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假馬克思主義者這下露餡了!——談當局鎮壓左翼學生學者

2019-04-1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最近,中共當局上演了一齣滑稽劇。這個口口聲聲稱自己是馬克思主義信徒的政府,對一些信仰馬克思主義的學生學者下了重手,其中有人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而受到拘押。當局此舉令國內一些自由派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卻讓西方左派異常憤怒。

這要從去年夏天連續發生的一系列工人罷工事件說起。5月1日勞動節,10省吊塔工人舉行大罷工;6月,全國卡車司機罷工。由於這兩次罷工都遭到官方維穩而失敗,來自北大、人大等著名學府的數十名左派學生,於7月組成聲援團奔赴深圳,聲援佳士公司工人組建工會。但他們遭到官方迅速打壓,先後有幾十名參與者和聲援學生被抓。上個月,北大前教師柴曉明被扣上「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而受到拘押。據香港消息,他擔任編輯的《紅色參考》可能與深圳佳士工運有關。

眾所周知,習近平自上台以來,對知識分子的打壓著重於自由派或曰右翼人士,為何現在又打壓左派學生學者?換言之,中共此舉是否是在反左?我認為不是!中共這次鎮壓跟左和右無關。一個明證,中國左派和極左派雲集的「烏有之鄉」至今健在,而旨在尋找左派和右派之間共識的「共識網」,卻被當局認為是傳遞錯誤思想的平台,早在2016年就令其關閉了。

事實上,中共此舉跟學生學者聲援的工人運動有關。工運和農運是中共取得政權的兩大法寶,中共靠他們起家,對這些運動對國民黨政權的摧毀力量,深得其精髓。因此,中共自從執政以來,絕對不允許國內出現任何工運和農運的苗頭,因為任何苗頭都會被他們看作是對中共政權的挑戰。

中共此舉跟學生學者的組織化行動更有莫大關聯。中共對組織化行動有一種天然的恐懼感,這也和他們在野時取得政權的組織化行動有關。他們執政後,一改在野時的態度,任何有組織的運動,都是中共當局不能容忍的,不管他們是右派還是左派,是主張資本主義還是馬克思主義。江澤民主政時的法輪功運動和胡錦濤主政時的公民運動都被鎮壓了,習近平時代更是把任何有組織的蛛絲馬跡都消滅在萌芽狀態,就證明了這一點。

天真的學生學者們認為,他們有保護傘,因為他們信奉的馬克思主義和習近平信奉的馬克思主義沒甚麼兩樣。他們贊揚社會主義,和工人階級站在一起,所做的事不僅合法,而且符合馬克思主義。所以他們想不通,政府為何要鎮壓他們。他們沒有看到的是,他們信奉的馬克思創建了「國際工人協會」,參與支持貧窮工人罷工的活動,提出的「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只符合中共在野時的需求,和習近平現在信奉的馬克思不一樣。對中共而言,如果馬克思及其主義對他們永久執政不利,他們就會棄之如敝履。

但中共這一次對馬克思主義學生學者和工運的鎮壓,真正惹惱了西方左派。著名左派學者喬姆斯基(Noam Chomsky),耶魯大學政治學和經濟學教授羅默(John Roemer)等呼吁全球左派學者集體杯葛中國馬克思主義大會。在他們看來,中國這種打著馬克思主義的旗號行使反馬克思主義的行徑,是假馬克思主義。羅默說:「中國政府打壓這些學生,甚至綁架他們,暴露出政治領導層是假馬克思主義者。」喬姆斯基則聲明,如繼續參加中國官方主辦的馬克思主義相關活動,「意味著我們將成為中國政府這套把戲的同謀。世界各地的左派學者都應該參與抵制此類大會和活動。」顯然,西方左派再也不願意為中國的假馬克思主義背書了。

習近平當局可能不在乎學生學者對馬克思主義的態度是否轉變,但是西方左派的反應卻讓他們尷尬無比。自己挖坑自己跳,當局假馬克思主義的嘴臉這下子無所遁形了!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