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如何理解美國大選中的“政治正確”?


2016-08-31
Share
com-quote620.jpg 未普評如何理解美國大選中的“政治正確”?(法新社圖/粵語部製圖)

在本屆美國總統大選中,沒有一個詞像“政治正確”那樣叫人糾結,也沒有一個詞像“政治正確”那樣,讓太平洋彼岸的中國大陸人爭先恐後地投入這場令人糾結的選舉激辯。

在激辯中,政治正確成了部分大陸人簡單劃線的主題。在他們眼中,政治正確簡直就是過街老鼠。如果有人批評川普的反政治正確主張,他/她就被斥為腦殘、無恥。在大陸的微博微信群中,因為美國大選中的政治正確議題而反目相向的,絕不在少數。

不過,這些激辯中有幾個觀點倒值得關注,如,美國的政治正確走火入魔,應當終結;2016年總統競選,將由政治正確的希拉裡對決政治極不正確的川普,最終誰能勝出,將是測試美國民眾對漸趨僵化的政治正確的認可程度。

這些說法值得商榷。

美國的政治正確有時的確走火入魔,或曰,政治正確被濫用。哈佛大學校長薩默斯倒台,是一個典型的濫用政治正確的例子(盡管還有其他原因)。他因為在一個講座“為什麼工程學和科學系裡的女生遠低於男生”,提出“女性對工程學和科學的天然天才不如男性”的假設,而倒了霉,主張政治正確的女權主義者認為他歧視女性,應該倒台。另一個例子是,去年查理事件時,《紐約時報》不敢登穆罕默德的諷刺畫,受到許多讀者的批評。筆者贊同紐時對許多問題的立場和觀點,但對查理事件,認為紐時濫用了政治正確。

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確是否應當終結呢?否!走火入魔的政治正確需要反思,需要糾正,而不是終結。因為政治正確產生的直接原因是一種反歧視,這種反歧視相對於美國歷史中長期存在的對女性、少數族裔、窮人、同性戀等各種弱勢群體的歧視而言,無疑是一種重大進步。主張終結的人,難道主張回到那個歧視年代嗎?

不能終結政治正確的根本原因就在於,如果沒有政治正確,這個世界將變得更加野蠻。這是學者許紀霖的觀點,筆者深以為然。基於這個原因,我們對政治正確不能一概否定,反對一切政治正確,就像把嬰兒和洗澡水一起倒掉。我們都知道,支持川普的基本盤,及白人工薪階層,對政治正確早就不耐煩了。這或許就是川普競選的真正積極意義所在,它讓人們仔細思考政治正確的濫用問題,但這些濫用問題只能靠變革來糾正。

至於說2016年的總統競選,將由政治正確的希拉裡對決政治極不正確的川普,最終誰能勝出,將是測試美國民眾對政治正確的認可程度。這種說法站不住腳,並且嚴重誇大了民主黨和共和黨在政治正確方面的分歧,也誇大了它在本屆選舉中的作用。

實際上,民主黨、共和黨的許多領袖人物和相當多的美國老百姓,並不贊同川普對政治正確的全方位挑戰。在強調宗教、種族和性別的平等方面,兩黨主流派並無大的區別。即使抱怨政治正確被濫用的共和黨人,也沒有全然拋開政治正確。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兩黨為爭奪總統大位鬥得跟烏眼雞似的,但在捍衛美國的核心價值觀,也就是政治正確的核心價值觀方面,卻難得一致的奇妙政治景觀。

譬如,川普的一些反政治正確的主張,像禁止穆斯林入境美國,指控一個聯邦法官的墨西哥背景,嘲笑《紐約時報》的殘疾記者,嘲諷女性,等等,受到共和黨的領袖們和民主黨的同聲譴責。此外,共和黨還特別批評說,川普的這些主張不代表共和黨的價值觀,不代表美國的價值觀。川普的支持率不斷走低也表明,用極端的反政治正確辦法,並不符合美國主流社會的願望。

總之,政治正確靠反歧視起家,是個好東西,但在某些場合下被濫用;我們不能因為它被濫用就全面否定它;全面否定政治正確,將是文明社會的一種倒退。至於白人工薪階層積累的對政治正確的反感,應是新總統必須關注的嚴肅議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