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從2017到2018,習近平為何錯得離譜?

2018-12-2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走過風光無限的2017,旋即陷入內外交困的2018,世界上恐怕沒有哪個大國領袖像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那樣,經歷了如此不同的「冰火兩重天」。

2017年是習近平上任以來自我感覺最好的一年。對內,他的集權在十九大登上了頂峰,黨內對手統統被他以反腐整黨的名義搞下台,再也沒有甚麼人可以威脅到他的地位。社會上的異見也被他以種種高壓手段強行壓制,阿諛奉承取代了刺耳批評和真知爍見。習近平還引以為豪的是,他的思想寫入了黨章,他在黨內的地位,因而超越了江澤民和胡錦濤,甚至鄧小平。大權獨攬,一統天下,好不威風也!

對外,2017年是習近平最志滿意得的一年。借美國從一些世界事務領導地位撤出之際,習近平見縫插針,以世界老大的姿態號令天下。他領導的一黨專制的中國似乎正以無人可擋之趨勢,向世界舞台中心進逼。西方一些著名媒體因此異口同聲地稱習近平而不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是當今世界最有權勢的人。他們還說,現在的世界是「後美國時代」。這當真遂了習近平的願!

但是進入2018年不久,風雲突變!最初習近平還沉浸在「終身主席」的喜悅和直搗世界舞台中心的幻覺中,美國發動的貿易戰攪了他的黃粱夢。剛開始,習近平認為是美國在無理取鬧所以採取絕不退讓的強硬姿態,未料美國更強硬,直接加碼關稅,使美中貿易戰迅速升級。習更料不到的是,副總統彭斯連發三篇檄文,甚至當面向習近平叫板,逼迫中國改變其深層結構問題。美中之間的新冷戰,似乎呼之欲出。

2017年,習近平認為自己幾乎就是世界老大了;但是到2018年,他的這個願望迅速變得可望而不可及。習近平為何錯得如此離譜?首先,習近平誤判了美國。習近平把特朗普在2017年連續退出國際事務領導地位的舉動,看作是美國專注於自己的利益,無暇他顧的示弱舉動。習近平想不到特朗普一邊和他套近乎,一邊真的兌現他的競選承諾,向中國對美國的巨額盈餘開炮;想不到美國對中國真的翻臉了;更想不到彭斯會對中國宣示「新冷戰宣言」。

至於美國方面,從媒體披露的內情看,美國政府在特朗普上任的第一年,尚未準備好對付中國的總體戰略,故「韜光養晦」了11個月,致使特朗普的公開表演給習近平造成了一種假象。但是到了2017年12月,當特朗普政府的首份《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出台,直指中國是美國的「戰略競爭對手」時,美國的對華戰略已然成形。

對此,《華爾街日報》的解釋更進一步。它說,在特朗普上台後的前18個月裡,兩國關係主要圍繞如何約束朝鮮以及如何展開貿易談判。這些高調行動掩飾了白宮為採取更強硬的對華立場所做的籌備工作。現在,隨著中國在朝鮮問題上的協助作用減弱,同時美中貿易談判陷入停滯,美國的戰略開始浮出水面。

其次,習近平誤判了中國經濟增長的可持續性。習近平在2017年的空前自信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經濟會持續增長的基礎上。這是中共長期以來維持其執政合法性的根本手段。新華社在2018年初報道說,2017年經濟運行穩中向好、好於預期。但是到了年尾,經濟方面的壞消息越來越多,汽車銷售大跌,房產市場動蕩,債務負擔沉重,經濟增速大幅下降,以至於中國經濟學界普遍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國經濟正面臨40年以來從來沒有的最艱鉅挑戰。習近平空前自信的經濟基礎正在迅速削弱,他亦面臨執政以來的最大挑戰。

第三,習近平誤判了中國民意。中國老百姓很難承受經濟的長期下滑,他們希望習近平兌現承諾,給中國企業,特別是私營企業和外國投資者提供一個開放、公平的市場。但習在12月18日紀念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大會上說,「該改的、能改的我們堅決改,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這激起了民意的反感。他們對經濟迅速下滑的指責肯定會落到習近平身上。對此,中共已經下令審查經濟方面的壞消息了。這些誤判使習近平在2018年的日子很難過。那麼進入2019後,他的日子能好過嗎?我不看好!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