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戰狼外交回歸看中國的美國焦慮症

2024.03.13
【未普評論】從戰狼外交回歸看中國的美國焦慮症
粵語組製圖

在中國的兩會記者會上,外長王毅放言批評美國患有中國焦慮症,其措辭尖刻好鬥讓海外中英文媒體十分錯愕。幾個月前,習近平會見拜登後不是讓中國戰狼外交大幅消退了嗎?怎麼現在又猛然回鍋?

其實,王毅對美國的戰狼式批評折射了中國及其領導人內心的美國焦慮症。美國焦慮症源於中國對美中關係愈發嚴重的錯誤認知,這種認知把美中關係惡化的責任都算在美國頭上。早在2022年7月,王毅帶著一份「要求美糾正錯誤對華政策和言行」的清單,在印尼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會晤。他告訴布林肯,美國正患上越來越嚴重的「中國恐懼症」(《紐約時報》2022年7月9日)。在2024年的兩會上,王毅舊話重提,言辭更加激烈。他說,「美國如果總是說一套、做一套,大國的信譽何在?美國如果一聽到『中國』這兩個字就緊張焦慮,大國的自信何在?美國如果只讓自己保持繁榮,不允許別國正當發展,國際公理何在?……」如果把句子中的「美國」換成「中國」,似乎也合適,甚至更合適。中國的信譽其實早就因為自己的承諾不兌現而破產。至於說美國在圍堵中國的正當發展,有點匪夷所思。難道中國的剽竊和彎道超車是一個正當國家的正當發展嗎?

中國的另一個美國焦慮症是,擔心美國插手亞洲事務,影響中國在亞洲稱霸。習近平早在2014年一次亞洲峰會上說,「亞洲的事情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辦,亞洲的問題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處理,亞洲的安全歸根結底要靠亞洲人民來維護」。這句話後來被看作是習近平對中國外交理論的發展。但亞洲國家對習近平的這個外交理論頗有微詞。新加坡前副外長考西坎說,他曾與王毅舉行過閉門會晤,他的印像是,習的這種觀點認為美國是一個不可靠的麻煩製造者,是亞洲地區長達數十年的闖入者。考西坎還說,亞洲的外交官們認為,中國的這種自我定位,讓人覺得中國這個亞洲的最大經濟體,試圖在一個還有其他經濟大國如日本和韓國的亞洲地區發號施令。中國顯然認為,美國在亞洲的存在,特別是在台海和南海的軍力顯示,影響了中國在亞洲橫行霸道。

作為中國外長,王毅肯定患有美國焦慮症。除此之外,他還患有習近平焦慮症。為了實現習近平的全球野心,他必須不折不扣地執行習近平的意志和忠於習近平的外交理念。比如,王毅經常語帶戰狼味,不厭其煩地宣傳習近平的理念「亞洲是亞洲人的」,美國不應在這個地區製造麻煩等等。但是,王毅並非一直就是戰狼。王毅在擔任中國駐日本大使和全權大使出使日本時,因為總是衣冠楚楚,溫文爾雅,而被稱作「紳士」,甚至有時很謙卑。有媒體這樣形容王毅,如果開會或會面時有人比他位階高,他總是低頭做筆記,「點頭如搗蒜」。後來當了外交部長,背負著習近平的指令,他就從「紳士」搖身一變成了戰狼。這個轉變發生在習近平提醒中國外交官要「發揚鬥爭精神」起。之後,被批評為太溫順的外交部,也搖身一變成了張牙舞爪的戰狼部。其間,王毅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據說,2019年外交部建部70周年,王毅在講話中不斷重複「鬥爭精神」的口號,獲得熱烈的掌聲。可以說,王毅的轉變承載著習近平的鬥爭使命和對世界領袖地位的渴求。

當然,美國患有某種中國焦慮症,其實也難否認。準確地說,美中兩國都患上了焦慮症。對此,海外媒體和中國學者似有某種共識。英國廣播公司(BBC)2015年的分析指出,當前中美關係的諸多困難,其深層動因在於北京與華盛頓都患上了戰略焦慮症。而北京大學教授王緝思則把中美雙方這種焦慮症概括為「兩個秩序」問題,即美方高度關注崛起的中國是否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而中方高度關注美國是否破壞中共領導下的中國國內秩序。依我之見,中共現在更擔心美國對亞洲事務的介入和對台灣問題從模糊到清晰的表述和行動。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