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中国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2012年1月10日,天则经济研究所和中评网共同主办了一个新年期许论坛,与会者大都是中国大陆各学科各领域的领军人物。这个新年期许会顾名思义是对新年的展望,但论坛的主题其实有两个:一是对胡温执政九年表达不满与失望,二是期望新一届领导人有所作为。

2012-02-08
Share

这样的讨论主题,在十八大临近之际,具有特别意义。去年,中国左中右各路人马,举旗亮剑,痛贬时弊,就中国向何处去,纷纷表达政见。大争论虽说没有达成什么共识,但著实搅活了政论界一潭死水。但是,中国的政治环境,包括各派可以自由表达意见的语境环境,并没有放松而是更吃紧了。去年年底又有几个维权人士和异议人士因言获罪,而官方国保竟发出疯言癔语,不惜用“活埋”来威胁批评中共政权的异议人士,迫使他们偃旗息鼓。在这种情况下,举办这个新年期许论坛,自是另有一番意义。

从二十多份讲话来看,与会者对胡温执政九年的评价普遍很低,对这届政府的最后一年也不抱任何希望。他们的不满与失望,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改革辛辛苦苦建立的一些规则,在胡温执政期间遭到重大破坏。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冯兴元说,改革开放到2003年为止,基本上是规则形成的过程,也是规则取向这种意识形成的过程,但2003年新政府上来以后到现在,规则本身和规则取向意识均遭到破坏。国有企业亏损,却还大搞“国进民退”就是一个例子。

在这九年中,中国的制度腐败和道德腐败急剧恶化,如今已经发展到了快要自我开除“球籍”的地步,而本届政府任其恶化,绝不作为。对此,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张千帆发出盛世危言,中国大小官员滥用权力、为非作歹,老百姓也变得唯利是图,深陷“相互投毒”以邻为壑等各种自利主义陷阱,目前已史无前例地接近失去“球籍”的危机。“如果这个民族的制度和道德继续腐败下去,终有一天会被开除‘球籍’。只是这一次怨不得帝国主义或封建残余作祟,而纯粹是自己作孽。”

在这九年中,社会矛盾越发尖锐,百姓对现实严重不满,政府信用几近破产,人心向背发生重要变化,爆发革命的几率越来越大。对此,尽管与会者中不少人不赞同搞暴力革命,但承认目前中国处处潜藏著爆发革命的危机。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王建勋说,“现在整个社会当中,有一种普遍要求革命的氛围,那是因为人们遭受的不正义的事情太多了,各种各样的人们遭遇不公或者被边缘化,房子被强拆、人身自由、言论自由等没有保障,没有办法获得救济和正义。”

在这九年中,宪政缺陷变本加厉,越演越烈。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说,我们这个社会可能最大的问题就是存在重大的宪政缺陷。滥用公权力强夺民间财产,践踏个人权利等反基本宪法精神的事情,如今已经遍地开花,这从根本上颠覆了执政党的政治合法性,而领导人却无所作为;盛洪认为,只有宪政改革才能救执政党。

这些专家学者们用心良苦,希望当权者能听懂他们的话,能有所作为,能避免中国爆发大动乱,但可以肯定的是,胡锦涛早已下定决心,排除万难,在余下的300多天中,得过且过,绝不作为。而习近平接任后会有所作为吗?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是中国政治不变的秀。习近平的幕僚现在就已经开始放话了,习近平至少会在“权为民所赋”上做点什么。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许章润就在新年期许会上表示,他希望落实《宪法》中关于言论自由的第35条,坐实“四民主义”,特别是“权为民所赋”。

不过,社科院经济所研究员张曙光对习近平任内能否搞真改革,并不确定。张曙光以“改革的最后时机”为题,为这个新年期许论坛写了一篇专稿。他说,今后5年到10年,是一个相当不确定的时期,如果不能通过政治社会的改革,化解矛盾和危机,那么,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张的专稿显然不被中共当局所喜,目前已从多个中国网站消失了。

总之,这个新年期许论坛想说的是,中国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就像1978年中国因经济崩溃差点被开除球籍而面临的危险时刻一样。这和去年张木生等人发出的“警世恒言”是一致的。

对中国目前面临的危机,其实胡锦涛和习近平都意识到了。但胡锦涛只会用维稳掩盖矛盾和危机。到了习近平,如果继续用维稳的方式,掩盖社会矛盾和社会危机,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革命定然到来!(自由亚洲电台粤语部评论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y)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