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国际足协贪污案之反思


2015.05.2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国际足协在选举新一届主席之际爆出特大丑闻。美国联邦司法部向九名与国际足协有关之高层提出检控,并且要求瑞士政府拘捕,并引渡到美国受审。

根据瑞士联邦司法部发表之声明,被捕人士涉嫌由九零年初起,就多项足球赛事之转播和赞助权,非法收取超过1亿美元贿款。

调查揭发,部份相关人士就明年夏天美国举行的百周年纪念美洲杯,收受高达1亿美元贿款。由于有关贪污交易在美国发生,也牵涉到美国银行,故此,美国司法部才高调介入。被起诉人员,包括FIFA前副主席沃纳(Jack Warner),以及其馀八名来自中北美洲之国际足协高层。

资料显示,国际足协一年收入高达十三亿美元,另外有十四亿美元的储备,这个理论上的非谋利组织,由全体大会监察。全体大会每年开会一次,另外有一次特别大会,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其实,早在2006年,已经有英国记者Andew Jennings揭发国际足协的黑幕,甚至连英国国家足协的前主席,也公开表示,国际足协是个像帮会一样黑暗的组织。

这件事令我感兴趣的地方有:一,为何一个机构会一步步走向腐败?二,为何一个机构明明已经烂透,但仍然可以继续下去?三,这种被腐败蚕食的机构,最终会有怎样的结局?

先说腐败的成因。有人认为,是监管不足。这种解释,总有人当作是最终答案,但永远都没有人讲得出,最终又由谁去监管负责监管的人?

亦有人相信,不如将一切都交由普选去处理,最公道。不过,从公共选择学派经济学的角度看,选举要发挥监察的功能,最佳的安排是将每个选区尽量定得细一点,好让每个选民都有相当的影响力,否则,当每一票都只有几十万分之一,甚至几百万分之一的影响力,选举就很易沦为少数政治既得利益行之如仪的愚民工程。全球性的组织要透过选举制衡,理论上极不可行。

说了那么多普选的坏话,恐怕已经有听众不耐烦地以为我是反对普选。不,这个制度行之有效,没有反对的必要,但我们必须要知道其使用方法,才能将它最好的一面尽量发挥。回到制衡权力防止贪腐的问题,事实上,有许多反对普选的观点,就是说不少发展中国家都有普选,但贪污问题同样不受控,并以此为藉口去反对以普选产生民主政府。

这个讨论最大盲点,就是没有搞清楚自由民主政制的精神。假如说自由民主政制是限制政府权力的一种信念,我想讨论就算踏上了正确的方向。

民主不是和平的权力轮替,也不是甚么选出人民心中的领袖,而是有个机制去防止公权扩张和被用作谋取私利。贪污就是公权私用。国际足协的高层以公权谋私,所以是贪污。防止贪污,最好的方法是如非必要,都不让权力生根。

权力一生了根,就很难杜绝它的扩张。当今太过半吊子的政治主张,都是为了为制造公权力而来,广义地说甚么权力轮替的胡说八道,也是为公权力膨胀的一种掩藏。回到刚才我提出三条问题的第二条,为何明明烂透的机构,仍然可以苟延残喘?我的答案就是,因为权力生了根,造就了一群既得利益者。这群人为了自己和手上的肥肉,会用上各种方法去捍卫制度,那怕是再扭曲的道理,他们一样可以讲得出口。

一个公权和私利混乱不堪的制度,我不知道会有甚么终局。按道理,应该都不会好到那里,至少效率应该会极为低落。发生在国际足协,大不了就是球迷转去欣赏其他运动。可是,当问题发生在一个国家,众人每天事无大小都被权力和贪污的阴影所笼罩,我想这个国家的国运应该极为暗淡、极为悲观。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