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中共集體向左轉(二)

事實之三:軍內躁動,防右為主。去年在中共慶祝“八一”建軍節期間,一個由將軍之後組成的150人的歌唱團,唱著《江山》、《毛主席的戰士》、《紅色江山萬萬代》等革命歌曲,從廣東唱到重慶,引起極大轟動。

2010.04.1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據披露,這些公開宣稱子繼父業、忠於毛澤東、忠於紅色江山的將軍後代們,已經開始全面接管軍隊。目前中共高級將領中有85%以上是元老高級將領和高干的子弟。基於其自身利益,他們對《零八憲章》提出的軍隊國家化要求,非常反感。因此從2009年年初起,解放軍總政治部主任,海軍司令紛紛表態,《求是》、《解放軍報》連續發表文章,聲稱要堅決抵制軍隊國家化思潮。

如果說左傾思潮在軍隊高層占主流的話,那麼右傾思潮則在士兵及初階軍官中有相當大的市場。《動向》雜志去年三月號刊載了一篇叫“胡錦濤整軍壓江”的文章,專門分析了軍內思潮。文章說,一份軍隊系統內部的研究報告表明,右傾思想在中下層軍官與士兵中很有影響力。

這主要有三個原因。其一,富豪子弟入伍將貧富懸殊效應帶進了部隊,加速了軍隊腐敗,引起士兵階層的分化與不滿;其二,宗教滲入軍隊,干部求佛拜仙的比率大幅上升。調查發現,團以上干部參加實戰演習,隨身佩帶佛飾和道符者高達40%;其三,大學生入伍將西方觀念帶進部隊,導致軍隊國家化的思潮在軍隊盛行。正是因為這些因素,防右反右,即防止西化勢力將軍隊引向“脫離黨的領導”的方向,便成了胡錦濤的主要任務。

去年在慶祝建軍80周年時,胡錦濤發表講話,要全軍同志忠於使命、獻身使命、不辱使命。半年之後,胡錦濤的口氣變了。在今年的兩會上,胡接見解放軍代表時,要求全軍“忠誠於黨、熱愛人民、報效國家、獻身使命、崇尚榮譽”。這其間的變化,特別是強調“忠誠於黨”,反映了胡錦濤唯恐軍中太子黨自行其是和中下層軍官和士兵的右傾思潮,破壞黨指揮槍,因而懷有深層憂慮。

事實之四:新左派影響,迅速擴大。大陸的學界朋友告訴我,新左派近來似乎越來越受寵了。這個現像其實也被海外一些敏感的媒體覺察到了。去年年初多維采訪新左派代表人物之一王紹光時曾提到,這些還不是“領導的筆杆子”的筆杆子們,正在試圖影響中共高層決策,並影響中國的思想、經濟、政治等各個領域。

那麼,新左派會不會成為中國意識形態的主流呢?如果說兩三年前沒有人相信胡溫會毫不猶豫地擁抱新左派,現在已經鮮有人懷疑這一點了。這是因為,新左派對中國問題的診斷,越來越合胡錦濤的胃口了。他們認為,中國社會問題的根源不是別的,而是西方傳染病和市場病,至於中國問題的真正根源——專制病,新左派絕口不提。

他們開出的藥方,也很討當局的歡心。比如,新左派領軍人物、清華大學教授崔之元先生,就設計了一個“以公有制為主導的‘大民主’選舉”制度。他相信,有了這個制度,“今天中國的民主化沒有必要再走政黨政治的老路”,而且這個制度“一定能比美國做得更好,”在政治上堅持一黨專制,在經濟上搞國進民退,回歸公有制,這條胡溫政權眼下正在走的路,不就是新左派先生的政治理想嗎?

和一些阿Q似的新左派人物不一樣,崔之元從來不忌諱稱自己是新左派。他自詡為“坐在國王左邊的、代表平民利益的那部分人”。為弱勢團體說話,固然值得稱道,但這個學富五車、橫跨政治、法律和經濟多學科、在美國王牌學校學習和任教、被稱為中共當局新智囊人物的新左派先生,難道不知道,若維護“國王”的統治,就不可能真正維護平民利益的簡單道理嗎?

事實之五:黨校重鎮,左風漸盛。中央黨校因為經常產生一些自由化理論而受到指責。目前,中央黨校也在向左轉。這表現在,一些“自由化”的旗幟性人物正在成為左派攻擊的靶子。黨校的知名教授王長江主張“黨控民主”,用黨員直接投票,來促動社會民主,用提高黨內知識精英的自由度,來推動政治理論創新。此類言論在兩三年前還能被容忍,但現在隨著左風漸盛、政改停頓,王長江面臨著巨大的政治壓力,而黨校也被左派指責為“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大本營”。

如果繼續列舉,還能舉出更多的事實證明中共正在向左轉。這個動向對中共在“十八大”的權力再分配,和中國未來的政局走向,無疑影響巨大。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