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翟東升大話捅破窗戶紙

2020-12-16
Share
【未普評論】翟東升大話捅破窗戶紙
粵語組製圖

中國大陸一些學者喜歡聳人聽聞地放言,博取世人關注的眼球,從胡鞍鋼到金燦榮再到陳平,無一例外。最新一位放言者是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院長翟東升。

這位號稱是「習近平智囊團成員」的學者在視頻中談中國對美國權力精英的影響,說在美國的權勢核心圈「我們有我們的老朋友」,中共最終在中美關係中可以搞定一切麻煩。他說,因為特朗普政府跟我們打貿易戰,我們搞不定特朗普政府,但以前1992年到2016年之間,中美之間各種問題在兩個月之內都能搞定,就是因為咱們上邊有人。翟還在講話中暗示,中共與拜登兒子有商業交易,中共可以搞定拜登,云云。

對翟東升的這番話,人們眾說紛紜。有人說是翟說大話,中共沒那麼大本事,美國政商界沒那麼笨;也有人說,翟東升算是比較嚴謹的學者,不屬於嘩眾取寵一類,所以他的話還是可信的;還有網民認為,翟東升身為頂層學者、頂級智囊,卻出賣國家機密;有人表示擔憂,任由翟這樣的人低級紅或高級黑炒作中國外交,中國大陸可能會受到西方世界的圍攻,等等。

不管翟東升是說大話還是有意放話,他的言論已經引來美國政界和一些媒體的反響。據熟悉華盛頓政界的人士說,他的演講已被逐字逐句翻譯成英文,在美國政府部門傳閱,他的視頻不僅被特朗普的支持者廣泛轉載,也被福克斯新聞進行了報道。福克斯的著名主持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認為,翟東升的評論是中國影響美國政治精英的「鐵證」。

其實,這些「鐵證」無非就是破了一層窗戶紙。在過去的二、三十年中,中共用金錢、美色或其他以統戰的名義腐蝕美國和西方的政商界,早是不爭的事實。至於翟說,中共可以搞定民主黨的拜登政府,搞不定共和黨的特朗普政府,就有一點兒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因為這裡的問題不在於哪個黨更易被中共腐蝕,因為中共腐蝕美國不會分黨派,而是見縫插針,哪有機會就去哪兒。韓連潮曾在美國政界以法律顧問身份服務過三位共和黨籍參議員,自己也是共和黨人,他說,「中共腐蝕是跨黨派的,共和黨政治家族中糖衣炮彈者也不少」(韓連潮,tweet, 9/9/2020)。

中共腐蝕美國的手法有幾種:第一,對美國高官子女投其所好。特朗普當選後,其女兒伊萬卡在中國的商標申請立即獲得中國政府的批准,迄今已獲批數十個商標。僅2018年5月,伊萬卡注冊的7個新商標均獲中國批准,而特朗普本人隨後承諾拯救中國科技企業中興,這一「巧合」被國會民主黨議員質疑,特朗普是否通中。至於中共數年前是否與時任副總統拜登的兒子達成商業交易,我相信,中共一定不僅動了這個腦子,而且使用了許多手段投其所好,至於結果,且看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調查。總之,不管這枚蛋是雞蛋還是鴨蛋、有縫還是無縫,中共都會緊盯不放。

第二,與華爾街勾兌。最近,「華爾街之狼」正成群湧入中國。大通期貨和高盛等蜂擁至中國,試圖即刻成為在華擁有100%所有權的企業。《華爾街日報》在12月4日刊出一篇文章,題為「中國在美國還剩下一個強大的朋友:華爾街」,講的就是今年1月份,中美最終在1月份簽署了貿易協議,中國一個突出的讓步就是開放金融業,這就使華爾街成為達成中美貿易協議的最大支持者之一。這說明華爾街和中國政府之間,可能正在進一步勾兌。

第三,通過間諜滲透西方政界、商界、研發機構等。英國多家媒體近日披露了一份含有195萬中共黨員的大數據,揭示了中共試圖通過中共黨員控制全球的秘密。這些黨員已經潛伏於多國駐華使館、外資銀行、波音公司、甚至包括正在開發新冠病毒疫苗的輝瑞製藥(Pfizer)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等西方公司、大學和研究機構。

總之,翟東升的講話就是在提醒西方,中共對西方世界的滲透不可等閑視之。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