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方祝賀拜登的迷思


2020-11-18
Share

11月13日,對美國總統大選結果遲遲不表態的中國政府,終於有了反應。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說,「我們一直在關注美國內和國際社會對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的反應,我們尊重美國人民的選擇,我們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同時我們理解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

中國外交部的此番表態和西方多國領導人向拜登當選的祝賀,大不相同。王文斌的表述充滿迷思。他說他們向拜登先生和哈里斯女士表示祝賀,但祝賀甚麼呢?沒有明確說明。此外,這番表述似乎還隱含著一種言外之意,根據目前的情況,如按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大選結果可能會有變化。更重要的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迄今為止沒有正式向拜登發當選賀電。

對於中方先是遲遲未表態而後終於做出似是而非的表態,國內官方和一些海外媒體及組織的解讀很不一樣。《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用調侃的口氣說,中國外交部對拜登的祝賀都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招來的;若不是蓬佩奧一句「最後的瘋狂」,中國有可能現在還保持沈默。這指的是蓬在外交部表態的前一天談台灣問題時,稱「台灣一直以來都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里根總統執政以來,就一直奉行的政策」。這話讓中國官方徹底光火,於是在次日拋出外交部的祝賀,不再顧慮是不是會刺激特朗普,也不再顧慮特朗普敗選會不會翻盤。

而美國華語圈的一個說法更有意思。此說稱中共高層一直期望拜登上位,但有意表面上不支持拜登,以掩蓋台面下的交易。這種說法認為,中共和拜登有背後交易,假如中共急於承認拜登當選,就會印證互相勾結的事實,並引來進一步的追查。所以中共假裝不支持拜登,但可能暗地裡祝賀、溝通、繼續送大禮,換取拜登變相的對華綏靖政策,以期緩解中共外部壓力,使中共政權獲得喘息的機會。這種說法的證據和10月中下旬《紐約郵報》曝光的拜登兒子醜聞有關。

關於這樁醜聞,一向親特朗普的福克斯新聞網(Fox News)首先拒絕了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亞尼提供的有關拜登兒子醜聞的電腦磁盤,因為無法證實,後來又決定不再跟蹤,理由是,那些醜聞即便都是真的,也是拜登兒子的醜聞,而競選總統的是拜登而不是他兒子。中間偏右但一向以嚴謹著稱的老牌看門人《華爾街日報》在觀點版刊發社論,嚴詞要求拜登說明其家族醜聞,但在後來的盡職調查後又發了一篇簡短報道,稱「《華爾街日報》查閱的公司記錄顯示,喬·拜登沒有在其中發揮任何作用」。關於拜登是否涉入與兒子在烏克蘭的斂財行為,共和黨佔多數的參議院今年9月底出台一份調查報告,沒有調查到任何證據。由此可見,華語圈流傳的那個說法因缺少證據而無法成立。

此外,還有一種解釋,認為拜登在選舉中舞弊,中共也參與其中。提出這種觀點的是美國當前危機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成員林曉旭,他9日接受新唐人《新聞大家談》節目採訪時說,中共其實非常清楚拜登在選舉中舞弊,因為中共也參與其中。他表示,現在有些爆料,是牽涉到中共的。比如一些假的身份證從中國運來,在芝加哥被扣住;被中共控制的很多機構,到處拉亞裔的選票,全部都是支持拜登的。「中共是深深介入選舉之中的。」聯繫到近日特朗普和其私人律師朱利亞尼宣稱,他們將有重大消息要爆料。這些爆料是否有證據支撐,能否經得住法庭的檢驗,且讓我們繼續觀察。

對拜登當選,中共遲遲不肯發賀電而後由外交部發了一個措辭模糊的電文,可能有不少深層原因。但如果說這是因為中共和拜登背後有交易,或者說這是因為拜登夥同中共在大選中一起作弊,那麼指控者必須拿出過得嬴的、能被法庭採納的證據。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