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从警队失误看香港管治衰落


2015-05-14
Share

今个星期,最热闹的香港新闻,应该要数警方就一宗谋杀案,错误地拉了一名智障的男子,并且在搜证过程中,以明显诱导性的问题,作出对这位男生极为不利的供词。

听过警方后来公开疑犯作供的声带,任何一个有正常理智的人,都会得出一个结论:警方笔录的供词,有大量不合乎事实的陈述。事件令人质疑,警队的专业和公正,我甚至可以大胆说,今次事件对警队信誉的影响,比起雨伞期间的种种警民冲突来得更严重。

当然,也有亲建制的时事评论员认为,警方也是依法办案,社会对警员太苛刻,怕会令执法畏首畏尾。坦白说,我对这种但求让执法者有其方便的观点,不敢苟同。再者,更重要的问题是,现在公众对事件最大的反向,并不是针对警方错拉了智障男子,而是执法者没有严守普通法之下,任何人在未经法院审讯判决之前,都是清白之身的无罪假定原则。换句话说,警方的所作所为,反映这个政府没有真正尊重法治精神。这是原则的问题,不容轻视。

我可以想像得到,说到这里,总会有人提出:「美国的警察,不是一样的暴力吗?」这种逻辑,是典型的中式思维;人家的错,代表了我们没有错,又或者我们的错是合理的。对不起,错就是错,不会因为没有也犯同样的错,令事情的本质有变。

换了是一个真正对管治有坚持和承担的社会,政府不但会承认过失,更加会承诺在制度上作出检讨,防止同样事情再次发生。可惜,至今,无论是特区政府的保安局,抑或警方,都没有勇气作出任何承担。可以从今次事件见到,香港的管治正在走下坡,那些位高权重的官员,责无旁贷。

为何特区的官员死不认错?这是纯粹因为怕认错之后,要问责下台吗?

客观事实证明,民间的怨气和愤怒,在绝大多数情况,都不足以动摇官员的任命。相反,有迹象显示,特区政府越来越抗拒接受市民的意见。尤其是现届政府,更加无所不用其极,刻意要制造自己一方有民意支持的假象。最佳例子,莫过于近来的政改争拗。常言道,作用力等于反作用力,政府以庞大机器和资源,去营造有利建制的舆论,也是令社会撕裂的一大力量。这个行政霸道的结构,令本来政治中立的行政机关走上了民粹的不归路,绝对是香港主权移交后的最大不幸。

北京不了解如何管治像香港这个本来是自由开放的社会,更刻意将处理政治分歧的代议政制机关阉割,是这个城市管治质素不断衰落的最大原因。香港人其实不是要甚么独立分离,也不是不承认中共的主权,但要求管治有规有矩,不侵害香港人的权益,这不算过份吧。强硬的态度,不可能令香港人软化。我可以断言,行政霸道是中港矛盾出现的核心原因。这个深层次问题不理顺,这个城市也只会越来越多怨气和反抗,管治也会越来越困难。(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