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山評論】北大,請不要以名校的馬甲上演女孩獻祭

2021-07-13
Share
【火山評論】北大,請不要以名校的馬甲上演女孩獻祭
粵語組製圖

大陸官媒報道稱,四川成都應屆高中畢業女生王藝瑾,放棄了香港大學法學院的錄取通知書及68.4萬港元的全額獎學金,選擇入讀北京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專業。

北大官方的說明顯示,王藝瑾選擇的這個專業是今年首次通過高招招收本科生,專業學習內容主要涉及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等等。

而官媒披露的另一個消息是,在今年中共7.1黨建100周年當日,王藝瑾在微信朋友圈發了「百年大黨、風華正茂,請黨放心,強國有我,偉大的黨百歲生日快樂!」,11天後,她收到了北大馬院的錄取書。

我不知道是誰讓一個未成年的女孩子,寫下了這些肉麻的文字並昭告天下,但我的感覺是不寒而慄。

103年前,魯迅先生在《狂人日記》裡吶喊,救救孩子,但直到103年的現在,我們眼睜睜的看著王藝瑾跳入了粗鄙而直白的陷阱,依然束手無策。

雖然王藝瑾是一個看似涉獵很廣的女孩,但在嚴苛的資訊封鎖下,她未必知道她的北大學姐岳昕,和她那些北大馬克思學會成員的處境。

通俗地說吧,從2012年習近平先生加緊實施意識形態洗腦後,求知欲旺盛的北大學生無法接觸到歐美自由的思想,就只能在馬克思的垃圾堆裡找食。於是,短短四年就速成了很多信奉馬克思原教旨主義的學生,他們拒絕歐美的自由制度,同時也覺得習近平的中共很不正宗,於是想再次進行暴力革命。

北大學生岳昕從2018年寫公開信聲援深圳佳士工人抗爭後很快被抓,她不但要上央視認罪,並且迄今她和多位馬會成員都下落不明。

對北大來說,這似乎很尷尬,但為了討好習近平,他們就只能咬著牙以學術的名義拍馬屁。而王藝瑾即將入讀的專業,就是北大拍習近平馬屁的直接產物。

這就出現了一個尷尬的問題,王藝瑾小姐您是準備成為新的暴力革命者呢?還是跟著北大的馬屁精學官們一樣,披著馬克思的裹屍續演秦始皇的焚書坑儒?

從王藝瑾的微信表演看,我堅信她沒有當岳昕的勇氣,但有當「網絡五毛黨」女版周小平、花千芳和李鴻忠的熱情。

但是我還是想大聲疾呼:卿本佳人,奈何從賊?

從2012年開始,不但知識份子、律師、記者紛紛被抓,更有數十萬官場驕子成為黨國肉票。中紀委最新公布,從習近平上台到今年5月,已有省部級以上392人、廳局級2.2萬人、縣處級超過17萬人,科級官員61.6萬人成為被宰的體制內肉票。

王藝瑾小姐,您也想用體制內常態的撒謊換幾年呼風喚雨的風光,然後從容就宰嗎?

退一萬步來說,你被北大招生辦忽悠的時候,其實應該問問,習近平先生的女兒,為甚麼上的是哈佛而不是北大?北大的校長書記和各院系頭頭們,有幾個的孩子還在國內?

王藝瑾既然能考出643的高分,智力不會太差,但高分真的不代表智慧,在黨國邏輯的灌輸下,高分的王藝瑾們,基本代表了愚蠢。

當然,我們無法苛責王藝瑾們,禍害孩子們的罪魁禍首依然是習近平和他的黨國馬屁體系。

從清理大學裡的歐美人文教材,到以告密制度監視老師和學生,再到以假大空的馬甲誤人子弟,社會正在迅速窒息。

100年黨慶之際,女記者宋詩婷只是在朋友圈隱晦的吐槽了天安門廣場上、無數王藝瑾們或真誠或假裝出的那種羔羊般獻祭般的表情,就已經惹禍上身。她甚至不如皇帝新衣裡的那個孩子那樣直白,而僅僅只在假裝陶醉的觀眾堆裡打了一個不合時宜的噴嚏。

所以,北大,請饒了王藝瑾們,別為了馬屁而繼續上演女孩獻祭。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