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从韧性体制到脆断体制,中共统治正发生危险转换

2024.03.27
【未普评论】从韧性体制到脆断体制,中共统治正发生危险转换
粤语组制图

3月15日,美国之音刊发了一篇北彦评论,「两会落幕,中共韧性不再,命运全系个人」。该文在海内外引发关注。

文中提到的一系列政治现状特别值得关注。如,两会上一片政治「死寂」,中国政治精英不是唯唯诺诺、战战兢兢,就是抱团躺平;各界人士以前所未有的恐慌关注著中国政治的转变,不知何时苏东人民经历过的轰然倒塌会在中国出现;经济通缩中痛苦不堪的社会各阶层,对前景悲观,对当下体制不满,在政治高压下以各种无声的方式做出「不」的选择。而诺大一个「两会」舞台,只有一个人长袖善舞,他枪毙了除他之外所有同僚也能长袖善舞的机会。这种死寂、呆板、僵化和专横,和中共在上世纪80年代初所呈现的生动活泼、解放思想、自我纠错相比,宛若两个世界。

文章用「轰然倒塌」、「难以持续」等词形容可能的脆断。而作者的这句话更是隐含著中共的未来结局,他说,自2012年以来中共政治体制的最大变化,莫过于一个曾经被誉为「韧性」体制(resilient system)的消亡。他认为,这远比「改开」终结或者已经开始的经济大萧条更能说明中共体制目前的鸵鸟政策,也更能昭示中共在不远未来的结局。值得玩味的是,作者把问题之源,归咎于「中共体制目前的鸵鸟政策」,这似乎不是批评习近平,而是批评习近平之外的体制中人?

我赞同作者对中国政局的基本判断。我的读后感可小结为几点:1)中共体制韧性已经消亡,它曾经拥有的灵活和务实即体制韧性的核心,经过十馀年的大规模党内清洗和社会压制已经荡然无存;2)韧性消亡的后果非常严重,远比「改开」路线的终结和市场经济的终结更令人心悸;3)体制韧性目前已经被或正在被体制僵化所取代,这种僵化来得如此猛烈如此快速如此铺天盖地,以至于人们不能不担心,中共体制再挪一步就是脆断;4)而习近平正亲自操作体制运行的方向和速度,他的所有招数似乎正促使这个体制笔直地向脆断冲去;5)中国各阶层人民也似乎普遍意识到,脆断或迟或早会发生。

而最最危险的是,习近平一个人亲自导演并亲自制造了中共体制从韧性向脆断的转换。这种转换会影响所有中共党员、所有中国人和这个国家的未来政治命运。毋庸置疑,习近平一人独裁体制,本身就隐含著脆断的可能,而他对中国是否走向脆断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教授曾于2008年提出,中国政治体制那时已经演变成一种具有自我调节能力的「韧性专制」,是一种能够适应,能够自我调整,又继续保持基本专制性质的政权。2023年10月,黎安友教授在《中国民主季刊》与主编王天成对话《发展、韧性和危机:这个政权能持久吗?》,再谈中共体制的韧性。他说,中共「近期、中期仍然有韧性,因为国家力量强,社会力量弱。但习如果出问题,韧性的期限很可能结束」。

显然,黎安友教授也认为,习近平在终结韧性体制中起关键作用。和黎安友教授有些不同的是,我认为,中共体制的韧性现在已经消失殆尽,而僵硬脆断之性质显得越来越明显。虽然习仍在位上,但他已经抛弃江胡时代中共曾经表现出来的某种学习能力和自我适应能力,习拒绝学习,拒绝适应市场原则和国际规则;他生造理论,自定规则,表现出来的死板、僵硬、僵化,固守中共意识形态,和过去的江胡时代截然不同。为了巩固中共政权,江胡愿意调整自己。而习最关心自己在党内的核心地位,他却不愿意调整自己。他以为只靠自己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就能度过中国目前的所有难关。

眼瞅著习带领整个国家笔直地冲向悬崖,我们除了叹息,还能做甚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