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劉鶴的壓力


2018-08-29
Share

在過去的幾個月裡,中財辦(中央財經委員會辦公室)主任、國務院副總理劉鶴領軍與美方進行了三次貿易談判。三次談判都遭遇了無果而終的失敗。

從各媒體披露的消息看,第一次談判,習近平拒絕讓步;第二次談判,中方讓步,特朗普變臉;第三次談判,雙方卡在中國的經濟結構問題上,美方要中國改變,中國拒絕;第四次談判,劉鶴缺席,美中雙方談判代表層次降低,雙方虛晃一槍,都知道反正談不成。

第四次談判的安排頗有意味。一方面,面臨巨大壓力的劉鶴,不希望第四次再遭失敗;另一方面,中共領導人實際上就是習近平也不希望他再度失敗。在美中貿易談判問題上,劉鶴的地位可能就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王岐山除外,他顯然不想蹚這渾水。

劉鶴的連續失敗,已經引起各方對他能力的質疑。據《法國國際廣播電台》報道,他受習近平委托前來華盛頓「滅火」無果而終,貿易戰最終爆發,他的能力明顯受到質疑。報道還說,第三次在北京與美國代表談判時,劉鶴團隊的專業水準也受到質疑,不少分析指出,與美方代表精兵強將,各個都十分專業相比,劉鶴本人及其團隊,嚴重缺乏實戰的能力。

對劉鶴來說,身負如此多的重擔,實在讓他勉為其難。只要看看劉兼顧的頭銜和要負責的領域,就知道他的責任有多大。劉鶴既要管工交和金融,又要負責中美、中歐經濟對話,還要領導中小企業改革,肩負國有企業改革的頂層設計。無論哪個環節,劉鶴都要扮演吃重的角色,縱有三頭六臂,也難顧全。

更難為他的是,他還要扮演習近平「親信」的角色。劉鶴除了中國國務院副總理,他還是習近平最信任的核心經濟智囊,被廣泛認為是習的親信。習曾對外國要人說,他對我是一個重要人物。可以說,任何人處在劉鶴的地步,都會更重視「親信」這個身份,任何想和中國打交道的政府及其首腦,都會買習近平「親信」這個帳。

如此高位,難免不勝寒。對劉鶴來說,如果老是失敗,豈不是辜負了習近平對他的信任和厚望?不過,美中貿易談判就是個燙手山芋,連王岐山都不想碰,而特朗普的多變,也為談判增加了難度。

關於劉鶴和習近平對貿易談判的互動,《路透社》、《美國之音》、《德國之聲》等有類似的報道,特朗普的經濟智囊庫德洛(Larry Kudlow)認為,劉鶴想答應美國人提出的條件,報告給習近平被習否決,因為習近平深知,美國人的條件觸動了中共體制的深層結構。對此,筆者相當不以為然。對習近平的底線,劉鶴會不知道嗎?劉鶴應當最了解習近平的主張和底線。

劉鶴的姿態的確有時讓外界困惑,有人說他是市場經濟派,和習近平的主張不一樣。實際上,如果仔細梳理劉鶴的主張,就不難發現,他的基本主張是,既重視市場經濟,又強調黨對經濟改革的領導。對劉鶴來說,安撫外界,軟化習近平的強硬形象,有時就是需要掛羊頭賣狗肉。在這一點上,我同意本台評論員胡少江先生的看法,劉鶴和習近平的分歧不存在。只是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而已。

劉鶴問題反映出習近平幹部路線的問題。從這幾年習任命幹部的軌跡看,忠誠顯然要高於能力。習信任劉鶴,首先是信任他對自己的忠誠。如果有甚麼跡象顯示,劉鶴對自己不那麼忠誠了,習近平會非常惱怒。

現在就有海外媒體披露,劉鶴在與美談判期間,有兩件事激怒了習近平。第一件事,劉鶴希望停止美中貿易爭端,但他無意間將習近平拒絕讓步的觀點告訴了美方,從而讓習近平很惱怒。第二件事,劉鶴與李克強都認為,貿易戰中國不能打,要打必輸,前景不堪設想,會引發中國經濟總崩潰。習近平讓劉鶴擔任副總理的真實目的是要架空和取代李克強。但劉鶴與李克強的走近讓習近平甚為不滿,劉因此有可能被邊緣化。

這兩件事從邏輯上看似乎成立,但第二件事是否有事實依據呢?這需要進一步觀察。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