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趕盡殺絕黨內開明聲音,中共極為不智 ——談《炎黃春秋》事件


2016.07.2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炎黃春秋》事件(炎黃春秋雜誌編輯部微博图/粤语部制图)

自習近平上台以來,中國就開始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姓黨”運動。這場運動因最近黨內開明人士主辦的《炎黃春秋》雜志被強行改組,而達到了頂峰。這個事件標志著,中國言論自由正式步入後文革時代的最緊縮階段。

《炎黃春秋》成立於1991年,由黨內一些老干部老知識分子主辦,獲得許多黨內自由派元老、改革派、開明派、溫和民主派的支持。但這個雜志在25年的生涯中,一直被執政當局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它被找麻煩的次數竟高達十五、六次。這一次更是過分,《炎黃春秋》申訴未果,決定自7月17日起停刊。這值得人們大聲鼓掌,為他們25年的堅持,為他們最後的風骨!

《炎黃春秋》的遭遇令人想起習近平不久前的一次講話。4月26日,習近平在安徽合肥召開的知識分子、模範青年座談會上稱,工人階級是中國的領導階級,而知識分子是工人階級的一部分。對待知識分子的批評意見,只要出發點是好的,即便不正確也要包容寬容,決不能抓辮子、扣帽子、打棍子……。

《炎黃春秋》的出發點毫無疑問是好的,甚至是正確的,因為它希望這個黨改革,希望這個黨進步。雜志創刊人社長杜導正一直相信,在共產黨的領導下,民主可以碎步前進。習近平剛當政時,杜導正對他更是充滿希望。2012年年底,他呼吁,政治體制改革應該中步前進了。如今,當局對有如此良好出發點的《炎黃春秋》趕盡殺絕,實在太不包容、太不寬容,太不符合習近平4月份的講話精神了。

其實,對《炎黃春秋》這些良好的出發點,一些老知識分子譬如於浩成,就很不以為然,盡管於和雜志社的許多“兩頭真”老干部都是至交。於浩成認為,《炎黃春秋》是救黨派,而這個黨基本上是無可救藥的;於批評說,《炎黃春秋》現在還談什麼改革,“事實上就是延緩中共的專制統治。”

盡管於浩成比他的那些至交們,思想更為開放,對共產黨的認識更為徹底,但是不可否認的是,《炎黃春秋》在傳播真相和真理方面,的確為推動中國進步做出了不少貢獻。其主要功績表現在,它在言論緊縮的政治環境下,打了不少成功的擦邊球,講了不少真話,揭露了很多被掩蓋的真相,匡正了不少被歪曲的歷史,因而造成了很大的影響,得到了百萬讀者的支持和贊揚。執政當局之所以不停地找它的麻煩,就是懼怕它的影響力。

但是到了習近平執政以後,《炎黃春秋》能夠打的擦邊球越來越少,受到的騷擾則越來越多了。習仲勛的題詞“炎黃春秋,辦得不錯”並不總能保佑他們。據法廣記者曹國星報道,雜志社顧問、中共元老李銳的友人曾在多個場合透露,此前《炎黃春秋》變更主管部門引起紛爭,中共老人上書後,習近平曾有八個字批示“不要封殺、做好引導”。

其實,執政當局一直試圖引導《炎黃春秋》,到了習近平時代,就更加變本加厲了。這兩年,雜志社被迫再三承諾,發表的文章不碰政治敏感問題,如不涉及多黨制、軍隊國家化、中央級領導人及家屬的問題、宗教、國防、少數民族敏感問題、“六四”和法輪功問題。用楊繼繩的話,他們通常非常小心,避免犯碰觸這些現實問題的〝低級錯誤〞。

可是,對黨內如此謹慎如此溫和的開明聲音,當局就是不能容忍,非要對其連鍋端。這等於是向外界擺明了中共的態度,它就是要搞一個領袖、一個黨、一個主義、一個思想、一個聲音。

這種搞一言堂的行為,習要比其前任堅決的多。他的前任,紅色江山看門人江澤民和胡錦濤都知道,《炎黃春秋》的存在,實際上是作為中國言論開放的樣板來搪塞海外批評的,可是習近平連這張遮羞布都不要了。這到底是顯示習當局的底氣,還是顯示其極端不智?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