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美中两国鹰派对贸易战的影响(下)

2019-01-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美国鹰派在特朗普内阁中扮演著举足轻重的角色。他们在许多方面不仅影响特朗普总统,而且直接影响美中贸易战的规模和延伸程度。

特朗普的两位鹰派大将是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贸易政策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特在去年12月与出席阿根廷G20峰会的习近平会谈时,对习介绍莱特希泽时说,「那是我的谈判代表!」称纳瓦罗为「那是我的硬汉!」。和鸽派财长和商业部长相比,这两人的对华强硬主张,在美中贸易谈判上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而莱特希泽的政府经验更为丰富些,他既有强硬想法又有行动力,而且熟悉政策的推动程序,他认为美国近十年来对中国的政策十分错误,深合特朗普之意。特朗普在2017年夏末签署了一份行政命令,赋予莱特希泽「考虑使用所有选择」的权力,甚至考虑让莱特希泽任幕僚长。此外,莱特希泽在与加拿大、墨西哥和韩国的双边贸易谈判中颇多建树,也赢得了特朗普的信任。

莱特希泽与纳瓦罗和特朗普在对华贸易强硬的问题上相当一致。他们都赞同「经济安全即国家安全」的理念,都对世界贸易组织等多边机构持怀疑态度,都主张使用关税等惩罚措施对华打强硬牌,迫使中国改变其贸易行为。特朗普更是雄心勃勃,一心要与中国达成史上最大交易,所以在去年六月双方几乎要达成交易时,特朗普变卦了。他认为,如果再强硬些,就能获得更好的结果。那时的美国股市和经济正势如破竹,涨势非凡,这给了特朗普及其鹰派团队更好的讨价还价能力。

但是,当股市和经济走缓,美国方面是否还要强硬到底,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在这方面,鹰派们和特朗普显然是存在分歧的。根据《纽约时报》今年1月4日的报道「中美重启贸易谈判,特朗普的贸易谈判代表拒绝妥协」(「As China Talks Begin, Trump’s Trade Negotiator Tries to Keep President From Wavering」),莱特希泽一直在淡化与特朗普的任何分歧,视自己为特朗普指令的执行者。但这位贸易代表曾告诉朋友和同事,他决心不让总统被人说服,接受中国的「空头支票」。

是否相信中国的空头支票,是特朗普和鹰派人物的区别之一。鹰派们不相信中国的空头支票,中国制造2025就是一个例子。特朗普屡次提到,中国不搞中国制造2025了,但纳瓦罗说,他不相信中共会放弃制造2025。他去年在哈德逊研究所演讲中,批评了中国长期以来在贸易等问题上的不当做法,称中国言而无信。莱特希泽也最怕特朗普对中国心软,相信中国的承诺。他在与中国打交道的40年中,经历过失败的贸易谈判,见证了中国方面是如何不履行承诺的。他警告特朗普,可能必须加征额外关税,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才能赢得中国真正的让步。如果特朗普在3月2日以前听从他的建议,现在正进行的贸易谈判就有可能破局。

与中国打交道是否考虑意识形态,是特朗普和鹰派们的另一个区别。Politico.com在12月26日刊登一篇文章「莱特希泽和特朗普是意识形态的灵魂伴侣」(「『Ideological soulmates』:How a China skeptic sold Trump on a trade war」),我不认为这个称呼是对两人关系的准确描述。原因是,特朗普并不是一个对意识形态感兴趣的人,他感兴趣的东西和对华鹰派们很不一样。比如,特朗普会对习近平和普京这样的威权国家领袖表示尊崇,对习的无限制任期表示羡慕,虽然他肯定不能容忍中国意欲超过美国。而对华鹰派们对意识形态就很敏感,这反应在他们的讲话中和他们主张的理念中。

于是问题就来了!如果特朗普在经济和股市下滑的压力下,急于和北京达成交易,即便交易会大打折扣,这些鹰派人物怎么办?是顺著特朗普还是和特朗普对著干?莱特希泽最担心的不是中国方面让步与否,而是特朗普的多变。这主要是因为特立场多变,易于受制于股市起伏而摇摆不定。而且,他更看重唾手可得的短期经济利益。

总之,美国正当红的对华鹰派和特朗普的最大共同点在于,双方都不能容忍美国被中国超越而屈居老二。他们和特朗普的不同点在于,他们不能容忍美国这个民主国家最终被中国这个专制国家超越,不管是在经济领域、军事领域,还是科技领域。眼下正在进行的贸易战承载了对华鹰派的历史使命。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

相关文章:美中两国鹰派对贸易战的影响(上)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