要知道,當一個國家步入高齡化,國民就會開始傾向依賴固定的投資現金收入去養活自己。要是在這個時候國民的資產大幅消散和貶值,可以想像到牽動到的社會不穩可以有多嚴重。

再者,通常經歷過一次重大的金融災難之後,一個經濟最少需要七至十年,長則二、三十年的時間復元,而且大前提是這個國家背後有足夠的增長動力。然而,今天的中國,這些因素統統缺乏,你叫人如何不長遠看淡中國的前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