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李娜和许志永都是斗士”


2014.02.05


马年春节前夕,李娜再度摘下网球“大满贯”顶级赛事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女子单打冠军,为国人增添了春节喜气和津津乐道的谈资。李娜在澳网上的摘冠感言,直率、感性、俏皮、幽默,她不但是澳洲观众和媒体的宠儿,也深受国内球迷和网民的拥戴。只不过,李娜载誉归国,在官方安排的种种庆功仪式和活动中,李娜一改在自由世界所表现出来的自由活泼,从神采飞扬、妙语连珠变成表情木讷、冷淡。

李娜从来就不是体制内的乖宝宝,更不是官方媒体的宠儿,过去,中国体育总局官员就多次指责李娜言行不端。国家网球主管官员孙晋芳就几次抨击李娜“思想水平不高,道德素养和责任感、使命感差”;“以她的素质不可能代表中国”。这后一句倒是说得没错,李娜本来就不代表中国,她也不愿意顶戴著国家的名义去打球。

李娜刚出道就是天才少女,曾拿下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单打冠军,但在国家队内毫无进步。于是十几年前李娜就毅然退出体制,自己请教练和签赞助商,成了单干户。她第一次打入澳网决赛,在决战前夕她接受采访说:“不要说我为国争光,我是为自己。”后来在法国公开赛夺冠,她被国内记者问到:“这是不是一次中国的胜利?” 李娜答:“中国?是不是有点大?今天算是我梦想成真的一天,但如果说是中国的胜利,有点太过了,太大了,我承受不起。”有一次李娜输给排名比自己低的球手,国内记者问她怎么向球迷交代,李娜回应:“我应该向他们三跪九叩吗?”这个电视片段播出,官方媒体一片讨伐。

这次李娜在澳洲凯旋归来,拒绝上春晚,谢绝地方的庆功宴会。她勉为其难地和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握手,对湖北体育官员摆出一副冷冰冰的面孔,这和她在澳网上应对媒体的表现有天渊之别。李娜万般不情愿地接过湖北省奖励的80万元,这张照片在网上疯传。以前李娜夺得法网冠军,湖北省政府奖励的60万元,她全部捐给了老人院。这次的80万元,她也一样不会领情。在澳网夺冠只感谢自己的教练、团队、赞助商、丈夫,而不开口感谢党和祖国的李娜,对自己被迫去为党和政府装点门面十分厌恶,按照她的性格,这些感受都清楚地摆到了脸上。

以前一直对李娜诸多挑剔和指责的大媒体,比如《人民日报》之类,这次暂时未口出恶言。但是事关省政府和官员的面子,湖北地方媒体忍不下这口气,那些吃党饭的文棍就质问李娜“自我无限膨胀”,“摆臭脸耍大牌”。谁知道网民一边倒地支持李娜,反问这些官媒道:“李娜父亲去世,孤儿寡母债务缠身时,膝盖积水没钱手术时,你没有发怒,现在澳网夺冠,没有一脸幸福状地配合领导演习,你x的就发怒。” 其实这些领导接见和颁奖的把戏,十几年前李娜就一语道破:“你们这些领导和教练让我出成绩,不就是要升官发财分房子吗?”

对李娜的表现,美国《时代》杂志驻北京记者毕菡娜(Hannah Beech)1月28日发文“中国的网球冠军给中国的统治者发了一个刁球”。文章指出:“李娜和许志永都是斗士,但是他们选择了不同的方式来跟中国当局的荒诞和僵化作斗争。”

记得美国华裔球员张德培于一九八九年六四屠杀次日摘下法网男单桂冠,他的获奖感言是“愿上帝保佑中国人民”。 这种人道情怀不仅来自一个十七岁的青年,来自一个基督徒,更来自人类正常质朴的感情。很多年后,李娜在六四忌日这天夺得法网女单桂冠,她也被记者婉转地提到六四问题,李娜回答:“我只是个打网球的,不能回答这个问题。”李娜当然没有义务回答政治问题,她的婉转回答和弹钢琴的郎朗形成鲜明对照。郎朗在听众请求他为六四亡灵弹奏一曲《风中之烛》时,竟然当场拂袖而去。

人们很难知道李娜有什么明确的政治立场,但她只有在有自由的地方才能焕发出光彩和亲和力,而她凛若冰霜的面孔,本来就是摆给没有自由,也不允许人有自由的那个体制看的。李娜的独立独行及其存在的意义,更被全国网民放大为自由和叛逆的像征。(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 https://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