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打壓民族資本,習近平比肩毛又超越毛

2023.02.01
【未普評論】打壓民族資本,習近平比肩毛又超越毛
粵語組製圖

最近讀了一些宋永毅和單少傑等學者關於「三反」與「五反」的文章和講話,有些體會。今天習近平打壓民企,和當年毛澤東打壓民族資本,有很多相似之處。顯然,習近平以毛澤東為導師,但又似乎不僅僅如此。

毫無疑問,從毛到習,中共從來不放心民企。民企規模越大,對共產黨來說,就越具風險挑戰,共產黨就越不放心。其中的邏輯,用清華大學教授閻學通研究非洲國家民族資本和政權的關係來解釋,實在很妙很貼切。閻學通在2017年3月接受訪談時談到,他研究非洲民族工業發展有一個發現,即以資本為基礎的非洲政權,需要民族資本做大;以槍杆子為基礎的非洲政權,卻不能讓民族資本做大,因為民族資本一旦做大,必然會和政府爭奪政權。(閻學通,《未來世界,誰主沉浮?》,2017)。

民企和政權的關係,在毛澤東時代和習近平時代有幾點相同的地方:第一,習近平和毛澤東一樣,都認為民企/資本家腐蝕了中共的「好幹部」,於是整完幹部就整資本家。中共在1951到1953年開展「三反」、「五反」兩大運動,當時較為著名的口號包括「打老虎」、「打蒼蠅」等。毛澤東認為腐敗是資產階級對黨的猖狂進攻,所以這兩項運動從共產黨內部和國家機關入手,然後落實到對私營工商業的整肅上。在「五反」運動中,民族資本家被整得傷筋動骨,他們當中至少三分之一受到整治或者警告。

習近平和毛澤東一樣,也是先整黨,在黨內「打大老虎」,然後整飭民企。他的人馬首先打擊的是一批和中共高層政治菁英關係密切而又存有「系統性風險」的大型民企。這些巨型民企被指控,借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掠奪國家和社會資源,操縱金融系統,和高層政治菁英勾結,威脅共產黨的統治云云。

第二,從步步為營的蠶食到明目張膽的鯨吞,習今天打壓民企的力度,不亞於當年的毛。1950年,中國發布《私營企業暫行條例》,規定私方股東的酬勞不少於60%的盈利餘額。到1953年,毛澤東表示,「要出於資本家自願」,提出企業利潤分配表,由國家、企業、職工與私營股東「四馬分肥」,企業主的紅利被降為盈利的20.5%。後來在「公私合營」中,政府更是對資本家予取予求。

而今天的習似乎比當年的毛更狠。馬雲的螞蟻集團在一月初完成了一項詭異的調整,根據這項調整,馬雲原本控制集團53.46%的股份,被降為只持有6.2%的投票權。據官方發布的通知顯示,現在該集團的第二和第三大股東都是國有資本。有分析人員表示,螞蟻集團最後被「收歸國有」的可能性很高,屆時,民營企業根本沒有能力抵抗。習近平治下的中國國有資產如此放肆地剝奪民企資本,要遠勝於毛澤東時代的「四馬分肥」。

第三,為了加強黨對私企的控制,毛澤東在資本家的企業裡建立了基層政權–工會和黨小組,習近平也要求民企建立黨組織,要求企業家和黨保持一致,始終「做政治上的明白人」。根據中央統戰部等部門主持的中國私營企業調查,設立黨組織的私營企業從2012年的35.6%大幅升至2018年的48.3%。在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中,更有92%的企業設立黨組織。而中共組織部的另一統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有187.7萬家私營企業建立了黨組織,短短五年間建立黨組織的企業佔私營企業總數超過7成(朱琉強,2022年)。

但是在社會監管方面,習近平面臨著政府和民企之間的更復雜關係。習肯定比毛更具某種現代野心。習試圖用高科技更有效監管社會,就不能不依賴私營企業最新的監控技術。中國現在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監視設備市場,近萬億的中國市場規模,政府採購佔了60%。其中,私營企業幾乎壓倒性地主導了這個產業,海康威視、大華和宇視就佔據了全球視頻監控市場份額大概30%。至於互聯網私企,政府要互聯網巨頭上交演算法,採用「本地儲存,外移審查」的數據政策,並嚴格審批和監察互聯網私企在海外資本市場的運作。

總之,在打壓民營資本方面,習近平和毛澤東有得一拼。在社會監管方面,習近平似乎更具現代極權主義政權的特點。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