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战狼外交回归看中国的美国焦虑症

2024.03.13
【未普评论】从战狼外交回归看中国的美国焦虑症
粤语组制图

在中国的两会记者会上,外长王毅放言批评美国患有中国焦虑症,其措辞尖刻好斗让海外中英文媒体十分错愕。几个月前,习近平会见拜登后不是让中国战狼外交大幅消退了吗?怎么现在又猛然回锅?

其实,王毅对美国的战狼式批评折射了中国及其领导人内心的美国焦虑症。美国焦虑症源于中国对美中关系愈发严重的错误认知,这种认知把美中关系恶化的责任都算在美国头上。早在2022年7月,王毅带著一份「要求美纠正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在印尼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会晤。他告诉布林肯,美国正患上越来越严重的「中国恐惧症」(《纽约时报》2022年7月9日)。在2024年的两会上,王毅旧话重提,言辞更加激烈。他说,「美国如果总是说一套、做一套,大国的信誉何在?美国如果一听到『中国』这两个字就紧张焦虑,大国的自信何在?美国如果只让自己保持繁荣,不允许别国正当发展,国际公理何在?……」如果把句子中的「美国」换成「中国」,似乎也合适,甚至更合适。中国的信誉其实早就因为自己的承诺不兑现而破产。至于说美国在围堵中国的正当发展,有点匪夷所思。难道中国的剽窃和弯道超车是一个正当国家的正当发展吗?

中国的另一个美国焦虑症是,担心美国插手亚洲事务,影响中国在亚洲称霸。习近平早在2014年一次亚洲峰会上说,「亚洲的事情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办,亚洲的问题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处理,亚洲的安全归根结底要靠亚洲人民来维护」。这句话后来被看作是习近平对中国外交理论的发展。但亚洲国家对习近平的这个外交理论颇有微词。新加坡前副外长考西坎说,他曾与王毅举行过闭门会晤,他的印像是,习的这种观点认为美国是一个不可靠的麻烦制造者,是亚洲地区长达数十年的闯入者。考西坎还说,亚洲的外交官们认为,中国的这种自我定位,让人觉得中国这个亚洲的最大经济体,试图在一个还有其他经济大国如日本和韩国的亚洲地区发号施令。中国显然认为,美国在亚洲的存在,特别是在台海和南海的军力显示,影响了中国在亚洲横行霸道。

作为中国外长,王毅肯定患有美国焦虑症。除此之外,他还患有习近平焦虑症。为了实现习近平的全球野心,他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习近平的意志和忠于习近平的外交理念。比如,王毅经常语带战狼味,不厌其烦地宣传习近平的理念「亚洲是亚洲人的」,美国不应在这个地区制造麻烦等等。但是,王毅并非一直就是战狼。王毅在担任中国驻日本大使和全权大使出使日本时,因为总是衣冠楚楚,温文尔雅,而被称作「绅士」,甚至有时很谦卑。有媒体这样形容王毅,如果开会或会面时有人比他位阶高,他总是低头做笔记,「点头如捣蒜」。后来当了外交部长,背负著习近平的指令,他就从「绅士」摇身一变成了战狼。这个转变发生在习近平提醒中国外交官要「发扬斗争精神」起。之后,被批评为太温顺的外交部,也摇身一变成了张牙舞爪的战狼部。其间,王毅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据说,2019年外交部建部70周年,王毅在讲话中不断重复「斗争精神」的口号,获得热烈的掌声。可以说,王毅的转变承载著习近平的斗争使命和对世界领袖地位的渴求。

当然,美国患有某种中国焦虑症,其实也难否认。准确地说,美中两国都患上了焦虑症。对此,海外媒体和中国学者似有某种共识。英国广播公司(BBC)2015年的分析指出,当前中美关系的诸多困难,其深层动因在于北京与华盛顿都患上了战略焦虑症。而北京大学教授王缉思则把中美双方这种焦虑症概括为「两个秩序」问题,即美方高度关注崛起的中国是否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而中方高度关注美国是否破坏中共领导下的中国国内秩序。依我之见,中共现在更担心美国对亚洲事务的介入和对台湾问题从模糊到清晰的表述和行动。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