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談習近平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2024.05.22
【未普評論】談習近平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粵語組製圖

5月中旬,習近平和普京在北京又會面了。其諸多不尋常處引發海外媒體熱議。習近平罕見擁抱普京,悄悄談了3秒,無人知道談的是甚麼。習近平在國家大劇院談中俄文化時說:「高山流水遇知音……」,讓人啞然失笑。習剛和法國總統馬克龍講過俞伯牙摔琴謝知音的故事,稱他和馬是千年知音,現在又要稱普京是千年知音了?這個普京到底是習近平的正資產還是負資產?

《華爾街日報》稱,「對中國而言,俄羅斯既是戰友也是麻煩」,這話大體是不錯的。從近年的中俄貿易看,習近平顯然沒有從普京那兒佔到多大便宜,除了廉價石油和天然氣。而普京因入侵烏克蘭被全球通緝,被歐洲施壓,被美國制裁,應是習近平名副其實的負資產才對。但是若從另外幾個角度看,習近平則無疑把普京看作是自己的最大正資產。這幾個角度包括:中俄兩國都是大國,都反美,都是極權威權國家,都有領土野心,都不甘心被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統治,都急於改變現狀。這麼多的相同之處說明,普京才是習近平的千年知音!

此外,中方顯然希望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事久拖不決,借機牽扯美國的注意力、軍力和財力,這將有利於習近平在台海從容布局,這應是習近平想從俄侵烏戰爭中獲得的最大利好。再有,習近平顯然知道,中國無法單獨挑戰美國,唯有與他國結為聯盟才有希望,而俄國是中國能夠結盟的最佳伙伴。雖然習近平口頭上否認中俄結盟。至於「麻煩」那一頭,習近平可能是橫下心來,選擇與俄羅斯站在一起抗衡美歐,或者如一網友所言,過去是裝,現在不裝了。畢竟正資產一面,對習的誘惑力太大。

中俄這種不是盟友勝似盟友的關係,主要目的在於挑戰並解構美國主導的現有國際秩序,構建由中俄主導的國際新秩序。其實,中共早在胡錦濤執政時就有這個想法了。習近平上台後一直試圖將其付諸實施而未果,直到普京侵烏,習才看到了機會。這就是他在2023年訪俄時對普京公開表示「現在出現了百年未見的變局。當我們在一起時,我們會推動這些變化」的背景。2024年兩人擁抱時悄悄談的是甚麼,無人知曉。如果說2023年的習普會只是試圖挑戰現有國際秩序,那麼2024年的習普會可能是兩國聯手解構這個秩序。

西方媒體對習普二人的謀略和意圖看的一清二楚。《紐約時報》說,習無視歐盟和美國的壓力,執意要和俄羅斯結盟,共同對抗美歐,尋求全球新秩序。英國廣播公司(BBC),普京因入侵烏克蘭而被廣泛視為棄兒,但對於習近平而言,普京是尋求一個不由美國主導的新世界秩序的關鍵合作伙伴。法廣稱,極具結構性的因素讓中俄走得更近,習近平告訴普京,兩國有機會推動世界一個世紀以來未曾見過的變革,許多分析人士認為這是挑戰美國領導的全球秩序的企圖。因此,習普的尋求國際新秩序可能是這樣的三部曲:挑戰舊秩序、解構舊秩序和構建新秩序。

那麼,甚麼是習近平和普京理想中的國際新秩序?David Pierson520日在《紐約時報》刊文「習近平與普京貼面擁抱,無視西方壓力堅定與俄羅斯結盟」,他認為中俄雙方實際上在聯合聲明中,闡述了他們構想中的全球新秩序。這個新秩序至少包括這樣幾點:1)美國與北約及亞洲聯盟,不能干涉中俄對烏克蘭或台灣的領土主張;2)美國不能動輒制裁他國,因為美元將不再是世界貿易儲備貨幣;3)中俄這樣的國家將有權「根據自己的國情」進行統治,不受人權和普世價值觀的約束,4)俄中希望創造一個擁有多樣主權國家和多元文明的世界,等等。

可以肯定的是,從對付美國、構建國際新秩序的角度看,習近平一直把普京當作知音。而上個星期的習普會,使習近平的這種認知更為堅定。至於飲鴆止渴的那部分,習近平選擇無視。一個公開的中俄反美同盟就此成形,中俄聯合聲明正式吹響了兩國構建國際新秩序的衝鋒號。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