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專欄】:請別再在語文的傷口上灑鹽


2014-01-27
Share


中國大陸政治奇特之處,在於有任何政策公布,隨時可以找到二、三、四、甚至五種以上解讀。全世界都沒有這個現象,幾個封閉的極權政府除外。好像不久之前剛完結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就算見到了公布,內容每隻字都看得明白,湊拼在一起就意義全無。

「全面深化改革」-你想怎樣理解都可以。無論怎樣去變,都可以說是「深化改革」。這種中式政治的語言偽術,最是惱人。全面,也就是說沒有先後緩急,也可以隨時訂出一個先後緩急,一切都是由當權的隨當時的政治氣候去解讀。

甚麼「市場化」、「國際化」,對不起,我真的不明白,沒有市場,也不開放,大陸可以怎樣市場化和國際化。以「利率市場化」為例,銀行由管理到資金的指配,最重要是加上人民銀行的回購操作,利率形成機制,盡其量都只可以說是模擬市場運作;可是誰都知道有買有賣有交易,不代表價格最終如實反映宏觀經濟狀況。我不是單單針對中國,在貨幣政策這一環,世界各地政府的央行都有干預,規模也不會比人民銀行少,只不過,中國銀行和金融制度在封閉的環境下,造成的扭曲也更加明顯。

銀行體系的存款流到表外,說明了現在的利率不夠市場化。為甚麼現在的利率不夠市場化?回到最基本的問題,嘗試模擬市場運作,和真正的市場運作,是兩回事。現在中央希望的不是市場化,而是更精準地模擬市場運作。資金不能自由進出,已經是第一重扭曲。銀行背後有政府最終擔保,是第二重扭曲。今天中國的宏觀經濟錯配,不是新的現象,在其他封閉的經濟體,一樣有類似問題。

我不知道為甚麼那麼多評論員盲目地迷信:共產黨是不會讓經濟衰退發生。坦白講,一個經濟體越是規模龐大,就越難管理。試問世界上有那一個政府,會刻意讓經濟衰退出現。過去兩年經濟增長放緩,明顯是中國製造業的競爭力落後於其他對手,也落後於技術發展,其他的配套也沒有發展起來,結果一步步地比了下去。可是,仍然有不少觀察家迷信政府的調控,說是中央要控制通脹,所以要減慢增長。這種違反經濟學常識的說話,我不知道為何可以一直被傳揚開去。要是通脹的定義是「太多的鈔票追逐太少的貨物」,在不控制鈔票的情況下,為甚麼減少貨物交易和服務,可以壓抑通脹而不是令問題惡化。

另一個迷思,就是所謂的「人民幣國際化」。取消外管,是一個明確目標。可是當資金沒有進出自由,國際化究竟有甚為意思?說穿了,中央希望在境外做一個資金池,可以有人買賣人民幣,以人民幣做第三方的結算。可是,在境外拿著人民幣的人,又未必可以用手頭上的人民幣到中國投資。這種不開放的國際化,究竟有甚麼意義?

回到政策語意不清的問題。又以反貪腐為例。記憶中沒有一個國家會開宗明義地容忍官員貪污吧?掛在口邊說反貪腐嚴打,其實怎樣去打,打誰,又有誰知?又或者說到底,反貪腐只是藉口,除異己才是真正目的?沒有制度上減少官僚權力,提高管治透明度,完善法治,貪腐肯定會繼續。我真的不明白,為甚麼有那麼多人認真去看待大陸的官話。

我不是一口咬定三中全會之後沒有實質具體的改革,可以一眾馬屁精將含混不清的語言拿來咀嚼,實在是廿一現代世紀最大的笑話。拜託,不要過份解讀好不好,當代左派對文字的蹂躪和侮辱夠多了,請別再在語文的傷口上灑鹽。(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