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这个新书发布会不简单!(下)

左派和右派们的不满,可以从刘源、张木生、翁永曦、乔良、卢跃刚、杨帆和胡舒立等对中国现存的不宽容状况的批评看出。譬如,80年代初期北京著名的四君子之一翁永曦就在会上讲了一番相当大胆的话,他说,“我们的党是有毛病的,我们对少数从来不宽容、不包容,没有这样的民族文化和气氛怎么搞民主”;我们就是要“说清楚权力的来源,说清楚权力的制衡,说清楚权力的监督和更替程序,换句话说,这个宪法要把权力关进笼子。”还说,“我们的权力来源只能是人民授予,而且是定期授予,不是一劳永逸的授予。”

2011-05-18
Share

翁永曦一口一个“我们的党”,颇有一点中央委员一级人物的口气,听来别扭。尽管别扭,他的上述论述,我是相当以为然的。我相信,大多数信奉普世价值的人,也是赞成的。但他的大胆言说,还是让我有些吃惊。因为我听说,他这些年来一直很谨慎,即使在海外也不轻易随便放言,为何现在突然敢“放肆”了?难道他感觉到政治风向要变了?

对于翁永曦对中共的批评,乔良很不以为然,他说:翁先生讲到我们党不宽容,其实是一个现像,我们党为什么不宽容?因为民族不宽容,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党,不要怪这个党;左翼和右翼吵架,彼此之间把对方恨得咬牙切齿,没有一个人有宽容之心,没有一家按照自己宣称的自己是自由的,能容忍别人;中国人是一个非常不宽容的民族。按照乔良的说法,党不宽容是现像,而人民不宽容才是本质。这种把板子打在无权无势的人民的身上,为有权有势的党卸责,不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又是什么?

翁永曦说“朝”不宽容,乔良说“野”不宽容,这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而张木生在赞叹上世纪80年代的包容环境时则说,刘源想借我的嘴问问大家,除了共产党自己能够整垮自己,其他谁能整垮它?其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了:刘晓波整不垮中共,茉莉花整不垮中共,西方也整不垮中共,而中共当局现在的搞法,就会整垮自己。不知胡锦涛先生听到这些来自共产党内最坚定分子的话,有何感触?

其他在座的知识界的人也谈到宽容问题。卢跃刚谈到80年代“朝野共识”现像时,专门提到当时的中共高层愿意倾听中南海红墙外的声音,愿意面对真实的包容胸襟,而扬帆则建议要学习朱厚泽和茅以轼,不要只爱听耳顺的东西。胡舒立也说,我们处在困惑彷徨的时代,非常需要有宽容精神。共识网主编和《领导者》杂志主编周志兴先生说,要允许讲话,不扣帽子,不打棍子,不揪辫子,要倾听别人。

总之,这个新书发布会开成了一个关于宽容和包容的发布会。借著眼下这个非常时机,与会者大谈特谈宽容和包容,相对于中国当前的极不宽容、极不包容的政治环境而言,显得相当不寻常。这说明,胡锦涛现在的做法,已经引发天怨人怒,左派不高兴,右派更不高兴!

许多海外分析家们认为,胡锦涛现在变本加厉地搞政治镇压,是胡保自己平安下岗的手段,但在北京却流传著另外一种说法,胡如此这般,是做给太子党们看的,意思是,我和你们一样,会坚决保住你们的父辈打下的江山。但是从这场不简单的新书发布会来看,这些太子党们,还有右派和左派们,都对胡的不宽容,相当不以为然。看来,胡的日子真的不好过了。而胡的日子倘若真的不好过了,十八大的权力布局就有可能重新洗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