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這個新書發布會不簡單!(下)

左派和右派們的不滿,可以從劉源、張木生、翁永曦、喬良、盧躍剛、楊帆和胡舒立等對中國現存的不寬容狀況的批評看出。譬如,80年代初期北京著名的四君子之一翁永曦就在會上講了一番相當大膽的話,他說,“我們的黨是有毛病的,我們對少數從來不寬容、不包容,沒有這樣的民族文化和氣氛怎麼搞民主”;我們就是要“說清楚權力的來源,說清楚權力的制衡,說清楚權力的監督和更替程序,換句話說,這個憲法要把權力關進籠子。”還說,“我們的權力來源只能是人民授予,而且是定期授予,不是一勞永逸的授予。”

2011-05-18
Share

翁永曦一口一個“我們的黨”,頗有一點中央委員一級人物的口氣,聽來別扭。盡管別扭,他的上述論述,我是相當以為然的。我相信,大多數信奉普世價值的人,也是贊成的。但他的大膽言說,還是讓我有些吃驚。因為我聽說,他這些年來一直很謹慎,即使在海外也不輕易隨便放言,為何現在突然敢“放肆”了?難道他感覺到政治風向要變了?

對於翁永曦對中共的批評,喬良很不以為然,他說:翁先生講到我們黨不寬容,其實是一個現像,我們黨為什麼不寬容?因為民族不寬容,有什麼樣的人民就有什麼樣的政黨,不要怪這個黨;左翼和右翼吵架,彼此之間把對方恨得咬牙切齒,沒有一個人有寬容之心,沒有一家按照自己宣稱的自己是自由的,能容忍別人;中國人是一個非常不寬容的民族。按照喬良的說法,黨不寬容是現像,而人民不寬容才是本質。這種把板子打在無權無勢的人民的身上,為有權有勢的黨卸責,不是黑白顛倒,是非不分,又是什麼?

翁永曦說“朝”不寬容,喬良說“野”不寬容,這真是話不投機半句多!而張木生在贊嘆上世紀80年代的包容環境時則說,劉源想借我的嘴問問大家,除了共產黨自己能夠整垮自己,其他誰能整垮它?其言外之意,再明顯不過了:劉曉波整不垮中共,茉莉花整不垮中共,西方也整不垮中共,而中共當局現在的搞法,就會整垮自己。不知胡錦濤先生聽到這些來自共產黨內最堅定分子的話,有何感觸?

其他在座的知識界的人也談到寬容問題。盧躍剛談到80年代“朝野共識”現像時,專門提到當時的中共高層願意傾聽中南海紅牆外的聲音,願意面對真實的包容胸襟,而揚帆則建議要學習朱厚澤和茅以軾,不要只愛聽耳順的東西。胡舒立也說,我們處在困惑彷徨的時代,非常需要有寬容精神。共識網主編和《領導者》雜志主編周志興先生說,要允許講話,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揪辮子,要傾聽別人。

總之,這個新書發布會開成了一個關於寬容和包容的發布會。借著眼下這個非常時機,與會者大談特談寬容和包容,相對於中國當前的極不寬容、極不包容的政治環境而言,顯得相當不尋常。這說明,胡錦濤現在的做法,已經引發天怨人怒,左派不高興,右派更不高興!

許多海外分析家們認為,胡錦濤現在變本加厲地搞政治鎮壓,是胡保自己平安下崗的手段,但在北京卻流傳著另外一種說法,胡如此這般,是做給太子黨們看的,意思是,我和你們一樣,會堅決保住你們的父輩打下的江山。但是從這場不簡單的新書發布會來看,這些太子黨們,還有右派和左派們,都對胡的不寬容,相當不以為然。看來,胡的日子真的不好過了。而胡的日子倘若真的不好過了,十八大的權力布局就有可能重新洗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