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文革反思之一——毛澤東的同志們是怎樣評價毛澤東的?


2016.05.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論文革50週年【文革反思】系列之一——毛澤東的同志們是怎樣評價毛澤東的?(粵語部製圖)

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共領導集團圍繞著結束不久的文革,進行了一場長達兩年的反思,最後形成了《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在討論和審議這個決議的過程中,毛澤東的戰友們和同志們,第一次向彼此公開亮出了自己對毛澤東的看法。這對剛從文革走出仍然心存余悸的黨內高層干部來說,無異於一場從未有過的思想大解放。

根據這個《歷史決議》,鄧力群的《十二個春秋》的相關章節,郭道暉的“四千老干部對黨史的一次民主評議”文章,宋永毅編撰的《文化大革命:歷史真相和集體記憶》,及《黨史博覽》及共產黨新聞網的相關文章,當時,毛澤東的同志們對毛澤東火力全開,從他的錯誤路線,到他的排斥異己,一直到他的家長制和個性,幾乎無不涉及,其中一些批評“言辭激烈”,甚至“出現了一些對毛澤東嚴厲批判甚至否定的言論”(陳東林,黨史博覽,2013)。

他們對毛澤東的批評和批判主要涉及以下幾個方面:第一,毛澤東是“左”傾路線的總代表。歷史決議稱,毛澤東對於“文化大革命”這一全局性的、長時間的左傾嚴重錯誤,負有主要責任,認為他在文革中對許多問題不僅沒有能夠加以正確的分析,而且混淆了是非和敵我。不僅如此,不少老干部還指出,毛澤東其實一貫左傾,而這樣的評價並沒有包括在歷史決議中。李維漢說,歷史上毛從未犯過右傾錯誤,主要是左傾片面性。如毛寫於1927年的《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強調“矯枉必須過正”,八七會議後搞農民起義,都反映了毛的“左”傾;毛在哲學思想上強調鬥爭的絕對性,否定合二而一,攻其一點,不計其余,雲雲。

第二,毛澤東破壞民主集中制,把自己凌駕於黨之上。鄧小平和陳雲批評毛在黨內實行家長制,認為他受封建主義的影響太大,權力過分集中,還稱他在全局上一直堅持文革的錯誤,而文革提供了一種條件,使黨的權力更加集中於個人,致使黨內個人專斷和個人崇拜現像滋長起來,也使黨和國家難於防止和制止文革的發動和發展。而另一些老干部則認為,毛的獨斷專行不僅表現在文革中,也表現在文革前。胡克實認為毛在文革前就走上了唯意志論,認為個人意志可以創造一切,可以改變黨和國家的根本大法,甚至改變歷史發展的趨勢,走上追求絕對權勢和個人意志的王國、唯我主義的道路。

第三,整肅和排斥黨內異己。一些老干部認為,毛發動文革的動機是清理身邊的赫魯曉夫,不是為了反修防修,而是以整人開始,以整人告終,排斥他不放心的人。毛認為1956年反冒進,就是反對他。夏衍等人說,在1957年反右時,毛主席怕的不是章羅聯盟,而是怕黨內出赫魯曉夫。毛認為那些和他意見不一樣的人,把自己拋到了右派的邊緣,聲稱“誰曉得我身邊有沒有睡著赫魯曉夫?將來有一天他作秘密報告……”毛澤東的這種多疑和排斥異己,在黨內造成高度緊張。

第四,翻手為雲,覆手為雨,言而無信;判斷失誤,決策失誤,卻諉過予人,有時相當不光明正大。從老干部的批評看,毛經常出爾反爾,把全黨搞得不知所措。毛1945年提出“和平民主新階段”,可後來卻把搞“和平民主新階段”等罪名推到劉少奇身上。三年困難時期,中央決定下馬,主席並未反對;但情況剛好轉,他又大批下馬風。1962年七千人大會,他大講民主;沒幾個月,在十中全會上大批翻案風。文革派工作組是毛批准的,後來卻說是劉少奇的資產階級路線。

從這些老干部對毛澤東的評價看,我們可以得出以下幾點結論:1)鄧小平稱毛澤東功過七三開,其實大有水分;2)歷史決議在為毛澤東評功擺好時,淹沒了老干部對毛澤東的真實評價;3)文革浩劫始於文革前,毛的個人專斷由來已久,文革時達到頂峰;4)毛澤東的“左”比右好,長期反右不反“左”始終是共產黨執政的意識形態基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