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被“和諧”的何止中國人?

以前歷代王朝都將不在自己統治之下的人群稱為“化外之民”,意思是指這些人尚未受到天朝王道和禮教的教化。後來中華大帝國急劇衰落,洋人進入天朝王土喧賓奪主,他們帶來的是另一套價值觀。所以要給這些洋人以治外法權,把他們和中國人隔離開來,不讓天朝子民受到他們那一套的傳染。

2010.06.3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現在中國宣稱自己是“五千年歷史前所未有的盛世”,但它仍然給在華洋人以治外法權,這些非我族類的化外之民,不受新聞禁制,電視屏蔽和網絡封鎖。中國人的智商和腦袋結構和洋人們不一樣,所以要政府去控制,甄別和過濾一切社會信息。

不過給予在華洋人治外法權是有條件的,就是他們不能干預中國的事情。舉例說,德國漢堡青年盧安克1997年到廣西南寧義務教德文,後來轉赴廣西窮鄉僻壤當鄉村小學教師,迄今已經10年有余。他過得很清貧,生活費都是靠德國父母寄錢資助,每個月不超過200元人民幣。這樣一個“白求恩”式的洋人盧安克,申請加入中國國籍被拒,但他依然安貧樂道,以山區為家。他在個人博客寫下了100萬字的教育研究心得,也關注中國農村的“留守兒童”問題。但是這些話題不符合“和諧社會”的宣傳口徑,於是盧安克被廣西公安廳“警告”,其個人博客最終被封殺。
 
著名旅美藝術家,建築設計師艾未未在中國得到的“治外法權”就更加有限。艾未未在去年底成立工作室,招募汶川地震公民調查的志願者,有很多人加入,但也有很多人因為受到恐嚇而不敢接受調查。這些恐嚇性的問題主要來自民政部門,公安部門,教育部門和“維穩”部門,而且驚人地一致,不外是“你是什麼單位的?”“你們有什麼目的?”“沒有目的為什麼關心這個?”“那是政府的事,不需要你們管。”艾未未的女同事在調查過程中,一再被對方懷疑是美國派來的女特務。至於艾未未本人,在中國內地更受到全天候的跟蹤,監控甚至是毆打。

再來看看次一等的“化外之民”香港人,自從九七回歸之後,港人理論上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必須接受王化。他們本來就稀薄的“治外法權”變得更加稀薄,比如在青海玉樹地震中為搶救孩子而捐軀的香港貨車司機黃福榮,盡管他被特區政府譽為“香港之光”,他的遺體被覆蓋香港區旗,但是黃福榮在此之前曾經到汶川震區做義工,他一樣受到當地專政機關的恐嚇,警告,跟蹤。就連香港知名藝人梁詠琪,她在新浪博客上轉貼關於結石寶寶受害家長趙連海的維權動態,也被內地網警勒令刪除。

更令人側目的是,這座紅色江山適逢“盛世”,所以盛氣凌人,要把中共專制的霸道擴展到海外,真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最典型的事例就是美國 HBO 公司拍的汶川地震紀錄片的遭遇。這部片子的導演 Jon Alpert 曾15次獲得艾美獎,汶川地震10日之後, HBO 的攝制組已經深入災區。由於他們親眼看到學校倒塌明顯比其他建築嚴重,也拍攝到痛不欲生的家長們抗議游行,堵塞公路,拍攝到綿竹市委書記下跪阻攔游行隊伍,拍攝到警察驅逐新華社記者,拍攝到廢墟水泥預制件只有鐵絲沒有鋼筋,處處暴露出中國社會的深層矛盾。所以 HBO 公司看過樣片,就決定追加投資,把原先主題為地震科教片,改為反映社會問題的紀實電影。

後來這部名為《劫後天府淚縱橫》的記錄片,受到美國媒體一致好評,並角逐2009年奧斯卡評獎。但其間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新聞處長多次利誘,恐嚇這部紀錄片的監制之一,紐約市立大學夏明教授,總領事館還向中國外交部申請專項經費,向HBO施加壓力,用那位處長的原話,就是:“我們會盡一切努力阻止這部電影成功”。

這足以證明,中國特色的專制病毒正向世界擴散。被“和諧”的不單是中國老百姓,連不受其管治的“化外之民”,也要接受極權主義的王化。這種政權的存在本身就是世界的災難。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