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谁的责任?─ 谈三鹿毒奶粉事件

三鹿毒奶粉事件近日越演越烈。到18日为止,已有6244个婴儿因食用有毒奶粉而患肾功能疾病,四名婴儿死亡。凡是有婴儿的家长,普遍感到无助、恐慌和愤怒。他们的愤怒,正在中国民众中迅速蔓延。为了平息民愤,中共当局目前正在采取亡羊补牢式的补救措施。但是这些措施是不是有效,能不能使胡温政权平安度过自非典事件以来前所未有的政治信任危机,现在还有待观察。

2008.09.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共官方把造成三鹿奶粉毒害婴儿的责任说成是奶农掺毒和三鹿瞒报,逮捕了几个奶农,撤换了三鹿的总裁,摘掉了几个地方干部的乌纱帽,以为这样就可以平息民愤了。可是这一次波涛汹涌般的民愤可没那么容易被平息。有个患儿的父亲说:我现在不相信三鹿,也不相信专家,更不相信政府。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这笔帐一定要算!

在这位父亲的意识中,三鹿、专家和政府都有责任,而事实正是如此!据被抓的牛奶供应商承认,早在2005年他们就在奶中加入三聚氰胺,而三鹿集团早就知道此事,但一直隐瞒。虽然现在还没有证据证明是三鹿在生产环节直接投放三聚氰胺,但它隐瞒其产品含有可以致婴儿于死地的大剂量三聚氰胺,并在婴儿父母投诉该产品时,用赠货封口的方式,继续隐瞒奶粉问题,其罪责是无论如何都逃脱不掉的。

有人因此而在三鹿集团门口留了一付对联:杀人企业,害命奶粉。现在人们都知道,不止三鹿一家是杀人企业,也不止它目前行销在外的700吨害命奶粉在危害婴儿。经检查,还有22家公司的69种产品也含有三聚氰胺。而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心知肚明,普遍使用三聚氰胺,早就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其他国产品牌奶粉,如伊利、蒙牛等都发现了三聚氰胺,但三鹿的含量最高,是一个婴儿能承受的含量的170倍!

就是这样的杀人企业和害命奶粉,居然顶著“国家免检产品”的光环!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就是授予三鹿“国家免检产品”的政府机构。据大陆民众揭发,质检总局就是一个收钱发证的腐败机构,只要企业给钱,那怕产品有毒照样发给合格证。应当说,正是国家质检总局的“国家免检产品”严重误导了消费者,致使三鹿以其近20%的市场占有率,遗毒全国,甚至海外。因此,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对这次毒奶粉事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卫生部门也应对这次毒奶事件负责。据奶制品企业内部的人说,卫生厅、卫生部的专家们经常到企业来,名义上是检查监督,实际上是吃吃喝喝拿红包,对企业来说,他们来一次就敲诈一次,而只要企业奉上丰厚的红包,卫生部门的老爷们乐得清闲自在无所事事。卫生部副部长高强在事发初期,急于撇清责任,就反证了他们有难以撇清的责任。

河北省政府的责任更是难以撇清。他们早在八月初就收到新西兰政府的通知,要求对三鹿毒奶粉彻查。对如此人命关天的事件,他们居然不回应、不上报、不作为。事后又把全部责任推到奶农、三鹿和市级官员身上。这样严重失职渎职的政府官员,难道不应该被清查被撤职?

此外,中宣部的责任也是推卸不掉的。它要对统一舆论、封锁网络、阻挠三鹿毒奶粉事件对外披露、延误患儿治疗负责。中宣部14日曾下令,禁止大陆媒体擅自报道事件,要求一律以新华社报道为准,当局还封锁网络讨论,将舆论矛头指向奶农不法分子和三鹿,以撇清政府的责任,这和处理山西黑砖窑等事件如出一辙。

最后,胡温也要为这个重大恶性事件负责。如果不是他们命令把北京奥运办成“重中之重”,把一切影响中国国家形象的负面消息按下不发,三鹿毒奶粉和几百个肾结石婴儿的黑幕有可能会早一点儿披露给外界,死去的婴儿可能会得到及时救治而不死,患病的婴儿可能会因此而减少很多。

归根结底,如果不是中共这个政权专制腐败,这样令人发指的事件怎么会在一个健康、正常、开放的社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