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美中两国鹰派对贸易战的影响(上)

2019-01-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最近,中国对美强硬派纷纷发声,谈对美中贸易的看法。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解放军退休将军罗援和曾经的政府智囊卢迈的看法和主张。明镜广播电台于12月30日播放了鹰派少将罗援先生最近在深圳的一个演讲全文,题为「中美贸易战是甚么?为甚么?怎么办?」

罗援认为,美中贸易谈判涉及到共产党政权安全问题,如粮食问题、网络问题、金融问题和军事问题等。关于粮食问题,他说,美国要我们开放粮食市场,这绝对不能对外开放,我们宁可政府补贴,也不能开放。关于网络开放,他说,美国认为我们有限制,要求解禁,如果开放,网络安全和意识形态安全怎么办?关于金融开放,罗说,如允许外资占50%以上,我们的金融安全怎么保障?关于军工开放,包括武器弹药,测绘等,罗说,我们不能以国家的核心利益换取妥协。还说,贸易战的背后是制度之争,意识形态之争。

有趣的是,早几个月,华尔街见闻转载了一篇发于《比较》的文章,题为「一场未加掩饰的遏制——美国对华战略转型与中国的应对」,作者为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俞建拖和卢迈。该文和罗文有异曲同工之妙。它用米尔斯海默的进攻性现实主义理论解释特朗普政府为何发动贸易战,这个理论讲的是,美国对中国的崛起不可避免要采取遏制战略,以避免中国挑战美国在国际秩序中的领导地位。

文章说,几乎所有的现实主义者都将中国视为对美国霸权的潜在挑战者,他们都有修昔底德情结。文章认为,这些人并不十分关心中国的政治意识形态和制度以及文化、价值观念,他们要确保的是美国的领先地位(primacy)。

该文有几个关于贸易战的观点值得关注。第一,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是美国的最大关切,所以不惜采取战略上的冒险,让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第二,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有自身的合理性、必然性、道德性、正义性,没有理由在遏制面前低头告罪,放弃自己的发展权和发展道路选择权。第三,对于美国霸凌,要坚决反击,但要掌握分寸,既要使对方付出代价,也要避免走向全面失控。

俞建拖和卢迈对特朗普政府发动美中贸易战的缘由分析是准确的。他们和罗援看法的不同在于,罗援强调了美中两国之争是制度和意识形态之争,而俞建拖和卢迈文章更强调,是美国现实主义者的修昔底德情结而不是制度和意识形态导致了两国冲突。但这二者之间的区别并不妨碍他们得出共同结论,即美中之间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另外,虽然罗援强调政权安全,而俞卢文强调要坚持中国的发展权和道路选择权,但内核并无不同。这里的问题是,这些中国鹰派人物的看法对习近平和美中贸易战有影响吗?我的看法是,有!在涉及到政权安全的问题上,他们的主张不仅对习近平有影响,而且有很大的影响;在最核心的问题上,他们和习近平甚至一拍即合!

从表面上看,在美中贸易战谈判中,主和派占压倒优势,但在美中深层冲突问题上,鹰派的主张其实正在引领中国的战略思维及战略走向。目前主和派的主要领军人物是副总理刘鹤和总理李克强。刘鹤认为,贸易战中共不能打,要打必输,会引发中国经济总崩溃。但在涉及到网络安全、军事安全乃至共产党的执政安全等深层问题上,鹰派的思维和习近平的思维并无二致。但是这场贸易战如果升级或持续打下去,对中国损失太大,失业率骤升和经济可能崩盘,亦会对政权安全带来挑战。

如何既避免中国经济崩盘又能维持共产党政权,应当是习近平思考美中贸易谈判出路的主要问题。用贸易和经济的进一步开放,换取政权的不被挑战,可能是习近平的思路。通过大量购买特别是购买特朗普基本盘农区的产品,大幅减低关税,开放金融市场,甚至大大降低「中国制造2025」在外人眼里的政策预期,以换取贸易谈判过关,正是中国目前做的。

进而言之,习近平会不会思考,用暂时适度减缓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和美国实力的一定距离,换取美国放松对中国快速崛起的戒心,和要求中国改变深层结构问题的压力,以时间换空间,获得喘息机会,以图长程发展和巩固共产党政权呢?这值得关注。(下一节将讨论美国鹰派对贸易战的影响。)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