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面對中國崛起,北約何去何從?

2019-12-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北約70周年峰會上個星期在倫敦閉幕。峰會在聯合聲明中首次提到中國崛起,稱北約認識到,中國日趨增加的影響力和國際政策,給北約帶來了機會和挑戰。這成為花絮不斷的峰會最引人注目的大新聞。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在倫敦對CNBC(美國全國廣播公司商業頻道)進一步解釋說:「我們看到的是,中國的崛起正在改變全球力量平衡,而中國的經濟增長和軍事崛起既提供了機遇,也帶來了嚴峻的挑戰。」從表面看,斯托爾滕貝格的這番講話頗有點左右逢源,一方面不至於太得罪中國,另一方面又兼顧了美國的要求。但仔細分析,北約其實有自己的難言之隱。

北約全稱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是全球最大的軍事集團,70年前由美英法三國在華盛頓創立,目的是為了對付當時來自專制政權蘇聯及其集團的威脅。70年後,蘇聯早已解體,但中國崛起正在取代蘇聯,成為北約必須面對的主要挑戰與威脅。對此,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在11月份布魯塞爾北約外長會議上指出,冷戰結束30年後,美國和盟國仍然面對來自專制政權的威脅,我們必須共同面對他們,而俄羅斯、中國、伊朗的價值體系和我們截然不同。

蓬佩奧強調說,北約現在的敵人是中國共產黨!他說,我們的盟友必須應對「當前和潛在的來自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威脅,」北約國家不能忽視他們同北京執政黨之間的「根本差異和不同信仰」。對蓬佩奧的這番講話,許多外媒用這樣的標題報道,「蓬佩奧告訴盟友,北約的新敵人是中國共產黨」(“NATO’s new enemy is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Pompeo tells Alliance”)。

蓬佩奧的這番話表明,美國已經意識到,西方世界面對的中國崛起的威脅,實際上就是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威脅,中國崛起等同於中共威脅。對美國的這種認知,北約似乎還在消化,在觀望,在猶豫。北約29個國家中一些重量級國家,對中國和中國崛起的態度,和美國有很大的差異。比如,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認為,北約的共同敵人不是中國也不是俄羅斯,而是恐怖主義。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Dorothea Merkel)則認為,和中國維持良好的經濟關係,對於德國和其它歐洲國家來說至關重要。

法德兩國和美國看法的不同,可以至少用經濟因素和美國因素來解釋。經濟因素對北約和中國的關係影響較大。北約中一些國家諸如法國和德國希望搭乘中國經濟快速增長的便車,為本國謀取經濟利益;而另一些經濟遭受重創的北約國家如意大利希腊等國,則希望從中國獲得資金使本國經濟起死回生。和美國的關係,特別是和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關係,使法德兩國不願對美國馬首是瞻。本月早些時候馬克龍說,北約已經「腦死亡」,一來是質疑美國保衛歐洲盟友的承諾,二來表達歐盟要發展自己「軍事主權」的看法。

但是,不管北約諸國多麼看重與中國的經濟關聯,也不管他們和美國總統特朗普之間的嫌隙有多深,他們肯定是看到了來自中國的挑戰與威脅正在向北約逼近。實際上,北約對以下幾個問題特別感到擔憂:1)中國快速增長的軍備令北約擔憂,中國目前的國防預算大約為1600億美元,排世界老二;2)中俄關係令北約擔憂,中國從北約對手俄羅斯手裡大量購買武器和油氣產品,作為交換,中國向俄羅斯出售生產油氣的機械設備和基建設施;3)北約國家想要使用華為的5G網絡建設,但是擔心其網絡安全;4)中國大手筆向一些北約成員國投資基礎設施和提供低廉貸款,其滲透力令北約擔心;5)中國在非洲的影響力迅速擴大,在南海的海軍軍力快速增長等等,都讓北約擔心。

好在有跡象顯示,這些擔憂正在轉化為戰略與對策。在布魯塞爾的北約外長會議上,北約達成了把太空視為「戰爭領域」的新戰略,並同意密切關注中國不斷增長的軍事力量及其對歐洲的滲透。

毫無疑問,西方世界將會很快達成共識:中國崛起就等於中共威脅。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