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評論】學聯缺席的六四悼念晚會


2015-04-30
Share

今年六四,學聯將不會參與悼念晚會。昨天,我在《蘋果日報》寫了一篇評論文章,講這件事對不同世代的人,究竟有甚麼意義。在意料之內,有讀者留言,說學聯的分裂和泛民的分裂,是因為大中華膠冥頑不靈,不爭氣。

究竟如何不爭氣?怎樣冥頑不靈?

又有讀者接著說,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為新移民爭取福利,是吃裡扒外。

要是問題出自蔡耀昌一人身上,那倒易辦。請蔡耀昌退出支聯會,專心做福利,又或者反過來,請他專注做平反六四,追究屠城責任,建設民主中國。

可是,我有理由相信,問題不只是針對蔡耀昌。印象中,無論是支聯會抑或學聯,都沒有主張要特別照顧香港的新移民。只不過是當年積極參與民族和民主運動的一群人,政治意識形態都比較傾向福利主義。這個現象,其實也不教人意外。畢竟,要是個人主義者,一開始就不會對任何形式的政府,無論是赤裸裸的極權,又或者經過包裝的獨裁,有任何幻想。

只有對強權統治有某種錯愛的人,才會相信中共會和平演變。

話說回頭,今天,香港所謂的本土,對不起,在我眼中也是另一批福利主義者,但他們來得坦白,不介意讓人家見到他們排他的一面。無錯,福利雖然是慷他人之慨,但人性自私,總會想自己和自己人多拿一點。這是本土的底蘊,沒有甚麼好值得稀奇。

常言道:勿忘初衷。當年,中共狠批學生運動是「資產階級自由化」。結果,資本主義和自由,過去廿年多在大陸被千刀萬剮,凌遲處死,過程是痛苦而漫長的。

中共治下的大陸,由革命的狂熱,演變一種穩定的法西斯,香港可能獨善其身嗎?

一直以來,主流民主派在這個問題沒有分歧,反而是國粹派會提出河水不犯井水論。諷刺是,這種論點借本土派發揚光大。我相信,十年前絕對沒有人意想得到歷史竟然會有個如此戲劇性的發展。

在昨天的專欄,我說:「水位下降,河水、井水也一樣會乾涸。香港和中國大陸,至少面對一個相同的問題。社會上總有一群人,充滿仇恨,深信外人正在等待時機,要入侵破壞自己的家園。我不知道,見到香港有這樣的本土派,共產黨是否最開心,但肯定他們充滿猜疑和仇恨的鬥爭哲學,令香港越來越似共產黨治下的社會,下意識早就比共產黨更共產黨、更青出於藍。」

世人本來的願望是大陸越來越像香港,可惜歷史證明,大質量的大陸,可以扭曲一切,包括這個本來充滿能量的香港。(自由亞洲電台粵語部評論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