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评论:重温中共的民主承诺——写在中共建政61周年

再过两天,就是中共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61周年的日子。60多年前,当中共还是在野党时,曾发表过大量的反对国民党独裁和专制的言论,并对中国人民许下了庄严的民主承诺。今天回顾这些承诺,仍然有重要意义。

2010.09.2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共的这些承诺在1999年被笑蜀先生汇编成册,以《历史的先声》为名出版。但此书刚一问世,就被中宣部以红头文件形式列为反动言论,禁止印刷、销售和转载,最后演变成中共禁书史上最荒唐的事件。

说它荒唐,是因为该书的内容全部选自上个世纪40年代中共自己办的报纸《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刊载的社论、评论和谈话,而作者全是中共当时的领袖人物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董必武等,和知名学者郭沫若、茅盾、陶行知、夏衍、周谷城、吴晗等。中共鼻祖毛泽东等的言论被中共自己的中宣部封杀,这不是荒唐是什么呢?

这个荒唐的禁书事件说明,当时的江泽民当局非常害怕民众知道中共曾对人民许下这些民主承诺,害怕民众要求中共兑现承诺,而中共根本不打算兑现其承诺,所以干脆就把这些言论禁掉。

中共当真愚不可及,以为禁书就能把中共早年许的愿、发的誓全都禁掉!?事实上互联网早就把中共的民主承诺传往世界各个角落。不管是谁,只要略温这些言论,就会明白中共为何会如此害怕他们自己所做承诺的传播。

- 60多年前,中共批评国民党用“戈培尔的原则”,“把所有报纸、杂志、广播、电影等完全统制起来,一致造谣,使人民目中所见,耳中所闻,全是法西斯的谣言,”可是一旦大权在握,就搞起比“戈培尔的原则”更专制的审查制度,闭塞人民的言路和思想。而今天的胡锦涛,事实上比江泽民更像“戈培尔”。

- 60多年前,中共批评国民党把一党专制化了妆,当做民主代用品,来欺骗人民,但一旦大权在握,就连化妆都省了,直接把专制叫民主。现在的胡锦涛当局更是把一党专制美名其曰“中国式民主”和“社会主义民主”。

- 60多年前,中共说,中国要实行民主政治必须“取资欧美”,但是一旦大权在握,就大搞“党天下”。现在的胡锦涛当局像毛邓江一样,紧咬著一党专制不放,并公开宣示,中国绝不搞西方的多党制、三权分立,等等。


今天回顾中共的这些承诺,无论是谁恐怕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

第一,中共从来没有兑现过它对中国人民的承诺。中共说它一向是忠实于对人民的诺言的,一向是言行一致的。可是在60多年的岁月中,中国民众得到的却是相反的东西。中共许下的诸如言论、出版、集会、结社自由等诺言,尽管写进宪法,却从来没有兑现过。

第二,与60多年前相比,今天的中共已经彻底堕落。如果说上世纪40年代在野时的中国共产党还表现出是一个追求民主自由人权的进步党,一个反对专制独裁的党,那么今天的中国共产党,在掌握权力长达60年之后,已经堕落为一个几乎无官不贪的党,一个赤裸裸地反对普世价值的党,一个维护权贵利益、坚持专制独裁的党。

第三
,与江泽民相比,今天的胡锦涛实际上已经更加没有退路了。这主要是因为中国民众已经不愿意再继续上当受骗了,而胡锦涛当局,在背离中共民主承诺的执政路上,也越走越远。胡还在继续走下去,其结果,定像笑蜀所说,“是自断退路,自己葬送和解的可能,自己葬送得到人们宽恕的可能,实际上等于自取灭亡。”


有一点中共说对了。《新华日报》1945年7月3日说,“中外古今的历史都证明了,民主是从人民的争取和斗争中得到的成果,决不是一种可以幸得的礼物。”是的,民主是等不来的!而中共抗拒民主的结果,一定会很难看。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