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威權統治走不出命運循環的死局

2022.06.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未普評論】威權統治走不出命運循環的死局
粵語組製圖

5月26日,國務卿布林肯宣示美國對華政策時明確提出,北京政權是美國的頭號對手,儘管沒有定義何為「頭號敵人」,但他的表述非常直接,幾乎沒有模糊空間。他指出,當今既有能力又有企圖挑戰世界秩序的正是北京政權。

有人會問,俄烏戰爭炮火連天,正在用武力來顛覆二戰以來世界安全秩序的不是俄羅斯嗎,為何北京是頭號敵手?是的,普京政權,像習近平政權一樣,也是威權主義的標本。但俄羅斯的政治能量與經濟體量都不足,GDP頂多相當於一個廣東省;連俄羅斯唯一讓人害怕的軍事實力,也在俄烏戰爭中暴露出死穴,就算不是紙老虎,也是一只病老虎。只有北京政權才是美國最大的對手。習近平誓言中國已經可以平視世界,起碼在這一點上做到了,就是美國明確了自己的國策,必須全力以赴去對付北京政權。

或者又有人會說,這是出於美國對中共的一貫敵視。其實中共自建政以來,被一貫敵視的正是美國,只有八十年代有所不同,那一段親善時期,在1989年六四事件後就徹底終結了。兩國關係走到今天,成為不可調和的敵手,問題不在於美國想怎麼樣,起碼不單是美國自己的選擇。拜登總統前一陣在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上的講話,還有最近在海軍學院畢業典禮上的講話,都披露了習近平多次說過的話。早在拜登還是奧巴馬那一屆的副總統時,習近平就對他說:民主制度在21世紀已經無法持續,因為世界變化太快太大,只有集權制度才能駕馭;而民主需要耗費太多時間和精力去協商,才能達成共識,而情況早已超出民主制度的應對能力。習近平說「我們耗不起這個時間」。

拜登還說,在他當選總統後,習近平給他打電話祝賀,談了三個小時,繼續老調重彈。習近平堅持認為,21世紀只有集權才能領導世界。當中國外長王毅說布林肯國務卿宣示的對華政策形同「宣戰」時,不妨想想習近平對拜登所說的話,這是否形同宣戰?所以拜登對海軍學院畢業生演講時表示:「我們正經歷一場民主與專制的全球鬥爭」;「未來十年是本世紀決定性的十年,將為子孫後代塑造世界格局和價值觀。你們畢業的時間點,正是美國歷史的轉折點,也是世界歷史的轉折點。」

不難看出,習近平的自信已經超出國界,他真的認為自己可以給世界指明方向,領導全世界走向他所說的「人類文明共同體」。習近平給自己作出如此高大上的歷史定位時,美國國內確實經歷了一連串的動蕩,尖銳的政治分歧,讓兩黨制的良性制衡和互動大打折扣。連沒落了很多年的俄羅斯,也覺得美國已失去領導力和威懾力,可以用武力肢解主權國家烏克蘭而不需顧忌後果。中共在南海越發咄咄逼人,台灣海峽戰雲密布,也是這樣想的。

但威權統治者都低估了民主制度的堅韌生命力,更低估了民主國家共同價值觀的向心力和凝聚力。普京悍然入侵烏克蘭,讓已經四分五裂的歐盟和北約突然猛醒和空前團結。美國重新恢復世界民主同盟的領導力,充滿政治分歧的民眾一致支持烏克蘭,哪怕他們當中很多人不支持拜登。

反觀威權和極權體制,作出決策看起來高效率,但與民主體制的意見多元相比,集權決策是建立在服從權威的一錘定音和定於一尊的基礎之上。獨裁者聽不到不同聲音,和真相隔膜。普京入侵烏克蘭的決策有多麼愚蠢,只能在鑄成大錯之後才知道。中國抗疫的大規模封城和「清零」政策充滿了荒誕與謬誤,可是直到現在習近平還認為是制度優越性的體現。

歷史告訴我們,強盛帝國總有不可抗拒的自殘和自我毀滅的宿命輪迴。這次俄烏戰爭已經再一次得到驗證,俄羅斯不管在戰場上勝敗如何,這個國家已經注定輸掉了未來。俄羅斯如此,北京政權焉能逃過宿命輪迴的死循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