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美國民粹主義的社會基礎——談摩爾和福山的文章


2016.07.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美國民粹主義的社會基礎——談摩爾和福山的文章(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美國民粹主義的崛起,對本屆總統大選產生了很大影響。它已經使川普這個政治素人成為共和黨候選人,下一步它能不能將他送入白宮,成為當今世界最令人關注的問題。本文討論紀錄片導演邁克·摩爾(Michael Moore)和政治學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摩爾拍攝過一系列紀錄片,探究美國社會的深層問題,包括槍支管控、布什政府政策、美國醫療制度等,不僅在導演界名聲大噪,也被自由派所關注。他2002年拍攝的槍支控制和暴力紀錄片《科倫拜恩的保齡》(BOWLING FOR COLUMBINE)獲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當時正是美國政府決定出兵伊拉克之際,在直播的奧斯卡頒獎禮上,摩爾大聲喊道“布什,我為你感到恥辱”,讓好萊塢大驚失色。

摩爾最近在他的網站http://michaelmoore.com/trumpwillwin/預言說,川普將會當選為下一任美國總統,受到廣泛關注。理由有五個:1)發生在英國的脫歐現像,也會發生在美國中西部;2)此次選舉是憤怒的男性白人的背水一戰;3)70%的美國人不相信喜來利;4)桑德斯支持者很失望,在投票日寧肯選擇呆在家裡;5)傑西·溫圖拉(Jesse Ventura)效應將會發生在川普身上。

筆者亦認為,英國脫歐對美國的直接影響,就是使川普當選的可能性驟然上升。主要原因是,導致英國脫歐成功的民粹主義,在美國有很大的現實表現。這顯示在,遍布鄉村和邊遠地區曾經被稱作中產階級的農場主和工人,其中許多是白人,正處於破產、失望和掙扎之中,因而對華盛頓的精英政治非常不滿。摩爾認為,他們中許多人會把選票投給川普,他們可能不相信川普的各種大話,但認為只有川普才會把他們現在所處的困境攪翻。

關於傑西·溫圖拉(Jesse Ventura)效應,指的是90年代末,明尼蘇達州的選民投票選出職業摔跤手傑西·溫圖拉做他們的州長。摩爾認為,這並非是因為明尼蘇達選民愚蠢,而是因為他們太聰明,他們用惡作劇的方式表達對政治體制的不滿;這一次,出於同樣的對破碎的政治制度的憤怒,將會有數百萬人投票支持川普。

摩爾的這幾個原因並非聳人聽聞。嚴肅學者福山在他的文章“美國政治走向衰敗了嗎?”也談到白人問題,也談到美國政治制度問題。他解釋了美國民粹主義崛起的社會基礎。他說,美國的社會現實是,工薪階層的收入從上一代起就逐漸減少,而擁有高中學歷或更低學歷的白人薪資減少更甚。白人工薪階層今天的境況,同上世紀80年代的黑人底層階級一樣,就業困難,技能缺乏,家庭破碎,貧困境況幾乎人人相似。

更糟糕的是,在有著眾多白人的鄉村地區,諸如新坎布爾什州、印第安納州和肯塔基州,白人吸食鴉片和甲基苯丙胺十分普遍,就像上個年代普遍沉迷於可卡因的城市人一樣。福山引用了經濟學家安妮·卡斯和安古斯·迪頓的研究指出,生活在美國的非拉美裔中年白人死亡率,自1999年到2013年間呈現上升趨勢,而這一數字幾乎在所有其他人口種群和在其他任何富裕國家裡,都呈下降趨勢;造成死亡率上升的原因有自殺,吸毒和酒精,這類群體的犯罪率也呈直線上升趨勢。

從摩爾和福山的文章看,這些白人構成了這次大選堅實的民粹主義基礎,顯示了美國政治制度確實存在問題。福山進一步細究,認為這個制度沒有充分代表民意,兩個政黨都沒有很好地為弱勢群體提供幫助。共和黨人推動了大蕭條時代銀行監管制度的廢除,為2008年金融危機埋下了伏筆;他們致力於減少美國富人稅收,削弱工會力量,主張削減原本利於弱勢群體的那些社會福利。而民主黨人則失去了同鄉村白人工薪階級溝通的能力,他們只關注民眾中的某些群體,包括婦女、非洲裔美國人、年輕的城市人、同性戀人士和環保主義者,而完全不接觸白人工薪階級。

如此看來,反思制度問題,啟動糾錯機制,應是下一屆總統刻不容緩的任務。福山的結論是,“實際上,美國的政治體系一直處於衰弱中,只有當憤怒的民眾遇到了明智的領導人,這種體系的衰弱才可能被制止。值得慶幸的是,如今出現一位智者來領導美國還不算太晚”。川普抓住了憤怒的民眾,問題是,他是這樣的智者嗎?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