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打压民族资本,习近平比肩毛又超越毛

2023.02.01
【未普评论】打压民族资本,习近平比肩毛又超越毛
粤语组制图

最近读了一些宋永毅和单少杰等学者关于「三反」与「五反」的文章和讲话,有些体会。今天习近平打压民企,和当年毛泽东打压民族资本,有很多相似之处。显然,习近平以毛泽东为导师,但又似乎不仅仅如此。

毫无疑问,从毛到习,中共从来不放心民企。民企规模越大,对共产党来说,就越具风险挑战,共产党就越不放心。其中的逻辑,用清华大学教授阎学通研究非洲国家民族资本和政权的关系来解释,实在很妙很贴切。阎学通在2017年3月接受访谈时谈到,他研究非洲民族工业发展有一个发现,即以资本为基础的非洲政权,需要民族资本做大;以枪杆子为基础的非洲政权,却不能让民族资本做大,因为民族资本一旦做大,必然会和政府争夺政权。(阎学通,《未来世界,谁主沉浮?》,2017)。

民企和政权的关系,在毛泽东时代和习近平时代有几点相同的地方:第一,习近平和毛泽东一样,都认为民企/资本家腐蚀了中共的「好干部」,于是整完干部就整资本家。中共在1951到1953年开展「三反」、「五反」两大运动,当时较为著名的口号包括「打老虎」、「打苍蝇」等。毛泽东认为腐败是资产阶级对党的猖狂进攻,所以这两项运动从共产党内部和国家机关入手,然后落实到对私营工商业的整肃上。在「五反」运动中,民族资本家被整得伤筋动骨,他们当中至少三分之一受到整治或者警告。

习近平和毛泽东一样,也是先整党,在党内「打大老虎」,然后整饬民企。他的人马首先打击的是一批和中共高层政治菁英关系密切而又存有「系统性风险」的大型民企。这些巨型民企被指控,借垄断和「资本无序扩张」掠夺国家和社会资源,操纵金融系统,和高层政治菁英勾结,威胁共产党的统治云云。

第二,从步步为营的蚕食到明目张胆的鲸吞,习今天打压民企的力度,不亚于当年的毛。1950年,中国发布《私营企业暂行条例》,规定私方股东的酬劳不少于60%的盈利馀额。到1953年,毛泽东表示,「要出于资本家自愿」,提出企业利润分配表,由国家、企业、职工与私营股东「四马分肥」,企业主的红利被降为盈利的20.5%。后来在「公私合营」中,政府更是对资本家予取予求。

而今天的习似乎比当年的毛更狠。马云的蚂蚁集团在一月初完成了一项诡异的调整,根据这项调整,马云原本控制集团53.46%的股份,被降为只持有6.2%的投票权。据官方发布的通知显示,现在该集团的第二和第三大股东都是国有资本。有分析人员表示,蚂蚁集团最后被「收归国有」的可能性很高,届时,民营企业根本没有能力抵抗。习近平治下的中国国有资产如此放肆地剥夺民企资本,要远胜于毛泽东时代的「四马分肥」。

第三,为了加强党对私企的控制,毛泽东在资本家的企业里建立了基层政权–工会和党小组,习近平也要求民企建立党组织,要求企业家和党保持一致,始终「做政治上的明白人」。根据中央统战部等部门主持的中国私营企业调查,设立党组织的私营企业从2012年的35.6%大幅升至2018年的48.3%。在中国民营企业500强中,更有92%的企业设立党组织。而中共组织部的另一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有187.7万家私营企业建立了党组织,短短五年间建立党组织的企业占私营企业总数超过7成(朱琉强,2022年)。

但是在社会监管方面,习近平面临著政府和民企之间的更复杂关系。习肯定比毛更具某种现代野心。习试图用高科技更有效监管社会,就不能不依赖私营企业最新的监控技术。中国现在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监视设备市场,近万亿的中国市场规模,政府采购占了60%。其中,私营企业几乎压倒性地主导了这个产业,海康威视、大华和宇视就占据了全球视频监控市场份额大概30%。至于互联网私企,政府要互联网巨头上交演算法,采用「本地储存,外移审查」的数据政策,并严格审批和监察互联网私企在海外资本市场的运作。

总之,在打压民营资本方面,习近平和毛泽东有得一拼。在社会监管方面,习近平似乎更具现代极权主义政权的特点。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