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民企大佬集體缺席兩會說明甚麼?

2023.03.08
【未普評論】民企大佬集體缺席兩會說明甚麼?
粵語組製圖

一年一度的中國兩會又熱鬧登場。今年的熱點之一,是大批知名的民企大佬集體缺席,一些新興的產業新貴登門入場。其背後的動向,引發《華爾街日報》、BBC、美國之音和自由亞洲電台的爭先報道和討論。

我們先來看看,誰缺席了兩會。在今年的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名單上,缺席的民企大佬包括騰訊的馬化騰、百度的李彥宏、網易的丁磊、聯想的楊元慶、恒大的許家印、新東方創始人俞敏洪、京東的劉強東、搜狗的王小川,紅杉資本的沈南鵬等,這些人是大陸百姓耳熟能詳,在商界呼風喚雨的民營企業家。其中一些人已經連任十餘年的兩會代表。有意思的是,他們的缺席是因為沒有被選上,還是他們不想被選上,還是上邊不想讓他們被選上?他們出局,有人進局,甚麼人進局了?有人在背後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嗎?這些問題似乎並沒有現成的答案。

但是不管是甚麼原因,他們的集體缺席說明好幾個問題。首先,習近平一方面把民企整的七葷八素,一方面卻說他們是「自己人」,如此自相矛盾,說明習近平面臨的經濟難題非常大。這些難題大到習近平根本顧不上自己是否左右互搏,是否出爾反爾。當然,習近平也會覺得,自己今天是「一尊」了,想說甚麼就說甚麼,想怎樣說就怎樣說,你們誰能奈何我?不過從民企大佬的角度看,他們已經被他整的傷了心,明知習近平素喜過河拆橋,卸磨殺驢,誰還會願意再次或再再次上當呢?

其次,這些民企大佬的缺席似乎被一支雜牌軍的入席取代。根據胡潤排行榜,本屆兩會代表中資產超過10億美元的中國富豪有81人,其中47人沒有連任,31人是新人。新人中大多來自新興產業,包括半導體、AI和電動車等,他們中既有民企像小鵬汽車的頭兒,也有國企半國企的頭兒,如晶片製造商華虹半導體,—家中央直接管理的大型國企、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訊飛等;還有政府直接支持的部門專家。顯然,今年出席兩會的新富豪們代表了中國政府扶持的產業指向,這倒符合雄心勃勃的中國製造2025。《華爾街日報》的解釋亦有道理,它說,這是因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政策重心發生了變化。

第三,民企大佬參政議政不再是兩會的風景線。雖說兩會代表並無實權,但對民營企業家來說,參加兩會這個「橡皮圖章」,幾乎是他們可以參政議政的唯一官方機會。這些大佬們在每年的兩會上都要提交政策建議,試圖使自己的商業利益與中共的政策重點掛鉤,也能為推動中國社會進步出一點兒力。2015年的兩會上,馬化騰提交了關於「互聯網+」的議案,被那年李克強做的政府工作報告所提及。據稱,馬化騰連續近十年在全國兩會期間建言獻策,一共遞交了大約50份建議。許家印也積極參政,關注扶貧等問題,時常談一些政治熱點;俞敏洪呼籲關注鄉村教育和青少年心理健康等等。

對這些民營企業家來說,參政不易,議政更難。任志強、孫大午都是因為「妄議中央」而被習近平痛下狠手,都被判了18年徒刑,騰訊被罰180億元,馬雲被迫浪跡海外。習近平對民企嚴重不放心,主要是因為這些企業家既有勇氣又有資源還有思想,想為這個國家做點兒有價值的事兒。這些人都是中華民族最需要的。卻是習近平最不能容忍的。習近平還不能容忍他們當中有人連黨員都不是,對黨肯定懷揣二心,比如,俞敏洪是民盟中央文員,馬化騰是無黨派人士等。而馬雲最冤了,前兩年中共黨媒披露,這個中國頭號資本家其實是中共黨員,但可能是在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忽悠下入的黨。習近平從骨子裡對他們不放心不信任,所以非要派他的黨組織進駐民企不可。

現在這些民企大佬們自身難保,談何參政議政。習近平的出爾反爾可能仍然能吸引一些人回心轉意,但很難吸引所有大佬回心轉意。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