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軍委紀委能改變軍隊的假忠誠政治生態嗎?


2016.07.13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田修思落馬事件(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這兩天,中國軍方再掀一場大地震。繼郭伯雄和徐才厚之後,第三名解放軍上將、空軍前政委田修思被拿下,他曾經任職的成都軍區,有多達百名以上的軍官被約談。

中國軍網7月9日發布消息說,這是軍委紀委根據有關規定,以事實為依據、以紀律為准繩,對涉嫌嚴重違紀黨員干部采取的黨內紀律審查措施。空軍大院一些干部親眼目睹了田修思被抓的一幕:7月5日一大早,軍紀委從田修思家中將他帶走,其妻被幾位女工作人員架著一同帶離,田修思秘書也隨即被“拿下”。有人稱這一幕為“滿門抄斬”。

軍委紀委在田修思一案中顯然扮演了重要角色。這個機構是去年11月習近平主持軍隊改革時組建的,旨在向軍委機關部門和戰區分別派駐紀檢組,把紀委雙重領導體制落到實處。習同時寄希望,軍委紀委能與軍委政法委和軍委審計署一道,解決軍隊紀檢、巡視、審計、司法監督獨立性和權威性不夠的問題。

關於田修思被審查的具體原因,軍委紀委並沒有交代。根據海內外媒體的報道和分析,田被查應當有這樣幾個原因,一是田和新四人幫可能有關系。田修思在2009年12月至2012年10月期間,任成都軍區政委。那時,他時常往來重慶、成都兩地,多次與當時的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會面。有報道說,田修思是薄熙來的堅定支持者,他2011年給薄熙來助陣,出席被指為薄預謀政變的軍事演習,這種說法還需要證據來支撐。

其二,田修思涉嫌行賄買官。田曾擔任蘭州軍區政治部副主任,同起家於蘭州軍區的郭伯雄關系密切。作者陳希在《郭伯雄》一書中披露,田修思在2012年給郭伯雄5000萬元人民幣,換取了空軍政委這個職位。中國軍網刊文說,郭伯雄之子郭正鋼曾經放出狂言稱,“全軍干部一半以上是我家提拔的”。田修思為了陞官,也給了徐才厚一筆賄款。據統計,十八大以來,軍方查處的軍級以上的老虎已達49人,其中至少有12個落馬“軍老虎”與郭、徐有不同程度的交集。

其三,田修思曾任職的成都軍區和空軍都存在大量腐敗。這兩年,成都軍區已有不少高官被拿下,如成都軍區聯勤部長朱和平、成都軍區前副司令員楊金山、四川省軍區前政委葉萬勇等數名“軍老虎”落馬。空軍亦有多名高級將領落馬,包括空軍前後勤部長朱洪達、前廣州軍區空軍政委王玉發、前北京軍區空軍政治部副主任陳紅岩等。這不能不讓人聯想,田修思行賄郭伯雄的幾千萬元從哪來的?會不會是他賣官索的賄呢?

極具諷刺意義的是,田修思於2014年先後在《求是》和《解放軍報》上發文,道貌岸然地大談特談軍隊干部的政治生態建設。他這樣寫道:樹立營造良好政治生態人人有關、人人有責的理念,努力做到“十五個沒有”:沒有跑官要官、買官賣官,找關系、架天線;沒有訓風演風考風不正,弄虛作假、搞“花架子”;沒有當面一套、背後一套,當“兩面人”;沒有團團伙伙,搞老鄉觀念、劃小圈子;沒有吃吃喝喝,花公家錢財、辦私家事;沒有喜慶事宜“擺酒席”“隨份子”;沒有逢年過節“送節禮”“收紅包”;沒有插手基層敏感事務,收受官兵錢物;沒有克扣基層物資經費,侵占士兵利益;沒有賭博、酗酒、打架鬥毆;沒有違規上網、擅用手機和失密泄密;沒有官離兵、兵離官,打罵體罰士兵;沒有嫌貧愛富、媚上欺下;沒有與民爭利、侵占百姓利益;沒有拉拉扯扯、亂搞男女關系。

田修思的“十五個沒有”據說感動了不少人,但現在看來,田是個典型的虛偽的兩面派,而這種當面一套背後一套、賊喊捉賊是中共貪腐干部和軍隊貪腐干部的縮影。劉亞洲直指,這種假忠誠、偽忠誠嚴重污染了軍隊的政治生態。

問題是,用軍委紀委這個所謂的創新機構,就能糾正這種假忠誠、偽忠誠的政治生態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