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習李反腐進入四方博弈新階段

中共腐敗嚴重,解決不好會亡黨亡國,而反腐的重大阻力來自既得利益集團。這幾乎成為朝野共識。習近平走馬上任的第一部重頭戲便是反腐。有跡像顯示,習李新領導班子、既得利益集團、學者和民眾正在進入反腐的四方博弈新階段。

2013-01-02
Share


誰是既得利益集團?根據孫立平的歸納,既得利益集團包括權貴集團、國有壟斷集團、金融虛擬經濟集團,地產資源利益群體等。這些利益集團多由紅色權貴操控,依靠權力和裙帶,及壟斷的國家關鍵資源、能源、金融、市場,來攫取巨額財富。這已被去年國際媒體《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和彭博新聞網的眾多報道所證實。

更多消息顯示,新科常委個個是百萬富翁,而胡溫執政時的9常委,和江澤民時代的7常委,無人例外,其家族幾乎都是億萬富翁。沒有人懷疑,這些現任的和離任的中共高官,都是既得利益集團的中堅力量。

正因為如此,習李班子和利益集團的關系,剪不斷理還亂。習李反腐一開始就充滿悖論:既是既得利益者,如何向自己開刀,如何革自己的命?從個人利益和家族利益出發,他們肯定誰也不希望改變現狀。但是從黨國利益出發,習李班子卻不得不有所動作,因為他們必須確保中共江山不在他們手上崩盤。對習李來說,這是一個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選擇。如果動作太大,利益集團會同他們翻臉,就像利益集團當年同胡耀邦趙紫陽翻臉一樣;如果不動,任由利益集團贏者通吃的模式繼續下去,沸騰的民怨會威脅中共執政。

習李班子顯然已有人看到這個危險的前景。王岐山曾在各種場合對不同的人推薦托克維爾的《舊制度與大革命》,並苦口婆心地要求利益集團顧全大局,看清長遠,知所進退,不要繼續充當改革的絆腳石。這話非常直白,如果利益集團繼續阻擋改革,會促成民粹主義革命,最後自己及財富都會被革命清算。

問題是,既得利益集團能否顧全大局、知所進退?最近一些現像顯示,習李班子在與利益集團交手的第一個回合中,已經敗下陣來。中共高層已公開表示,反腐只有輕風細雨,沒有疾風暴雨,而公布官員財產,現在不可能,因為有困難。這說明,利益集團已經成功地抵制了讓他們改變現狀的舉措。

但是利益集團能不能一味地抵制下去呢?他們也肯定做了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算計:讓步,會喪失部分利益;不讓步,會導致革命,會喪失更大利益甚至全部利益。根據丁學良對利益集團的分析,利益集團的形成和鞏固,需要相當長的政治穩定性。從這個特性看,利益集團最怕會被清算的大動蕩或大革命,因此有可能會作出適當讓步。而現在的抵制很可能是,他們為自己安排退路而拖延時間。

國內一些學者倒是給利益集團和當權者指出一條退路,這就是“赦免貪官論”。此論最早由歷史學家吳思提出。吳思認為,為了喚起貪官支持政改,有必要對貪官的原罪進行赦免。隨後,反腐專家李永忠以及經濟學家張維迎也都提出了類似問題。李永忠表示,如果腐敗分子將賄賂全部清退,可得到赦免,以換取他們對政改的支持。張維迎最近在他的“反腐敗的兩難選擇”演講中指出,如果對存量腐敗“算舊賬”,則可能使反腐成為權力鬥爭的工具,他建議以十八大為界,搞特赦、算新帳。

這些學者們擔心,如果用“絕不赦免”的方法,來自利益集團的抵抗會越來越頑強,改革難以起步。這種擔心並非沒有道理。但是他們估計不足的是,赦免貪官換改革,來自民間的反對異常激烈。民眾不僅對利益集團和貪官深惡痛絕,對這些學者的主張,也是沒得商量。民眾要求習李加大反腐力度,加速公布官員財產,但已被中共明確拒絕。

現在朝野都在劍拔弩張,互不退讓。習李班子被利益集團牽著鼻子走,利益集團和民眾的對立進入臨界點,學者和民眾的反腐對話沒有共識,反腐陷入危險的僵局。然而,這種僵局無法長期持續下去。兩害相權取其輕,已經是沒有選擇的選擇,這種機會也是稍縱即逝。如果習李任其消失,後果將難以逆料。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