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评论】特区领导班子一夜露底 违反习总指示罪莫大焉

2023.09.14
【杜耀明评论】特区领导班子一夜露底 违反习总指示罪莫大焉
粤语组制图

一场通宵达旦的黑色暴雨,不仅瘫痪了香港,连特区领导班子的才能也一夜露底。

特首李家超自称「为民生、拼经济、做实事」,果断执法,更常挂咀边,但当晚黑雨连天,水浸连城,他整晚除在脸书出了一则贴文表示关注,却未见他有何果断行动。特区政府也同样低调行事,通过新闻处发布几则于事无补的简讯而已。

正当网上流传香港各地顿成泽国的惊恐片段,其中不少路面水深及腰无法通车,个别地铁站更遭水淹,香港已变成异域。暴雨侵袭中,究竟全港灾情如何,巿民如今是否身陷险境,不同地区巿民有何风险,如何趋吉避凶,以至简单如明天的公共交通服务是否如常、会否停课停工等等,都是巿民的切身问题。奈何特区领导班子整晚集体隐形,也没有动用「紧急警示系统」,甚至对于是否不用上班的立场也模棱两可。政府如何认真应付雨灾,市民不得而知,难怪网民指高官「瞓咗」(睡了)未醒。

直至黑雨警报发出后十六个半小时,政务司长率领一众官员开记者会交代灾情,会上一再强调今次雨灾是「五百年一遇」。李家超在所有暴雨警告取消后亦现身,回答记者提问,除了重覆灾难百年一遇,重点更在于他昨晚一路指挥各部门如何应对。其后高层又向传媒吹风,原来政务司长通宵统筹应对灾情的工作,看来是回应政府集体「瞓咗」的指责。

不过,政府若说天灾不由人,领导班子已尽全力,因此非战之罪的话,或可挡住庸懒的指责,却又自暴其短,因为官员尽心尽力了,也搞得如此局面,惹来怨声载道,岂非招认自己技止此耳,无力处理危机?更何况,他们不懂反省,面对今次的烂摊子,政府不仅没有设立调查委员会寻根究底,彻底检讨不足之处,更将问题归咎于暴雨的「五百年一遇」,来替自己的不作为辩护,由他们来带领香港,可以让人安心吗?

这帮统治者的最大欠缺是常识和谦卑。暴雨肆虐不休,正如身处疫情一样,市民最需要的是安全和安心。政府除了提供紧急救助、庇护居所、应付水患之外,更重要是让市民安心自处,有事求助有门,无事静待黎明。一般人最关心首先是这场罕有雨灾对他们的安全威胁(如附近水浸及山泥倾泻情况),以至生活影响(明早可否上班上课);二是知悉政府各部门的救援服务,有需要时查询情况以至寻求帮助;三是让市民参与,鼓励他们向政府提供情况,并且发挥守望相助的精神。政府若能适时提供相关资讯,保持沟通渠道畅通,相信市民也会感到政府与你同行,共渡时艰。

由此来看,特区当局当晚发布的几篇新闻稿和特首一篇脸书贴文,如何能满足市民的资讯、沟通及实际需要,令他们安心自处,可想而知,此处不必赘述。若还辩说当局全力以赴,不但令人怀疑其办事能力,甚至认知及判断能力也非常不济。

根据天文台记录,在9月7日晚上11时左右发出黑色暴雨警告之前,港九新界六个地区已经录得超出或接近黑雨的雨量记录(70毫米),不少路面出现严重水浸。其中北区由下午6时45分开始,除一个小时未及黑雨门槛(69毫米)之外,雨量均远超出70毫米,个别时段更高达150毫米。不过,当局迟至黑色暴雨警告宣布一刻(晚上十一时零五分),才启动保安局辖下的紧急事故监察及支援中心开始应变工作,而警方于十一时许接获深圳排洪通知,才转告各部门,采取应对北区状况的措施。

当局应该知道,紧急应变刻不容缓,宁早莫迟,宁滥莫缺,在最后一刻才启动工作,只会应接不暇,一面忙于解决现存的问题,同时又要应对不断出现的新情况。不幸是,应变中心一上场还未热身,便遇上1884年以来最高雨量的一小时,十三个地区录得黑雨的雨量,又怎能不溃不成军呢?

雨灾来临,无人可挡,但及早应对抢占先机,与民同行排难解纷,却是政府应有之义。奇怪是,今次应对雨灾的三头马车—特首李家超、政务司长陈国基、保安局长邓炳强,都是国安要员,理应深明大义,雨灾袭港事涉国家安全的多个重点领域,不能掉以轻心。否则的话,即使灾情处理不善是否有违《国安法》可以撇开不理(反正执法与否都由他们决定),但单是削弱了市民的安全感,就肯定违背习近平主席勒令提高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重大指示,那就罪莫大焉,非同小可了。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