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赵紫阳的遗产为中共指出一条明路

2024.01.17
【未普评论】赵紫阳的遗产为中共指出一条明路
粤语组制图

今天是赵紫阳逝世19周年纪念日。此时正值中共执政进入荒腔走板、进退失据、危机四伏、走投无路之际,回顾赵紫阳的政治思想遗产,对中国走出困境、实现宪政转型,应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赵紫阳认为,中国改革开放十年,获得的基本经验就是两条,一条是市场经济,一条是民主政治,二者缺一不可。依我之见,赵紫阳的遗产可以分为三大块。除了经济上的和政治上的,还有思想上的。

赵紫阳的经济遗产主要表现在,改革计划经济,推动市场经济。为此,赵紫阳采取了种种简政放权的措施,全面突破了计划经济体系,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和创造力。这里的简政放权指的是减少各级政府对经济领域的干预,全面下放权力,如把种地的自主权还给农民,把生产和销售的自主权还给企业,把地区发展的自主权还给地方政府,把社区管理的自主权还给老百姓,等等。这些简政放权措施,促进了中国的经济发展。所以说,在推动农村包产到户、城市企业改革、外贸大进大出等方面,赵紫阳是名副其实的改革开放总设计师和总工程师。不少海外学者认为,即便赵紫阳从1989年6月起就被软禁在家,中共的经济改革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仍然实行了一条「没有赵紫阳的赵紫阳路线」。

赵紫阳的政治遗产是,推动政治改革,实现中国政治现代化。赵紫阳承认,1985年以前他是一个经济上的改革派,政治上的保守派,那时他认为,政治改革太超前是不行的。但后来他意识到,没有政治改革,经济改革将无法深入下去(赵紫阳,《改革历程》,p.292)。于是他在85年以后著力推动政治改革,主要包括党政分开;权力(指的是党权)下放;改革政府机构和干部制度;建立社会协商对话制度;完善民主政治;加强法治建设。赵紫阳认为,党政分开是政治改革的核心,是要解决共产党凌驾于宪法、法律和国家政权之上问题的关键,其中有大量措施指向宪政民主(吴伟,2014年12月29日,《纽约时报》)。赵不只一次地对宗凤鸣说,「中国不转向民主政治,是违背世界潮流的,是违背人心的」。(宗凤鸣,软禁中的谈话:听赵紫阳谈改革,单少杰,2019年10月16日)。

赵紫阳的思想遗产更是精彩。他在软禁中完成大彻大悟,对一党专制和宪政民主转型有相当深刻的思考,在共产党高官中,无论是健在的还是逝去的,能出其右的没有几个。他的那些精彩的民主转型思想包括:1)共产党应当主动地自觉地推动民主转型。他说,「我们迟早要走这一条路,我们与其被动地走,不如自觉地走」。2)中共应当建立议会民主制,实行由民作主而不是为民作主的制度。议会民主制的实质是主权在民,与中共的主权在党截然不同。3)中共应成立反对党。「我们现在不培植反对党,一旦垮了,国内会大乱的,这是最危险的」!(《杜导正日记:赵紫阳还说过甚么》,第233-234页)。4)建立现代化政治制度要采取渐进式改革方式。赵紫阳并不认为中国可以一步就跨越到现代化政治制度,而是要经过「一个较长的过渡时期 」。

自由亚洲电台2015年5月18日刊出陈奎德对张博树的访谈节目「赵紫阳是中共的最后救赎。」陈奎德认为,赵紫阳是中共自新自救的最后一把钥匙,中共要在历史审判台上获得某种自救,获得非毁灭式的转型,必须仰赖赵紫阳这一道义符号。但是9年的时间过去了,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迹像显示,习近平要借用赵紫阳的正资产,挽救他的党于崩溃之颓势。但是毋庸置疑的是,赵紫阳的道路,是唯一可以救习和中共的路。

可以肯定,赵紫阳的遗产一定会在中国未来转型时发挥重大作用,也许这个「未来」说来就来了。不管何时能来,赵紫阳的名字和他遗留给华夏的丰厚遗产都会永世长存。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