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兆富评论】反思全民街头政治运动


2014.10.0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mentary-350.jpg 在中环示威区附近﹐贴有不少支持占中的标语﹐其中有写上捷克前总统哈维尔的说话﹐即使纯粹道德行为﹐未能收到即时效果﹐长远会有政治的意义。(图片由在场人士提供﹐摄于2014年10月2日)

 

有人说:「现在香港的民众运动,不应叫是占中,因为这场全民运动,并非由和平占中组织发起。」

全民运动,这四个字,可圈可点。

香港的政治搬上街头上演,是因为代议政制被阉割。事实上,这亦不是香港独有的现象。世界各地不同社会,每当议会失去了解决政治纠纷的能力,政治就会被带上街头,在香港,这是行政霸道必然的结果。

街头政治,特点是以音量去断定支持度。这种政治过程,最终难免被简化成二元分立,也就是斗人多、斗大声的民粹政治。

今天在北京的领导人,应该是最不想见到街头政治在中国领土上任何地方发生。毕竟几十年前的中共,就是从街头政治起家。可是,政治这回事,不是说要压抑就可以压抑;相反,政治活动越是被压抑,就越多人投入被迫害者的角色。

作为香港人,我绝不怀疑今次参与街头政治的香港人群众,背后动机只是单纯地是为了争取香港的自主权。但今次所谓全民运动,人民内部敌我矛盾的气氛极浓厚。保守的又或者不愿激进的香港人,往往被标签为「港猪」和「村民」。有人甚至直言不讳,说现在的气氛,就像文革时那种每每要人交代忠诚的景况。

当然,今次香港的政治运动,最大分别就是没有一个伟大的强人领袖。事实上,各种政治运动的参与者,都是以代表他人,来寻求自己身份。文革时的红卫兵,以毛泽东革命卫士来取代自己的身份。今次香港人的政治运动,投射的对象不是个单一的领袖,而是一个叫做「香港人」的抽象概念。

政治狂热运动,就是如此矛盾讽刺。一场本来是保卫和寻求香港人身份的运动,最终不但撕裂了一个本来「和理非非」的社会,更将大家最恐惧也最厌恶,中共那种要分清敌我,捉鬼猎巫的革命行为,一并移植过来。

我必须说明,当下走在街上的,未必全是狂热份子。也有人本来不是狂热份子,但一走上街头,就喜欢了那角色的扮演。当然,也有狂热份子在冷静过后,发觉自己曾经何时因为政治立场跟家人朋友划清界线,是愚不可及的行为。不过,我相信无论是那一种人,所有的香港人,都是怀著善良的用心去希望这个城市变得越来越好。

但何谓「好」?再者,怎样去实现「好」得愿境?

政治运动,总是求变的动能大。在光谱另一边,亦总有保守主义者对变革有所保留。在求变的人眼中,保守主义代表了既得利益;可是别忘了,或许我们每个人在若干程度上,都从社会现状得到一点好处。当下香港政治,最矛盾的地方在于,无论是求变的抑或保守的,不但相信也强调自己在捍卫香港的「好」,结果不但全盘否定对立面上的建议,甚至连对立面的人,也一并否定。将其他意见不同的人视为更低等,不将人视为人,这种群众关系状况几乎历史上所有人祸的开端。

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多重人伦身份:既是人家的父母子女,也有朋友同事。政治的身份,不应是人的全部,也不应是我们的第一身份。代议政制,就是让政治的冲突和矛盾放在一个舞台上,由专业从政的代议士去解决,让群众以抽离的角度旁观。

拆解当前僵局,要让香港有真正的代议政制民主,将行政和立法的权力恰当地分立,这才是对香港和谐稳定最好的安排。(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