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十七屆四中全會,胡溫能有新作為嗎?

以胡錦濤為核心的中共中央委員會,將於9月15日至18日在北京召開十七屆四中全會。按照慣例,每一次全會都要解決一個核心問題。提高中共的執政能力是十六屆四中全會的核心問題,推進黨內民主建設則是本屆四中全會的核心問題。

2009-09-10
Share

溫故方能知新。今天,當人們談論中共十七屆四中全會及其使命,討論胡錦濤會不會被“按下了葫蘆浮起了瓢”的新疆騷亂搞得提前跛腳,猜測胡會不會在余下的任期內有新的作為,回顧並檢驗一下胡溫當局對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提出的承諾到底實踐了多少,是非常有必要的。

五年前,中共中央十六屆四中全會上通過了關於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決定,“決定”說,“無產階級政黨奪取政權不容易,執掌好政權尤其是長期執掌好政權更不容易。黨的執政地位不是與生俱來的,也不是一勞永逸的。我們必須居安思危,增強憂患意識,深刻汲取世界上一些執政黨興衰成敗的經驗教訓,更加自覺地加強執政能力建設,始終為人民執好政、掌好權,通過全黨共同努力,使黨始終成為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執政黨,成為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的執政黨,成為求真務實、開拓創新、勤政高效、清正廉潔的執政黨。”

這番現在聽起來無疑是官話、套話、大話和假話的話,當年曾讓許多海內外知識分子對中國政治進步開始懷抱希望,而剛上台不久,因處理非典事件而聲名鵲起的胡溫當局,也曾得到西方的一些中國通毫不吝嗇地贊揚。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藍普頓(David Lampton)在2005年年初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他完全想不到,中國新一屆領導加強執政能力建設的速度如此之快,竟超乎他的想像。

藍普頓先生可能也想不到,在近兩年裡,胡溫團隊的執政能力在應對社會衝突和突發事件的挑戰時,竟如此脆弱,甚至不堪一擊。從西藏事件到新疆危機,從翁安騷亂到吉首事件,面對千差萬別的危機原因,胡溫當局的反映竟是不可救藥地僵化、生硬和愚蠢。他們把西藏和新疆的動蕩都說成境外敵對勢力所為,把國內群體騷亂都歸於不明真相的群眾受一小撮壞人挑撥的結果,借此規避執政責任。

在野蠻執政、壓制異議、操縱法律方面大有長進、在兌現“科學執政、民主執政、依法執政”的承諾上卻鮮有作為的胡溫團隊,在十七屆四中全會上,會有什麼新的作為嗎?

據說,胡溫團隊及其智囊對本屆全會有相當恢宏的規劃。特別是在推進黨內民主建設方面,將有連串新舉措出台,像實行黨務公開、黨內言論開放、改進黨內選舉制度、實行黨代表任期制等等,甚至連官員財產申報制度也有可能出台。這些新的承諾,非常有可能像中共在十六屆四中全會上的承諾一樣,最終流於官話、套話、大話和假話。

因為這些看起來相當花俏的黨內民主尚未出台,便被戴上了“維護中央權威”的緊箍咒。胡錦濤在六月份和習近平在九月初談到黨內民主時,都透露了這個意思。如今,“維護中央權威”在互聯網廣泛流傳萬裡和曾慶紅的講話之後,似乎多了一層不尋常的意義。借著十七屆四中全會,敲山震虎,不指名批評以“老同志”自居批評中共的中共元老萬里、批評胡錦濤大搞文字獄的曾慶紅,要求他們顧全大局,自覺維護中央權威,意思不外乎是,凡是損害中央權威的民主,就不能搞。如此這般,中共的黨內民主怎麼會有出路?!

總之,從十六屆四中全會到十七屆四中全會,不過區區五年,胡溫執政團隊已經今非昔比,今不如昔了。如果說當年他們還能以一種開放和自信的心態談論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那麼今天他們就只有一種擔心,擔心中共的黨天下會斷送在他們手中。在這樣的擔心和恐懼中,十七屆四中全會能有什麼作為,胡溫又能有什麼作為呢?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